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23rd Dec 2009, 00:00 AM | 懷舊-我們的好時代 | (617 Reads)

香港前殖民地政府雖然經常被批評不重視本土文化,但在民生政策上卻無疑有不少德政,像公共房屋便為廣大的貧窮市民帶來安居樂業的住所,現時差不多有一半香港人居於公共房屋,很多人的童年、少年,甚至老年也可能在公共屋邨渡過,要談集體回憶,怎可以沒有它的一份呢?

香港公共房屋誕生的原因,可以用「天災人禍」來說明,所謂「天災」,就是一九五三年聖誕節晚上發生在石硤尾木屋區的大火,這場大火令萬多名災民無家可歸,為了安置這批為數不少的災民,港英政府便於木屋區附近興建七層高的徙置大廈,這就是香港第一批公共房屋,後來更命名為石硤尾邨。「人禍」方面,主要是國內自五十年代以來,大量人口逃難到港,政府面對這個人口急增的難題,便陸續興建更多的公共房屋,如長沙灣的蘇屋邨、荃灣的福來邨及牛池灣的彩虹邨等。自此,公屋的興建便成為長遠解決香港低下階層居住問題的重要政策。

Picture(當年新建成的蘇屋邨,今天快將清拆了。)

位於深水埗區的蘇屋邨,前身也像石硤尾邨般是木屋區,因政府清拆木屋區而興建成公共屋邨,該邨於一九六零年落成,總共有十六幢樓宇,全部都以中國的花卉為名字,像杜鵑樓、海棠樓、百合樓、荷花樓、蘭花樓和牡丹樓等,這些考究的名字設計,比起最早期的公屋以第一座、第二座命名,更見心思。

蘇屋邨這類於六十年代興建的公屋雖然設備簡陋,但也有獨立洗手間,不像石硤尾邨的居民需要使用公共洗手間。當年公屋色狼偷窺女性或非禮風化案件時有所聞,不少女士去洗手間時也需要男性在門外侍候。由於單位細小,放一張雙層的鐵架床,加一張四方木摺桌子便佔去大部份空間,一家大小就坐在床沿,倚著桌子完成早午晚餐、做家課或穿膠花。歌神許冠傑和他的兄長喜劇泰斗許冠文便是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多少精彩起落的香港傳奇故事,其實也由這小小單位內的一盞發放微弱黃光的燈泡開始。

我雖然沒有在這類舊式的公屋居住過(我童年居住的上水彩園邨是八十年代中興建的H型公屋,有獨立的洗手間和廚房,大堂也有升降機),但透過觀看香港電台的劇集《小時候》卻可以了解當年公屋的簡陋情況──叔叔潘志文、婆婆黎雯加上路家敏與王書麒,四個人便差不多坐滿了整個單位,但狹小的空間卻加強了人與人之間的親切感,左鄰右里的相互關懷挽救了多少可能令人自毀生命的悲劇?都是逃難到來的人嘛,四海之內皆兄弟也。這是今天天水圍那種設備完善但封閉的社區所不能比擬的。

與其他的公屋沒有分別,蘇屋邨也有頂層的天台小學,這些天台小學都是方便公屋及附近徙置區的兒童上學。試想像一位從國內逃難到港的男教師,每天就在日曬雨淋的鐵皮校舍,向一對對的小眼睛講述前朝往事、故國遺恨,他知道當中有的可能是他日的小偷罪犯,也有可能是律師醫生,但「獅子山下是一家」,大家就在獅子山下的餘暉裡好好享受一個自由快樂的下午吧。

經過五十多年的歷史,蘇屋邨日漸老化,政府清拆了石硤尾邨後,下一個目標便是蘇屋邨。房委會在二零零六年決定在零八及一一年分兩期將蘇屋邨清拆,把部分家庭調遷到附近的富昌邨及海麗邨,並建議將元州邨及長沙灣工廠大廈的重建項目定為接收蘇屋邨的居民。公屋的歷史任務接近完成,但貧富懸殊的社會是否真的隨著舊式公屋一同消失?當年「屋邨仔」可以變歌神的階級提升還有可能出現嗎?

舊跡拾遺
蘇屋邨,位於九龍深水埗區,是房委會歷史最悠久的公共屋邨之一,原址本是木屋區,因被清拆而興建成公共屋邨,全邨十六幢樓宇先後於一九六零至六三年間建成,全部都以中國花卉命名。由於老化問題,蘇屋邨將於零八年開始分期清拆,但可能保留部份樓宇作文化或歷史展覽之用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馬田龍 香港影評人協會會員,電視新聞節目高級編導,就是這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