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16th Dec 2007, 00:00 AM | 小說-天馬行空 | (632 Reads)

2007年11月30日 (星期五) 傍晚六時

包裹速遞員把三箱貨品放好後,負責這區運送員的武哥給我簽收單劇時問道牆上的大型木彩花雕刻古董鐘要多少錢。 我不是看不起速遞員,這個十七世紀皇室人員用過的古董,雖然老闆說是不賣品,也可以猜想價值連城得可以買好幾間豪宅。 只好向他說那是鎮店之寶不賣品,所以不知道價錢。

「你們一直都是賣這種扇子,真的有那麼多收藏家嗎?」武哥繼續問。

我禮貌地解釋收藏家是多方面的收集各類古董,以專門收藏中、 西洋古董扇子為主題的古董店的確不多,所以老闆在行內是一個專業的人物。 武哥臨走時向我說,如果要他付幾十萬買一把不能用的扇子,必定是他住精神病院後才會發生。 我並不覺得被冒犯,反而有著同感,但礙於店員身份就只嘟嘟嘴後偷笑。

Picture

他們走了之後,店舖又回到死靜。 整天跟古董混在一起,試聯想一下他們原本的擁有者都死了上百年或更久遠,全都屍骨盡化時不禁令店內氣氛死沉沉起來。 認真的考慮過古董這行業或許不適合自己,六年前從大學美術系畢業後,當過文員、教畫畫、財務管理等,全是應付不來的工作,偶爾在南華早報上見到這店子的招聘廣告,寫著「給擁有夢想的人一個機會」。

老闆Yvonne Brancaleone是意大利西西利島人,在紐約、洛杉磯、倫敦等各地的大學修讀當代文學、比較文學、考古、歷史以及商業管理。 除了比較任性之外她可算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身型高高瘦瘦的穿什麼都漂亮瀟灑,還有精緻到極點的五官加上給人一種出自貴族的感覺,每次看見她都是滿載幸福、快樂、金錢多得用不盡的感覺。 至於這工作是不是夢想,我認為應該修改成「給你看看我夢想的一個機會」, 她開這店子時還不到二十歲,這店子都只是她的夢想,清一式的只收集古董扇子。

我慢慢的用剪刀打開速遞員送來的盒子,Yvonne今早撥了個長途電話給我,提及在法國某貴族後人的破產拍賣會上買了幾件戰利品,要我逐一點算以及研究古籍有關的資料。 她在電話裡興奮得幾近尖叫,不停地說了一次又一次法國佬如何不識貨,自己又如何獨具慧眼云云。

我把她寫下的清單數一下,一共是九把扇子。 根據她畫下來的的圖像,加一點點的想像力,很快便搞定它們的身份。我最佩服Yvonne的是如何以書上短短一句的資料,喚化成一個見證皇朝興衰一樣的國寶,加上她有的是五個學士學位的銜頭,這種說話的藝術最高境界是我終生學習目標。

當我正在想像她會如何意氣風發的跟客人說這九把扇子的故事時,我卻在其中一個盒子內,發現有第十把扇子,它不是在清單內,而且我也很清楚的記得Yvonne在電話時也說著是有九把扇子,形容過給我聽就是從沒有聽見她說眼前這第十把扇子的事情。

我帶上手套後小心奕奕地它拿起來看,形狀像盛放的花朵共有五個花瓣,四周有著中東人流行用的雕花花紋以金線穿成,中間有一隻眼睛的圖案。 我把它拿遠一點的看,花瓣看起來又好像是一隻手的形狀還有湖水藍的扇墜,還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的扇子。 Yvonne很少會購入中東的古董,而我在網上也找不到有關的資料。 就這樣一直的發呆看著它、研究它,不知不覺間連時間都忘掉,直到古董鐘敲響時已經是晚上十一時。

我輕輕的把扇子搖一下,傳來很淡的香味,剛才一直都沒有發現有香味的,怎麼現在會突然散發出來,如果不搖它的話就完全沒有香味。 香氣像是花朵的香味,還得要在花園才嗅得到的氣味,除了花朵的外還有不同的草、 石頭、水,當中嗅到一種幸福和熟悉的感覺。我相信這一定是老闆新發現的扇子,興奮地致電Yvonne的手提卻一直都沒有人接聽。 說起也怪,她還說飛機航班下午五時會到達香港,她先回家後再回來店子。 現在已經晚上十一時,她連電話也沒有再打過來。

店子外擺放小檔子的中東男人已經不知不覺間開好了,我經常在那檔子裡找到很多喜歡的小飾物,喜歡他們民族用很多繞來繞去的花紋,他說這些似亂似無章的圖案卻是有著生長的意思。 那中東男人的名字很難記著所以都一直叫他作「朋友」,他則經常喚我作「女朋友」來開玩笑。 突然心血來潮,我拿著這扇子到門口問他,在家鄉有否看過這東西。 那知,他一看時,臉色都變得鐵青,隨後又緊張的四周張看生怕有什麼人會發現我們一樣。 他示意進店子內再說,我也沒來得及說什麼便被推進來。

「你在什麼地方得到的。」中東朋友問。 此刻他的眼神流露著跟電視上恐怖份子示死如歸的表情一樣,我開始後悔怎可以亂放人進來,而且還要是晚上十一時。

我向他說是老闆Yvonne寄回來的,還未說多一點資料時他已經說「你的老闆應該已經被殺了」。我看著他眼睛睜大難以置信他說的話。

「這是生命之樹上的真實之眼,而這不是.....」正當中東朋友解釋時店子的電話突然響起來,我們倆人也被嚇了一跳。

「Yvonne Brancaleone Antique Shop」我接聽電話說,大概是Yvonne 吧?

對方卻沒有發出一聲卻傳來像是在山洞內腳步聲的回音,我重覆一次「 Yvonne Brancaleone Antique Shop」,仍是腳步聲只是突然停了之後對方把電話掛上。 我訝異的表情令中東朋友不安起來,我如實的說給他知道自己聽見的聲音時, 他立即說要快點離開,因為現在的處境很危險。

我快步跑上閣樓拿手袋離去時,中東朋友一把的拉著我,逃命似的跑出店外。 他也來不及理會他的小檔子,而連店子的門也不未能鎖上,一輛巴士就在我眼前失控似的撞進店子裡。 只要走遲一秒的話,我們都會被撞死。

我嚇得跌坐在地上,腦子一片空白望見店舖的玻璃散落在地上,那輛巴士正霧出一縷縷的灰煙。 我說想報警時中東朋友說現在不是做這事情的時候,我必須要離開這地區,可是,我雖要負責的店子的事情。 我看著手上竟然還拿著那金色的扇子,不自控似的我又再輕搖了它一下,發出幸福的香氣,不自覺的。

「這店已經與你沒關,而且,你還想活的話,你就必須逃走。」中東朋友喘著氣說,他突然像見鬼似的看著我尖叫。

「小姐,我們是情報局人員,現在拘捕你,懷疑你跟盜墓集團有關,負責賣出非法得來的古玩文物。」後邊傳來一把男人的聲音以及有什麼指著我的後腦,轉身看著他時感到惹了大痲煩,共有六個穿黑色西服的男人,用槍指著我。

中東男人趁機想逃走時,其中一個沒表情的男人在完全沒有瞄準之下向他開槍,擊中頭部當場死亡。 晚上的荷李活道人流不多,但是對面的行人路上有一個老婆婆見狀時尖叫起來,即場也吃了一顆子彈,太陽穴流出如瀑布的血。

「小姐,如果你合作,我們是以禮相待的。」 其中一個男人說,當他們走近時,才嚇然發現他們六個人長著同一樣的臉孔。

我點頭示意會合作,其中五個男人把槍收好,跟我說話的男人向我點頭微笑。 我跟著他上了一部的士,令外的五個男人就乘坐另外一輛的士。

「機場。」男人向司機說,繼續把槍指著我,司機看見也不敢作聲。我也希望他一直不要作聲,否則就可能近距離看見他腦袋被轟開。

我現在身無一物,就只有這金色扇子,手顫抖的拿著令金色的閃線看起來有點玄暈迷幻。 男人放下指向我的槍,他伸手想撫摸扇子時,突然像觸電似的被彈開,他脫下黑色的手套之時四根手指被活活割去,斷了的手指從手套內跌到地上,傷口不住的流著血。 我靠窗邊坐過去,的士正在青馬橋上奔馳,我並沒有勇氣在時速一百以上的車速下跳車,因為也許會跌往橋邊直墮海去。

男人很快的拾起槍來指向我,怨恨的眼神控訴為什麼不能像我一樣隨意的摸著這扇子。 他也許痛得很,面額兩邊的青筋也現了出來,而且不停的滴著汗。

「我不會走的,你相信我吧,先理好傷口。」 雖然對我來說他是壞人一樣的出現,但也不希望這人在我旁痛苦著。

男人怔怔的盯著我,使出了一個算是感謝的表情後,便從地上拾起他那幾根斷指,如同插電制一樣簡單,把他們重新接回手上去。只消幾秒,他的手和手指就像沒有發生過什麼事一樣。

「真實之眼,果然名不虛傳」他看著我恩慰的笑說。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卡莉奧貝 由於從家族遺傳了奇妙的DNA,從小便很古怪,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事情。喜歡自由卻要為五斗米折腰,既活躍於廣告及動物界,亦學習靈療之術,人生從此不一樣,找回了自己。閒時愛自閉愛跟狗兒聊天愛四處探險跟別人的祖先打交道,至於盜墓......這當然是秘密。

Dith 跟卡莉奧貝同樣遺傳了父母的厲害DNA,字還不會寫的時候就會畫畫。小學便舉行畫展、中學更在香港各文化要點舉行過多個主題畫展,曾經被選為十大青年畫家候選人之一。怕煩怕名利,唯對視覺美感之追求永不厭悶。一個高震盪量(high vibration)的畫家,沒有固定風格,隨不同作者不同故事而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