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23rd Jul 2010, 20:00 PM | 時事-當勞化社會 | (221 Reads)

阿根廷和巴西於八強階段先後敗走,同是足球強國,它們的失敗卻激起不同的迴響,訴說出兩個故事。兩軍領隊都曾以隊長身份先後捧盃,但兩人出局後的際遇卻南轅北轍。阿根廷慘吞德國四蛋全球震驚,痛哭失聲的馬勒當拿自認無面目見江東父老,連總統接見也推掉,像說:阿根廷,不要為我哭泣。然而,大部分隊員和球迷卻力挺老馬留下,他回國後更獲英雄式歡迎。同是八強出局,僅負一球的巴西教頭鄧加和整個教練團賽後便立即被巴西足協開除。究其原因,就是鄧加令森巴足球不再森巴,老馬卻叫阿根廷足球更阿根廷。老馬形容被德國技術性擊倒,猶如中了拳王一擊,但沉痛之餘還表示希望球員能保持風格,展示真正的「阿根廷式足球」。

Picture

老馬說得令人動容:「無論以後由誰領導阿根廷,相信球隊崇尚進攻的理念不會變。」老馬不是「好」領隊,賽前幾乎已有公論,選人失策調動不宜,不選甘比亞素棄用米列圖,人人口誅筆伐。最終慘敗卻仍能叫人尊重,全因忠於國家足球風格,又不會卸責於球員。老馬風格不像其他領隊般專業,雖然西裝一度,但看起來略嫌太像洪金寶,但他與球員的擁抱卻有別於其他領隊,真情流露得叫人感到那才真的是同袍互相扶持。有評論指老馬令球迷感謝阿根廷,因為阿根廷有如清流,在全球化足球戰術中堅持自我,可說一語中的。

當巴西和荷蘭的華麗足球都變成以防守中場穩陣為上,阿根廷的三叉戟攻擊倒真的叫人喝彩。鳳凰網評論如此送別阿根廷:「讓我們面對現實,讓我們忠於理想,相信探戈足球會華麗地捲土重來。」反之,不再忠於森巴足球的巴西輸波,鄧加有口難辯。因為巴西是傳奇球隊,球迷常常以為沒有陰謀便不會落敗。今次巴西球迷再次懷疑國家隊打假波,否則巴西不會上下半場表現截然兩樣,美路也不會先擺烏龍後踢人被逐。一九九八年決賽巴西無端吞法國三蛋至今還是懸案,二○○六年八強再輸給法國,只因卡路士忙於綁鞋帶沒緊貼亨利,給他射入唯一入球,真的顯得有點假,但美路那個烏龍波要是假的話難度未免太高了。更重要的是,巴西今屆表現的確不再華麗,對北韓只能小勝,對科特迪瓦靠反攻,水銀瀉地的攻勢不復見。

淘汰巴西的荷蘭再殺敗烏拉圭,踢法不再全能,告別性感,表現亦未夠說服力,因此有不少中立球迷同情烏拉圭出局多於為荷蘭殺入決賽欣喜。球隊的鮮明性格,原來一直縈繞人心,可能比勝負更加重要。人人都說全球化,個個都要穩守突擊,被擊倒的阿根廷和馬勒當拿才顯得更加可貴。記憶中第一次看世界盃決賽轉播是一九七四年的荷蘭對德國,當年不過小學三年級,但至今仍記得告魯夫的秀麗腳法和橙衣隊的全能足球。告魯夫,以至其後的雲巴士頓,踢球像跳舞如寫詩,優雅得令人心動。執筆之時決賽尚未上演,戰果如何也好,這是我第一次並不衷心希望荷蘭贏波。不論輸贏,已告別了一個美好時代

(原文刊於2010年7月13日)

(本文版權屬作者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或作者聯絡。)

Picture朱耀記 最新著作《愛恨地球村》,學術行政生產包裝推銷一腳踢,自小耽於逸樂,明愛文化研究暗戀一切難登大雅之草根文化,足球、賽馬、打機、漫畫、影視、流行曲樣樣皆好而不精。曾經希望振興中國文化,但在據說「一個姚明,一個章子怡,比一萬本孔子都有效果」的時代,唯有將願望改為進軍荷里活。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