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13th Jan 2008, 00:00 AM | 小說-天馬行空 | (413 Reads)

「我們下去吧。」雙生女向我眨眨眼說。

我慢慢的站起來,印度女人仍是在熟睡似的,雙生女說她已經沒有利用價值是什麼意思,而沒有利用價值就等於要睡覺嗎?看她胸口有節奏的起伏,那她還是活著的。

「她其實已經死了,又或是跟死亡差不多。剛才只是她意識在跟你開牌,對了,你拿走她的牌吧,她是在一年前被我們認定是轉生的撒雷詩,但是卻又發現是一個錯誤後,成了我們基地的廢物。」雙生女木無表情的看著印度女說了之後又看著我幾秒,露出怪異的神情,其中一個把台上的塔羅牌交給我。

Picture

「什麼是撒雷詩?」正要步下飛機的樓梯時,我回頭問。

「就是星辰啟示錄所說的一位重要人物,這件事,最好由博士們告訴你。」

「那我要是有一天被發現不是那什麼人的話......」
 
「你不一樣,擁有真實之眼,就算不是整個撒雷詩也會有50%以上的份子是屬於她。」

我跟著雙生女走下樓梯,看著她們之間相連的管狀內的透明東西時而向左流時而向右流,我對她不禁有點同情又有些害怕。想問以及是因為什麼事情要這樣的連起來時,有幾個男人走過向我說起完全聽不懂的語言來。

「這位是來自美國的卡外恩博士,他在不同的大學任教量子學、核子武器科學。後來,他醉心於黑洞研究,認為黑洞的另一端是可以看見世界的創造過程,因為是時空交錯而且可任意穿梭著。但是作品一出時,被學界批評他幼稚的想法,之後加入我們研究星辰啟示錄,都已經有7年了吧博士?」雙生女向我介紹一位架著金絲眼鏡的年輕男人,他的頭髮像是鳥巢一樣的凌亂。

「這位是埃及人類學與考古學的權威沙博士,每一件帝皇谷的出土文物都會由他拍照以及寫簡介。後來因為工作上太多的政治問題,最後也被招攬過來我們的研究中心,都已經6年。」雙生女向我介紹著一個穿得好像古埃及皇族的男人,奇怪的是為什麼他看起來不過二十多歲似的,可以做了那麼多的工作? 她是不是在誇張的陳述每個人? 沙博士扮演著當時的古人,雙手交在胸前向我淺淺的彎腰,微笑起來。

「還有,或者會有多一點親切感的吧,是來自韓國的李威遠博士,他是語言學家,由研究星辰啟示錄的計劃開始時已經加入,是1979年,已經廿多年了,李博士由你向這位小姐說一下整件事情是最合適的了。」雙生女的聲音變得很冷漠,說完後便拉著沙博士和卡外恩博士離去。雖然只有一秒間,我感覺到雙生女希望李博士會說什麼,但是李博士什麼也沒說,只是看著我手中的金扇和塔羅牌。

「@)*$#(&&$_#($*#)」他跟我說,但我聽不懂。

「oh....she didn't #@&$(#&$ for you?」他用英文問我,但是他指雙生女沒有幫我做什麼呢?

「ok,follow me」他示意要我跟著。

這個人怎樣看也是個青年,廿多年前他已經加入這研究的話,那時他是個小孩還是胚胎? 他把我帶進一個可以從裡邊拉上拉鍊似的封閉式帳篷,當他拉上拉鍊後,拉鍊和鍊的軌道全部一起消失,整個帳篷內的突然變了另一個室內一樣。我們身處的就像是一幢大屋的客廳,有超大型的水晶吊燈、通往二樓的大樓梯,明明在外邊看的時候只是個小小帳篷,這時李博士向右邊走。

我跟他走進一條很長的走廊,牆上掛著不同的畫。修美術的職業病發起來,在每一張畫前我都停下來欣賞。看起來,這些畫是在訢說著一個歷史或是一件很長時間的事情,當中描繪的似是一個神話神話。畫裡的主角們都有翅膀或許是天使,卻沒有天使詳和的氣質。
 
我停在一張畫前邊,凝視畫中一大堆有翅膀的石像,正痛苦的向天伸出雙手乞求什麼。

「are they angels?」我認不住問李博士。

他沒有回答,只是站在我旁一起看著這張畫。

「maybe,we still unfolding the mysterious」他過了良久才回答。

可能曾經是天使? 而他們正在找出答案? 這是什麼意思? 李博士用手輕輕撫摸著這畫,他的眼睛有著青年臉蛋不應有的滄桑,這種是老年人才有的眼神,我畫畫最努力修煉的正是揣摩人類的眼神。

「我今年已經72歲。」李博士突然用中文跟我說起來。

「但是,你看起來才廿多歲似的,跟剛才兩位博士一樣的年青。」

「這就是星辰啟示錄內的知識,要是秦始皇找到這東西,他一定高興得很。要做研究最大問題和最傷腦筋的就是人員會老會死,要訓練一個人才花了幾十年之後人才又要死了。神就是用這方法去令我們延遲發現自己起源的真相,使這遊戲耐玩多了。而星辰啟示錄就似是遊戲中的用來作弊過關的秘笈,我們或許可以暫時避過死亡,找到了可以從新掌握時間和身體的奧妙。」

我看著這個自稱已經72歲的伯伯,他的眼神很內歛,就是那種把心事秘密都收得很好卻又希望別人掘出來,他渴望可以分享但又害怕別人不接受。

「對了,你有聽過巴比倫之塔的故事嗎? 在這裡,那咀咒不會再受影響,我們說的都是共同的語言。你留意到我在說韓語,你聽起來就是你熟悉的語言,因此,我們在這裡工作都不受言語阻礙。」 李博士淡淡的笑起來。
 
「關於早前那位雙生女所說,星辰啟示錄、和有一位女神的名字......他們都是什麼?」
 
「進去吧,我再慢慢告訴你。」
 
李博士推開一道門,裡邊有一個火爐,我覺得這地方似曾來過。特別是那巨大無比的盔甲,我想起了,那是我在小學時代經常出現的惡夢,每一年總有幾次出現在夢境中,每次都害怕得不敢再睡。
 
「似曾相識?」 李博士問。
 
我驚訝的點頭,眼睛離不開那套黑色的盔甲。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卡莉奧貝 由於從家族遺傳了奇妙的DNA,從小便很古怪,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事情。喜歡自由卻要為五斗米折腰,既活躍於廣告及動物界,亦學習靈療之術,人生從此不一樣,找回了自己。閒時愛自閉愛跟狗兒聊天愛四處探險跟別人的祖先打交道,至於盜墓......這當然是秘密。

Dith 跟卡莉奧貝同樣遺傳了父母的厲害DNA,字還不會寫的時候就會畫畫。小學便舉行畫展、中學更在香港各文化要點舉行過多個主題畫展,曾經被選為十大青年畫家候選人之一。怕煩怕名利,唯對視覺美感之追求永不厭悶。一個高震盪量(high vibration)的畫家,沒有固定風格,隨不同作者不同故事而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