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27th Jan 2008, 00:00 AM | 小說-天馬行空 | (455 Reads)

這個夢由幼稚園時代一直纏繞著我,當時雖然記不起夢境的內容,但是坐在床上被嚇得大哭起來。小學時,我每一年總有兩個月以上,連續的發著這個的夢,後來為了克服內心的恐懼,便把內容抄下來:
 
我看見自己在一間偏僻的村屋外,推開油上朱紅色的木門時,門內的裝潢卻是歐式十六世紀華麗的宮殿布置。從大門一直伸展進去的紅地毯通往二樓,就像剛才進入帳篷的一剎那,已經極為相似。不同的是,在夢內,我彷彿知道要往的方向,是在二樓。當我踏在每一級樓梯時,心跳也加快,有一種說不出的亢奮的感覺。

Picture

在二樓上,右邊被人刻意用石子堆塞了走廊,所以只好往左邊走。沿著走廊步行時總覺得被人監視著,而且有一種意識告訴普不可以往回頭看。然而,整條走廊似乎是無限地伸展廷長,一直都看不見盡頭。在走廊上,兩邊都只是牆,沒有一扇門。慢慢地便感到空氣十分侷促,機乎要窒息時,不遠處有一道打開了的門,管不了會否有危險便衝跑過去。
 
走進房間後,本能地把門關上,背部立即傳來一陣涼意。轉身一看後邊的門消失了,本來漆黑的房間,卻突然被火爐燃亮了,四周地上散落很多古老的地圖,有的似是航海用的,有的似是行軍用的。在一張用寶石裝飾、手工極精緻的木桌上,攤有一張我看不明的地理地圖,上邊插著一些旗幟之類的東西,旗幟上印有一個個怪奇的符號。
 
想再細看時,卻被一件灰黑色的盔甲吸引著視線,走到盔甲旁時,發現是一件十分巨型尺碼的東西。當我想用手撫摸時,卻又再被一個大盒子吸引過去。外型跟中國的樟木籠櫃一樣,木質雕上一些圖像,圖案似是在記錄一個儀式。每一次,都很想打開櫃子看看裡邊的東西時,總是被鬧鐘吵醒。直到最後一次,我打開的一剎那裡面有一雙手把我拉進去。雖然,看不見那個抓著我那雙手的人是怪,但直覺認為他並不是要加害於我,而是要把我帶回他身邊。我害怕極了,可是又覺得像是找到了尋覓已久的東西一樣。那似之後,我便沒有再遇上這個夢。
 
為什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感覺? 說出來也不為人所明白,李博士看看來已經知道那盒子裡的事情一樣,他站在那兒等待我張它打開。

「我不想看見裡邊的東西,我不想被拉進去......。」我向他本能的說。

「這裡很安全,有什麼事的話,我都會拯救你回來。」 李博士斬釘截鐵的說。

「可是,那時的雙手,並不是人可以抵抗的話,我就回不來了。」

「總之,沒事的,信我。」

我走到那樟木籠櫃旁時,看見一個熟悉的圖案,上邊是一個圓形中間有一個黑點,圓形下方有一個好像張桌子一樣的圖案。 

「像你腰間的胎痣吧。」 李博士說。

「你怎麼知道?」 

「是你打工那店子的老闆以二億多美金賣給我們的秘密,你是相當值錢。」

「她在那裡? 是否遇上不測了嗎?  剛才開始,你們一班人威脅帶我來的時候,行徑像是恐怖份子一樣。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不是說了我是來自韓國的了嗎,而我們為的是找出生命的真理。」 李博士定睛的看著那櫃子。 

我往放著那套黑色無光采的盔甲挨過去,想起了一種感覺,跟那金線扇子一樣,幸福得很,不自覺便把手伸出捉摸它。頓時間,盔甲表面像黑色泥土散落在地上,露出了原來金色雕花的盔甲圖案。

「原來要有真實之眼的持有人,才可以把它露出原貌。」 李博士用手撥開盔甲上的黑泥時,手指尖還沒有觸及時整個人像被觸電一樣被彈開幾步。

「這扇子在的士上也把你同伴的手指割斷,究竟,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你告訴我吧,我明白後,就把那櫃子打開。」

「1978年,我們的大人.....」 

突然有人衝進來房間來,氣喘如牛的望著我們說 「石雕群出現在地圖上了」。

李博士二話不說的跑出房門外,仔細一看衝進來的人,不是古董店老闆Yvonne Bracanelone還是誰?

「老闆?」 我驚訝的叫了出來。

「啊,你來了啊,快出來看,我們接近知道人類存在的真相了。」 她像向一個不大熟悉的人問好似的,也完全不等我說什麼便跟著李博士離開房間。

我只好跟在她身後的走出去,踏出房間門之際,我聽見了一把聲音說「釋放我」。

我轉身四周看,並沒有其他人.....

「別走,釋放我」 那聲音厲聲的說。

雙腳立即失控似的,被迫走回房間內,那盔甲已經在這短短時間自動把黑色泥面散去,露出更大片的金色,耀眼得當我走過它旁時要閉起雙眼。當我雙手傳過來的信息告訴自己,我正要打開一個大秘密時。

「準備好吧,...」 聲音說。 

眼睛張開的那一刻,看著這不受控的雙手把那樟木籠櫃打開,櫃內除了那夢魘時見過的雙手伸出來之外,還有一個黑色的人影,雙眼如蛇的瞳孔。

「做得好極了,小孩。」 那黑色的人影看著我身後說。

我也隨著他的眼神看向後方,一個坐在輪椅上的中東小孩正向人影恭敬的鞠躬。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卡莉奧貝 由於從家族遺傳了奇妙的DNA,從小便很古怪,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事情。喜歡自由卻要為五斗米折腰,既活躍於廣告及動物界,亦學習靈療之術,人生從此不一樣,找回了自己。閒時愛自閉愛跟狗兒聊天愛四處探險跟別人的祖先打交道,至於盜墓......這當然是秘密。

Dith 跟卡莉奧貝同樣遺傳了父母的厲害DNA,字還不會寫的時候就會畫畫。小學便舉行畫展、中學更在香港各文化要點舉行過多個主題畫展,曾經被選為十大青年畫家候選人之一。怕煩怕名利,唯對視覺美感之追求永不厭悶。一個高震盪量(high vibration)的畫家,沒有固定風格,隨不同作者不同故事而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