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16th Sep 2009, 00:00 AM | 懷舊-我們的好時代 | (271 Reads)

在西方的影像世界裡,「香港印象」長久以來都是以一艘在維港行駛中的中國帆船為代表,這除了帶有一點東方主義的神秘味道外,也顯示出維多利亞港對香港的重要性。在好萊塢的經典電影《蘇絲黃的世界》(The World of Suzie Wong,1960年)裡,男主角威廉荷頓邂逅關南施的地方,就是當年唯一連繫維港兩岸的地標──中環天星碼頭。

天星碼頭原來已有逾百年的歷史,第一代中環碼頭始建於一八九零年,位於現時干諾道中與雪廠街交界,其後遷移至現時怡和大廈附近,直至五八年才搬至愛丁堡廣場,並正式定名為「愛丁堡廣場渡輪碼頭」,但由於渡輪常以「星」字為名,像「晨星」及「導星」等,故一般香港人俗稱碼頭為「天星」,想不到卻變成了更多人知道的名字。

Picture(小輪從天星碼頭開出,向著國金二期徐徐進發。)

天星碼頭以維多利亞式的建築為設計藍本,碼頭上設有一個機械鐘樓,這個鐘樓由當時的比利時王子送贈給怡和洋行,再由怡和洋行轉贈給碼頭。這個舉世聞名的鐘樓有香港最後一個機械鐘,每十五分鐘自動報時一次,與隔海相對的尖沙咀鐘樓同是香港著名的地標。在海底隧道未通行以前,趕尾班船去九龍便一定要留意鐘樓的報時,否則誤了船期便只有在港島露宿一宵了。童年看電視上的粵語長片,鄧寄塵主唱的〈Seven Lonely Days〉說他對惡妻謊報誤了船期「想過海無船噃,嘆氣無用」,實質是「搵舞女去Bom Cha Bom」,現在有多條隧道連接港九新界,要找借口「偷食」不容易矣。

一九六六年四月,天星小輪宣佈於五月加價五仙,引起了香港市民的巨大反應,一名青年蘇守忠在四月四日於碼頭絕食抗議,在二千多人的支持下,終引發騷動,警方出動防暴隊鎮壓,平息動亂。今天我們笑問當年港人為何為了加價五仙而暴動?假如設身處地想一想,對於經濟剛剛起飛的社會來說,一種重要的交通工具加價,對民生影響極大,這是今天對加價已麻木的人難以想像的。

由於受到中區填海第三期工程的影響,中環天星碼頭於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二日拆卸及搬遷至七號及八號碼頭。雖然新天星碼頭依照舊有模式建設,同樣使用維多利亞式建築風格,大樓頂部亦擺放全新的電子仿古鐘樓,但這種對真實「虛假的再現」卻引來不少市民的反對聲音,要求保留舊有碼頭之餘,也質疑政府諮詢不足。同年十二月十五日,在清拆工程進行期間,一批青年進行絕食抗議,政府卻一意孤行,通宵拆卸鐘樓,並把鐘樓當作建築廢料棄置於垃圾堆填區。多個團體其後在廿四日的平安夜晚上在愛丁堡廣場發起燭光集會,要求政府復修愛丁堡廣場渡輪碼頭,並爭取保留皇后碼頭。可惜這只是唐吉訶德的精神,伴隨香港人達四十八年的鐘樓已長埋黃土,如何還能夠重現?

這次天星碼頭拆卸事件,有兩方面的聲音,一方是發展論,認為社會發展必需與時並進,不可能什麼東西也去保留,阻礙經濟及民生的發展;另一方是保留論,認為香港人不斷把舊建築拆去,是不尊重歷史的行為,即使原地重置部份舊建築,也只是「虛假的再現」,並不是真實的歷史。雖然我們永遠失去了天星碼頭的舊鐘樓,但它的犧牲,卻成就了這一場對歷史建築的反思,對日後如何保育香港人具集體回憶的建築,具有極大的參考價值。

舊跡拾遺  天星碼頭,一八九零年由打笠治洋行籌建,分為港島區中環碼頭及九龍區尖沙咀碼頭兩部份,以渡輪往來接載乘客及汽車,是當年唯一連繫港九地區的交通工具。一九五八年港島區天星碼頭隨著填海工程遷至愛丁堡廣場附近,正式命名為「愛丁堡廣場渡輪碼頭」,直至二零零三年中區填海第三期工程的展開,天星碼頭於零六年十一月十二日再次搬遷,期間引起民間強烈的反對行動,激發一連串對建築保育及集體回憶的反思熱潮。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馬田龍 香港影評人協會會員,電視新聞節目高級編導,就是這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