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23rd Apr 2010, 00:00 AM | 時事-當勞化社會 | (205 Reads)

曾特首當年任財爺時,豪花九百萬元為香港設計飛龍標誌,標誌於二○○一年推出至今已近十年,也許政府要證明支持「活化」,決定為被譏為飛蟲的飛龍注入新動力。經過兩年的檢討及公眾諮詢,日前終於推出由著名設計師陳幼堅,花了近六個月完成設計及製作的新標誌。連諮詢、宣傳及設計共花了六百一十萬元的新設計將飛龍線條簡化及嵌進「HK」,飛龍身後延伸出藍、綠、紅三條飄逸靈動的彩帶,據說藍色代表藍天,綠色寓意綠地及可持續發展的環境,而紅色彩帶則是獅子山山脊的剪影,象徵香港人的拚搏精神,再次宣揚獅子山下的神話。據官方說法,更新後「香港品牌」的五項核心價值是自由開放、積極進取、追求卓越、勇於創新及優質生活。

Picture

巧合的是,克萊恩(Naomi Klein)批判商標品牌的成名作No Logo亦剛於去年底推出十周年紀念版,恰巧幽了飛龍一默。作者在新版的導言開首便列舉兩個例子,說明去品牌化才是重要趨勢。伏特加領導品牌Absolut Vodka於二○○九年五月推出「絕對無印」(Absolut No Label)的限量系列,據他們的公關經理的說法:「我們首次有勇氣赤裸裸面對世界,推出的產品並沒招紙和商標,全因堅信最重要的不是外表,而是內在。」第二個例子是星巴克於二○○九年七月在西雅圖開設首間沒有品牌的咖啡店,名為15th Avenue E Coffee and Tea。該店裝修與其他星巴克截然不同,鼓勵顧客帶同自己的音樂或寵物,希望建構具「社區個性」的氛圍。星巴克過去二十年在全球開設一萬六千間分店,如今卻嘗試甩掉自己的品牌。其實早於二○○七年二月,星巴克主席舒爾茲(Howard Schultz)便發出內部通告,感嘆隨着集團全球化,原來的獨有星巴克經驗逐漸消失,品牌已被商品化。為了提升銷售數字,集團引入自動咖啡機,有違星巴克宣揚的浪漫經驗。西雅圖新店收起品牌,並沒在店外加上三條新絲帶便宣稱關心社區個性重視核心價值,反而希望重塑當初充滿活力的星巴克經驗。

「無印」並非新鮮事,不少商品已以之將自己包裝為良品,但那不外市場策略,而克萊恩強調的是去品牌化的重要性。有人或會挑戰反對品牌的克萊恩,指她成名後本身也變成一個品牌,如當年《泰晤士報》便曾譽她為「可能是三十五歲以下對世界最具影響力的人士」。她的回應不是「也許如此,不過我會嘗試作為劣品」。實情是自嘲背後,她推卻連串由No Logo派生出來的計劃(如電影、電視、時裝等)。克萊恩同時指出,奧巴馬以企業品牌化的選舉計劃成功上位,暫時挽救了布殊政府已經破產的形象,甚至可以點石成金,如第一夫人愛穿的服裝品牌J Crew的股價在奧巴馬上任首六個月便勁升兩倍。隨着奧巴馬民望下滑,超級品牌神話能否延續還未可知,但香港政府民望一直低企,要東施效顰未免有欠自知之明。最終政府成功注入新動力的可能不是飛龍而是成語,畫蛇添足變成畫龍添絲

(原文刊於2010年4月7日)

(本文版權屬作者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或作者聯絡。)

Picture朱耀記 最新著作《愛恨地球村》,學術行政生產包裝推銷一腳踢,自小耽於逸樂,明愛文化研究暗戀一切難登大雅之草根文化,足球、賽馬、打機、漫畫、影視、流行曲樣樣皆好而不精。曾經希望振興中國文化,但在據說「一個姚明,一個章子怡,比一萬本孔子都有效果」的時代,唯有將願望改為進軍荷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