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7th May 2010, 00:00 AM | 時事-當勞化社會 | (269 Reads)

新飛龍譭多於譽,但政府在發布新設計的「見面.見香港」宣傳活動的開幕儀式上,邀得周潤發、陳南祿及盛智文(Allan Zeman)等各界菁英亮相「香港品牌」的啟動儀式,倒能吸引傳媒報道。他們各自帶備象徵香港核心價值的道具,細數香港特色。跑慣江湖、公職多多的蘭桂坊之父盛智文和國泰航空副主席陳南祿都是兩手空空走到台上。前者笑說他的道具就是創意頭腦,讚揚香港「是全球最好的地方」,寶貴之處在於充滿創意人才;後者以自己一雙手喻香港最有價值的是港人落手落腳的打拼精神,幾乎令人以為說話的是政府高官。相對之下,有備而來的嘉賓心中的香港特色與亞洲國際都會的形象卻無甚關連,與官方說香港給人印象最深刻的五項特質(國際都會、安定平穩、連接全球、多元共融、活力澎湃)關係不大,不知主辦單位會否感到尷尬,還是會視之為多元共融的例子。

Picture

首先,港人偶像發哥展示自己拍攝的照片,借相中人道出一個香港故事。主人公是九龍城老街坊吳先生,數十年來在樓梯底的舖位賣表,供養兒子長大成人到瑞士修讀鐘表課程,兒子畢業後投身父業,在瑞士頂尖鐘表行工作,後來更當上老闆,「九龍城有好多第二代,在外讀完書回港投身父業,藥材舖、海味舖、海鮮舖、茶葉舖,都隱藏着很多不為人知的香港故事。」身為國際巨星卻經常逛街市的發哥,除了香港的美食和交通外,又笑說最愛舊區,除了力撐當局保留永利街明智,還呼籲政府保育圍村。不知發哥逛九龍城街市之餘,有沒有留意不少舊樓已被落釘,在強拍門檻降至八成後,舊區將會加快消失,新建豪宅再無樓梯底舖位,如吳先生的街坊生意當然無力進軍永利街,香港故事最終無處容身。此外,食家余健志帶來醃製多年的鹹柑桔,指出香港飲食文化如鹹柑桔般要經過長時間醞釀,才有今天的成果。導演林超賢則拿出香港地圖,鼓勵大家遊走大街小巷,遍尋香港特色。假如社區不斷消失,政府即食心態不改,兩位所講的香港特色亦難以保存。

說到香港品牌,我反而想起前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二○○四年出席理工大學城市文化交流會議致辭時提到的「香港是亞洲最古老的現代城市」。肥平論香港品牌時從聲色香味講到一國兩制,沒有飛龍在身,論點反而與上述名人心中的香港特色不謀而合。他說香港特色在於獨特的廣東話、沒有固定顏色、不同地區的獨特味道等,而香港歷史悠久的現代城市的雙重性格裏面,有毀滅,有保存,亦有創新。問題是如今毀滅多保存少,特色近年不斷消失,如香港電影和流行曲的廣東話文化日漸衰落,社區慘被瓦解,多變顏色只剩一片金光,雙重性格淪為表面包裝。「因為香港是一個古老的現代城市,這是比『亞洲國際都會』和『活力之都』更為深厚的文化品牌。」此說深得我心,但飛龍在天政府聽若無聞,如今人走茶涼,舊事重提,難免倍感唏噓。

(原文刊於2010年4月8日)

(本文版權屬作者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或作者聯絡。)

Picture朱耀記 最新著作《愛恨地球村》,學術行政生產包裝推銷一腳踢,自小耽於逸樂,明愛文化研究暗戀一切難登大雅之草根文化,足球、賽馬、打機、漫畫、影視、流行曲樣樣皆好而不精。曾經希望振興中國文化,但在據說「一個姚明,一個章子怡,比一萬本孔子都有效果」的時代,唯有將願望改為進軍荷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