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27th May 2009, 00:00 AM | 小說-能量盜墓 | (243 Reads)

正想跳下去時,被L拉著說「等一下」。

他伸手把床邊掛著的八掛圖向洞內一拋,整張圖立即被燒著。幸好沒有一躍而下,否則燒死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是我們卻感覺不到下邊傳來的熱力。

「這是燭九陰的冥火。by the way, my name is shirely 楊。」跟老吳一起來的女人說,她伸手示意向我握手,她說的是美國口音。

跟她握過手後,她再介紹了他老公給我認識,比起老吳的髮型他老公胡八一總算是有梳頭的中國人了。老吳說我們要先等一會,而L也同意。

這時才趕到的表嬸拿著一個大布包,喘噓噓的站在門前,說了幾句話,表叔就說「這是我母親留下來的,說過當有任何異變事情發生時可以打開」。可是,我看著那個跟之前看見的瞿如盒子一樣,我不想在現時水深火熱之際來個屍變什麼。

「八一,你看這花紋,跟我們在新疆紮格拉瑪山谷內的精絕古城見過那女皇棺槨一樣,特別是這隻眼睛雕刻。」shirely楊指著一片花朵的圖案上,的確有一隻像眼睛的圖案。

Picture

「我跟胡八一,都是在一次考古旅程中認識。因為家父在一次考古中死去,在翻查他的日記時發現自己屬於千多年前被滅國的精絕古城,就在新疆西冷古城附近黑沙漠地帶的那兒。我們的部族在遠古的時從遙遠的歐洲大陸遷徙而來,在紮格拉瑪山與世無爭的 生活了不知多少年,直到人們無意中在山腹裏,發現了深不見底的"鬼洞",族中的巫師告訴眾人,在古老的東方,有一只金色的玉石巨眼,可以看清鬼洞的真相, 于是他們就模仿著造了一只同樣的玉石眼球,用來祭拜“鬼洞”,噩運從此便降臨到部族裡。」shirley 楊喝了一口娃哈哈水後,看看我的反應。

「如果我沒有學過靈療的話,一定以為你是傻的。但是學了之後,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我相信的。」我先翻譯了給L知她的事情。

「我們在南美也很多這類的古老部族有著千世萬世的咀咒似的。基本上我也是」L說的最後那幾個字,我幾乎聽不見。

「在那次災禍不斷,族中作為領袖的聖者認為,這必是和“鬼洞”有關,災禍的大門一旦開啟,再想關上可就難了,為了躲避這些可怕的災禍,不得不放棄生活了多年的家園,向著遙遠的東方遷移,逐漸融入了中原的文明之中。凡是親眼見過鬼洞的人,過一段時間之後,身體上就會出現一種眼球形狀的紅色腫塊,終生無法消除。生出這種紅腫塊的人,在四十歲之後,身體血液中的鐵元素,會逐漸減少,人的血液之所以是紅色的,就是因為血液中含有鐵,如果血液中的鐵慢慢消失,血液就會逐漸黏綢,供應大腦的氧氣也會降低,呼吸會越來越困難,最後死亡之時,血液已經變成了黃色。」shirely 楊說。

「痛苦的過程將會持續十年,後代子孫雖然身上不再生有紅色腫,卻依舊會患上鐵缺乏症,最後和他們的祖先一樣,在極端的痛苦中死去。幾代人的觀察,發現了一個規律,離鬼洞的距離越遠,發病的時間就越晚,但是不管怎樣,這種症狀都始終存在,一代人接一代人,臨死之時都苦不堪言,任何語言都不足以形容血液變成黃色凝固狀的痛苦。」shirely楊繼續說。

當我把事情翻譯後,L緊張的要我問她現在醫好了沒? shirely 楊會英文的,他們交談起來。原來是美國土生土長的shirely 楊,因為父親希望到中國找到拯救太太和女兒所流傳下來的精絕國血脈的方法,卻死在沙漠中。她為了想知道事情的始末,便請了研究西域的陳教授和學生一起前往精絕國,卻死了大半的人,而且陳教授還被嚇瘋了。

而我聽見她說胡八一是模金派的後人,我就問是武打人士嗎? 胡八一和老吳都笑起來,說從此之後我已經是他們的一份子,有需要知行規。自古職業盜墓者,按其行事手段,分為四個派系,發丘、摸金、搬山、卸嶺。"摸金"注重技術環節,而shirley楊的精絕國為了找到自救的靈塵珠,演變成"搬山",采取的是喇叭式盜墓,是一種主要利用外力破壞的手段。

我聽傻了,幸好有shirley楊翻譯給L知,否則都只能看著L目定口呆說不出話來。難怪有一句盜亦有道,那麼多道理,大條的道理去側人家的東西,還分黨分派!

我問老吳,他是屬於什麼,他說自己什麼也不是。而胡八一說老吳身上有一支奇特的血脈,他們幾代都是當倒斗工作,長沙血屍幸存者的後裔,遇上不化屍或是他們叫作糉子時,他的血有辟邪作用。可能跟是什麼天師、鐘馗後人有關吧。

「不過,你是伏羲和神農的後人,本來我答應了shirley不再倒斗的,可是聯絡我的人說出了有趣的事情,連shirley也想看看。或者,你和shirley楊加起來,是一個活的化石,神的寶貝。聽老吳說,你會作一些靈力之類的東西,降服了那燭龍?」胡八一問。

「啊....沒有降服,只是接...」來不及說個「上」字,洞裡傳出女人的笑聲,轉個頭又變成哭聲。

這時shirley 楊把一張紙掉下去時,沒再燃燒著。L說自己先下去看,他把一支白水晶捧放在我手裡,他則用另一支。shirley楊問我,為什麼拿水晶棒,我慣了回答任何人這是「harry potter的魔法捧」,說了才知道說錯。

「我們用水晶棒可以注以自己的靈力,當有負能量的東西如鬼怪、怨念不散之類,可以割開它們的氣牆,從那隙縫加上光源的符號,可以送走他們回正途上。」我略略的說。

「聽起來跟茅山術,以"驅"為主,"解"為佐,原理也是用人體內的一些潛能,再借助某符咒的力量,臨散或趕走百姓認為不吉利的東西。」胡八一向我說。

L下洞之後,示意可以進來。我們便一個接一個的爬下去,上午看時還整整齊齊的青銅器,如今已經四亂的倒在地上。我拾起了其中一塊甲骨文,想起了表叔說過是關於一個叫姬萬的女子。我拿著不知寫了什麼事情的一塊,很自然的說了「姬萬」兩個字。前邊的洞立即被燃燒起來。

突然,在那火海中,走出了一個人型的物體向我們衝過來,他跌跌撞撞的,而且怪叫嗚嗚聲。胡八一和老吳各自的手中多了把槍,而表叔表嬸留在上邊把洞門關上幫我們把守,不能讓外邊的人知道事情。那火人爬到沒多遠,便倒在地上不再動。我們走過去看,雖然燒得黑黑的了,我和老吳都說「陳皮阿四?」。

正猶豫是否向火場進發, 女鬼似的聲音又來了,笑得十分瘋狂,笑了一會又再哭了。我們決定先去看看,如果是真的太大火,就退回去。於是我們又走回到之前燭龍的位置,燭龍卻不見了,而且地上的火在我們走進來時,熄滅了。跟在剛才一樣,感覺不到火的熱力。

「這就是燭龍,燭九陰的冥火,古經曾說過被燒到會拉往地獄去的。看來眼睛都張開了,量陳皮阿四就算是三頭六臀也勝不過,唉....。」胡八一說。

之前被燭龍尾巴插進的洞,因為燭龍消失了,我們都可以看見洞內一片黑暗。但是已經有人用懸梯爬了下去,胡八一和老吳說他們經驗最老,由他們先下,我們幾個留在這兒有個照應。後來決定L和shirley楊都留著,而我會一起走下去。畢竟這是我的祖屋,我有權知道它的一切。

治著梯子往下爬了好幾分鐘都字見底,可是,我感覺除了我們三人還有另外幾個生物氣牆在附近。

「聽見了麼? 呼吸聲。」老吳說。

「嗯,一個是人,其餘的不是人」胡八一說。

「要用你的吹燈術嗎?」老吳問道。

胡八一嗯了一聲後,便叫我們都把電筒關了。他點著了一支蠟燭,我不解的問他都什麼時候了還點蠟燭。

「這是我們的老行規, 人點燭,鬼吹燈,是我們摸金派不傳之秘術。一般是放在墓地東南方點著一支蠟燭,如果蠟燭熄滅便要立即退出墓外,一件物品也不可取走。這是祖師爺爺所定的活人與死人的契約,千秋萬世也不得改變。」胡八一解釋道,而他手上的蠟燭火燒得好端端的。

「但是,這是墓地嗎?」我不解的問。

「肯定是」老吳和胡八一齊聲說。

「到底了,老吳,黑驢蹄子由你來拿」

黑暗中,我看不見他們說過用來辟邪鎮壓屍變的黑驢蹄子,但是有一陣陣怪怪的糯米氣味。我看著燭光跟著的走,在安靜無比的墓穴內,聽見我們三人以外的呼吸聲,實在很害怕。

我跟自己說,心魔就一定要戰勝的,我要修行得更高,所以一定的要克服。

突然間,一股怪風吹過來,四邊是洞壁是沒可能有風。然而,胡八一的蠟燭熄了,而我不是摸金派,自然反應的把電筒按了「開」時,胡八一說了句「這慘了,大家都小心點」。

就在前邊不遠處,有四個身影,當中我清清楚楚的看見是.....A太太。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G.R. 我學能量,但我當上盜墓。跟別的盜墓者不一樣,我看到他們看不到的,聽見他們聽不見的,就是這麼簡單的開始我盜墓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