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30th Dec 2009, 00:00 AM | 文化-饗樂自由講 | (90 Reads)

小思,原名盧瑋鑾,很多人每想起她,都會想起她是教育家,在本地文壇筆耕多年,退而不休為文學賣命。其實,她平日還要忙於演講,09年就完成15場公開講座,不知講題鑽到哪裡去,我則出席了她人生的最後一場。一貫聲如洪鐘的她當天少有地暢談人生,分享「勤拂拭心靈的鏡子」,秉持一生承教。Picture

凡人煩人要反省

個多小時的演講,很記得小思感慨地說:「做了70年人,我畢竟走過一條艱苦的路,個心好實。」可想而知她的人生多迂迴,有多執著;一關闖一關,別人以為年紀大人便會化,偏偏她認遇著不快、困擾不易看得開,「我是一個普通人,不能成佛。」

成佛難,難得小思從佛道弟子神秀的慧語得到開悟。「他說:『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就是告訴大家心像一面鏡,照出真我,內心的執著就如塵埃,我們要打掃心靈,方法是『反觀自照』,亦即反省。有時,別人也可成為自己的一面鏡子,奈何很多人只看到別人的缺點,不是優點。」而香港教育最缺少的,就是教導學生從別人的缺點反思,將所領會轉化為己用。

事事量化不開心

回想過去,小思自揭以往看得自己太重要,「以前我付出幾多,便要求得到幾多,以為自己是萬能。教中學七年,見學生走上歧途,跟別人發生關係,我便憤怒得大病一場,後來反照自身,冷靜後跑到京都研究,才藉此覺悟做人充滿變數,不要經常把事情量化,樣樣都放上天秤比較,事事都要求一個等號,因為這樣會令自己不開心,覺得犧牲很多。」

痛苦有時亦會跟視野拉上關係,「香港人視野狹隘,很多不如意都視為個人的痛苦,將之放大。自問年少的我也曾經這樣,憤世嫉俗,小六時媽媽過身,中一時父親也離開了,我變得獨立,自我保護意識十分強,不快樂。能開導我的,是唐君毅說親人的死亡不是你個人承受,你亦不要以為自己很重要,你不是最重要的一個。」聽落有點兒不近人情,卻使她走上一條寬闊的路。「往後,儘管我做好人,很多人對我不好;我做好心,別人將我的心意糟蹋;甚至教書被學生激,遇立心不良的事,只要我覺得合理,都會堅持下去。正如跟人講早晨,第一次無回應,第二次又無,第三次我會笑著去講,好彩,對方或覺得我傻,終於開口。」

人閒心靜不寂寞

有樹仁學生問小思:「你一個人不寂寞嗎?」,「寂寞不好嗎?當有很多人時都感到寂寞才是真正寂寞。我不寂寞,也不像香港人怕悶又愛熱鬧,習慣很多朋友在身邊;香港人真的很嘈。」小思愛靜,自言如果內心不靜就沒有空間反思,排解心靈的毒。「所以我很佩服日本人製作一張45分鐘的CD是寺院鐘聲,另一張是水琴聲,予人一種空靈蕩漾的感覺,妙絶。」

小思又覺得,心靜、人閒,對於身邊的一切都會特別敏感,別有一番洞察力,大有裨益。她特別推介陶傑筆下的那篇〈篝火〉,當中提到英國手機電訊網絡讓都市人在煩厭的時候,撥一個收費號碼,下載五種聲音:第一種是海浪拍擊涯岸。第二種是一隻鳥在清晨唱歌。第三種是一座森林裡各種蟲鳴和鳥叫。第四種是一條鄉村的小街上聽見的各種:馬車車輪輾過的聲音、市場小販叫賣芝士、木水桶曳過鵝卵石的大街,還有一個少女賣花的叫喊。因為這一切,在都市繁囂的噪音裡,成為撫慰心靈的一刻小小的桃花源。還有第五種聲音:在萬籟俱寂的森林荒野,一堆篝火枯枝在必必剝剝地燃燒的聲音。因為聽見篝火燃燒著枯枝,會令人心頭湧起片刻的感動:少年時的第一次露營,記得是如何學會生火……當篝火正旺的時候,必必剝剝燃燒的是共同擁有的一個謎底。原來搜尋柴薪一路走過來的辛苦,原來快樂,卻又是生一堆篝火那麼簡單……讀著,不知大家有否感到靜,不是無聲。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阿Voi 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會員,九龍人,白羊座,大學修讀花草樹木中法語言,做過Post過十,包括:市場主任、翻譯員、客戶服務員、文員、教師、侍應、推鎖員、記者、網站編輯、高級策劃主任、高級編輯、自由撰稿人、報界顧問,現於廣告公司當項目經理,活在傳媒大染缸搞風搞雨。閒來喜歡遊走城市,尋尋覓覓,飲飲食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