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13th Jan 2010, 00:00 AM | 文化-饗樂自由講 | (119 Reads)

老實說,我對公園沒甚麼不滿,又或因為我常去的荔枝角公園沒有太多限制;讓我經常在哪裡踱步、練跑、暢談、喝酒、觀鳥、望天、坐草地、踩草坡,如要玩各種球類或者X-kate,也有不同的場地,相當自在。可是,身邊卻有一班朋友跟我唱反調,對本地公園諸多不滿,並指荒謬的規條多多,於是早前發起一個「自由波計劃」,號召各界以文字照片表達不滿之餘,自資生產過千紅色自由波於公園內為公民投命,要求政府關注公園的用途,以民為本。Picture

他們的不滿如下:

曾跟朋友們在尖沙咀公園放了6、7個自由波讓人玩樂。陽光下的小朋友玩得不亦樂乎,認真工作的管理員15鐘內把我們包圍,先是惡言相向說:「不准玩,這裡不准玩波,剛才讓你們玩,是我大量!」後來,較高級的康文署人員陸續趕至,展開一次有趣的對話:「甚麼波不准玩?乒乓,羽毛球,肥皂泡吹的波都不可以,因為有危險,你可以一個月前申請我們的活動室……當然要錢……行路得,但不准太快,單腳跳?有危險,不可以……公園只用來坐坐。」

Cally Yu                        

我最受不了的是為免市民霸佔公園的長凳睡覺、影響市容,於是在長凳加上扶手,令座位變窄,男女希望手繞手而坐不成,肥佬當然坐不下。講真,如果長凳有「吉位」,讓人睡一睡有何問題?     

Irene

大埔廣福道的狗公園竟然不可讓狗跑,而且狗在那裡一定要戴上狗帶,令我記起香港《貓狗條例》裡的《危險狗隻條例》,除四種已定義為危險狗種的犬隻(不包括唐狗)外,只有體重超過20公斤的狗才須在戶外公眾地方牽繩。此外,狗公園除有一片硬磚地、幾個沖涼位和狗廁所外,是甚麼遊樂設施都沒有的!

Sheung So

鑽石山南蓮園池,園內以單向迴遊設計,遊人進園後只能夠向前行,倘若經過廁所後想走回頭,便有管理員阻攔。而且,那裡的管理員超多,可以十步一崗來形容,因此你稍有違規,即遭管理員干涉制止。這樣管理的公園,市民如同到博物館參觀,與公園的關係極之冷漠疏離,無生命力。

九龍人

公園的花圃、樹本要保護可以理解,但就極不明白為何不准人踐踏草地。其實草粗生粗長,應該不怕人踐踩。況且,不少人都愛在草地上野餐,偏偏馬灣公園有守則指市民須在指定範圍內飲食,實在離譜。

Cherry

自由波策劃人David Biddlecombe來港定居多年,深有所感:「公園本是讓市民休息、透氣的地方,但環顧本地公園,往往過度規管和規劃,十分驚訝公園門口張貼多個不。」有見及此,自2008年,他為積極引起大家對公園的關注,訂製紅色自由波,先後帶到灣仔公園、鰂魚涌公園與市民玩樂,無奈多次遭管理員阻止及威脅報警,幸得市民爭理力爭。而早前David將行動升級,印製寫有標誌和宣言的千個自由波到沙田公園,繼續拋磚引玉,引市民網上發聲,不過就我所見,到公園的年青人不多,搶眼紅波不到100個,令人反思大家對公園有多執著?有多不滿?

P.S. 有時可否欣賞香港美好的一面,不要一味彈彈彈!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阿Voi 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會員,九龍人,白羊座,大學修讀花草樹木中法語言,做過Post過十,包括:市場主任、翻譯員、客戶服務員、文員、教師、侍應、推鎖員、記者、網站編輯、高級策劃主任、高級編輯、自由撰稿人、報界顧問,現於廣告公司當項目經理,活在傳媒大染缸搞風搞雨。閒來喜歡遊走城市,尋尋覓覓,飲飲食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