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26th Mar 2010, 00:00 AM | 時事-當勞化社會 | (309 Reads)

香港近來喜事頻傳,先有足球隊東亞運奪金,近有《歲月神偷》榮獲第六十屆柏林影展水晶熊獎「新世代」最佳影片,經常無端亢奮的政府官員當然忘記了港足二月在日本東亞盃捧蛋而回的尷尬,又再立即高調宣傳《歲月神偷》是「電影發展基金」資助三百六十萬元的優質出品,宣稱「電影業是香港創意產業的旗艦」。筆者原本在三月六日有機會看《歲月神偷》,但因腳傷不能外出而無法赴會,惟有在家搜閱相關資料,未看原片自然不應對作品妄下判語,但對相關報道卻有感而不得不發。

Picture

首先,政府官員在讚賞「香港創意產業的旗艦」之餘,也應聽一聽製作人的話。如果沒有記錯,導演羅啟銳上次執導的電影已是一九九二年的《我愛扭紋柴》,恐怕《歲月神偷》不是刻意籌備十七年,而是導演沒有機會一展身手。羅啟銳出席祝捷會時,讚揚的不是「電影發展基金」,而是男女主角任達華、吳君如肯仗義減收片酬。監製張婉婷表示,為免超支而要把拍攝過程盡量濃縮,言下之意若非資金緊絀,慢工更能出細貨,對政府發展創意產業的政策不可不說是很大的諷刺。張婉婷又說,若找不到永利街作拍攝場地,劇組或要到廣州或馬來西亞取景,諷刺的是,剛巧政府就清拆永利街的公開諮詢在二月底結束,張婉婷促請政府保留整個舊區,希望不會愛你變成害你,令發展局及相關部門尷尬,最後就算保得住永利街,卻會影響發展基金資助電影的方向。

在舊區保育上或許與政府有不同意見,《歲月神偷》的主旋律還是與政府遙相呼應的,更反諷的是因此被政治機器騎劫了。從當年梁錦松以《獅子山下》呼籲港人同舟共濟逆境自強,到去年曾蔭權在經濟機遇委員會會議後表示,香港人一直靠?「打不死」精神才能走到今日,所說的都是《歲月神偷》所要懷緬的那個「靠信念支?,沒有怨言的六十年代」。沒有怨言的自強信念當然值得尊重,但那不等於六十年代都是美好的。羅啟銳表示,近年重燃開拍《歲月神偷》的信念,是有感於近年年輕人太多負能量,而他們那些在六十年代長大的香港人卻在半難半佳中奮力向前,充滿勇於跨過困難的正能量。視苦楚為激勵的精神固然值得欣賞,但總不能將過去過分美化,正如我不反對懷舊,但堅信要同時考量懷舊底下的過分浪漫化。張婉婷羅啟銳舊作《玻璃之城》已經將過去浪漫化為美好的火紅歲月,再將之與九七前後只懂炒賣的香港對比,淡化了築起玻璃之城的正正是那些年輕時候火紅過的香港人。「在幻變的生命裏,歲月,原是最大的小偷。」羅導演如是說。我尊重所有真心關注本土的文化產品,《歲月神偷》以六十年代「本土」香港為場景,實在十分難得。

可惜佳作為政治騎劫,變成淡化社會問題的麻醉劑,實在叫人唏噓。天地不仁,歲月無情,不會因為我們失去自己最珍貴的人與物而有變。歲月無心人有意,偷換概念的既得利益者,才是最大的強盜

(原文刊於2010年3月16日)

(本文版權屬作者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或作者聯絡。)

Picture朱耀記 最新著作《愛恨地球村》,學術行政生產包裝推銷一腳踢,自小耽於逸樂,明愛文化研究暗戀一切難登大雅之草根文化,足球、賽馬、打機、漫畫、影視、流行曲樣樣皆好而不精。曾經希望振興中國文化,但在據說「一個姚明,一個章子怡,比一萬本孔子都有效果」的時代,唯有將願望改為進軍荷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