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18th Jun 2010, 18:55 PM | 時事-當勞化社會 | (240 Reads)

在南非舉行的世界盃,各界紛紛說是全球化的體現。有人說世界盃首次在非洲上演,主辦國南非是種族融和的範例,連白比利薛高訪港時也說世界盃這項球壇盛事備受全球化影響。隨着全球化令南美國家溝通多了,連巴西和阿根廷也彼此互相了解,球場上的「死敵」關係也淡化了,可見全球化理論熱潮未過。世界盃真的是全球化的體現?在某個角度看,答案可能是肯定的。剛剛勇奪歐聯冠軍的國際米蘭正選陣中,便連一個意大利人也沒有。

Picture

決賽周不少參賽國家的球員來自世界各地的不同聯賽,連封閉如北韓也有球員效力俄羅斯和日本等地球隊,非洲國家就更不用說了,如尼日利亞和加納的球員居然來自十多個國家的聯賽,前者更無一人效力本地聯賽球隊。連民族自尊強如德國陣內也有波蘭、土耳其、加納以至巴西裔球員,甚至因此產生賽前是否要唱國歌的爭議。歸化球員可以選擇代表不同國家早已見怪不怪,今屆保定兄弟(Jerome & Kevin-Prince Boateng)雖然同父異母,但分別代表德國與加納出戰(後者曾代表德國二十一歲以下國家隊),更巧合的編在一組同室操戈,或會出現史上第一次兄弟對決。不少球員為了出席世界盃,根本不介意代表什麼國家,有些國家則為提升成績招攬不同國族的球員作僱傭兵,令以「國家」為單位進行的比賽變得充滿疑問。

再者,不同國家的足球風格亦不再如以往般涇渭分明,加萊亞諾(Eduardo Galeano)名著《足球往事:那些陽光與陰影下的美麗和憂傷》(Football in Sun and Shadow)便認為今時今日的足球已變得沒有風格區別(巴西的森巴足球已歐陸化,反而西班牙可能更巴西),只以成敗論英雄,足球帶來的原始快樂早已無影無蹤。從此等角度來看,足球運動的確是全球化了。另一方面,只要一看四大聯賽的英西意德國家隊成員,便會發現名單與別不同,英格蘭、德國和意大利全軍二十三人都來自當地聯賽,只有西班牙僅僅有兩名球員來自英超(費蘭度托理斯和費比加斯;據報後者明年也會回歸巴塞隆拿),全球化其實有限度,種族地形的確流動,但並非沒有中心,資源與人才向四大聯賽傾斜,跨國企業的攻勢比巴塞隆拿更加水銀瀉地。球衣贊助的情況就更誇張,三十二支球隊中竟有二十八隊由三大名牌贊助,除了英格蘭、智利、洪都拉斯和北韓外,身上不是一剔、三間便是山獅。

據中國網報道,墨西哥《全球化》雜誌五月號的文章指出,足球其實是一種地緣政治,深受國家政治和跨國企業影響。文中以國際足協的排名為例,批評具體排名方法隱秘,足球實力不強但可以為跨國企業帶來收益的國家往往榜上有名。文中又指出,民族國家爆發危機時,足球與跨國公司的利益更密不可分:「跨國公司發號施令,國家政府洗耳恭聽,而國際足聯將成為他們的中間人。」趕時髦潮流說足球運動全球化,就算有七分正確,難免還有三分誤導。波是圓的,足球世界也不是平的

(原文刊於2010年6月17日)

(本文版權屬作者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或作者聯絡。)

Picture朱耀記 最新著作《愛恨地球村》,學術行政生產包裝推銷一腳踢,自小耽於逸樂,明愛文化研究暗戀一切難登大雅之草根文化,足球、賽馬、打機、漫畫、影視、流行曲樣樣皆好而不精。曾經希望振興中國文化,但在據說「一個姚明,一個章子怡,比一萬本孔子都有效果」的時代,唯有將願望改為進軍荷里活。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