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6th May 2009, 00:00 AM | 小說-能量盜墓 | (81 Reads)

曾經聽過冥想時,第一難就是進入絕對冥想狀態,第二難就是入絕對冥想後看見的無法解釋的事情,第三難就是冥想者在過程中把封印以久的心魔釋放出來。我一直都害怕會看見,而害怕看見,就是我的心魔。

Picture

我感到L和A太太傳來的靈氣,燭龍就在眼前,漆黑中看見牠身上的黝黑得發亮鱗片,牠仍是動也不動的看著我。無論如何,我認為生物之所以是生就是呼吸,燭龍沒有呼吸的,牠應該不是生存著的。我相信的確如此,最後我把手放在牠的嘴上,牠眼睛也是定定的不偏不倚的看著同一個方向,我看見了燭龍傳來的影像。

那是一片黃綠交接的草原,草的高度達到人的腰部。燭龍在地上爬行,牠在追著一個少女,那少女穿著米黃色的奇異民族服飾,她不像逃跑反而像是跟燭龍嬉戲。燭龍突然閉上眼睛,大地立即變得黑沉沉,少女回頭看牠時燭龍又忍不住要張開眼睛看少女,大地又再一次充滿光亮的顏色。他們繼續的在草原上追逐,好幾次天光天黑,最後燭龍仍是因為想看著少女,所以始終是白天的時間居多。

「回去吧,千萬年來守護已經完畢。」A太太突然的打破了我在翻看屬於燭龍的過去,不知從何時她拿著一支粉晶水晶捧向燭龍三眼輪處想割下去。

我赤手的捉著水晶捧,A太太靈力過高,徒手的摸著捧的尖峰,我感到自己手心也被割開了。然而對這條燭龍有一股莫明奇妙的親切感,我不容許割走牠的三眼。而且送牠回去,也不用著割三眼輪!

其他的事情,我反而不會太執意,但是對於動物或是因為責任而來的生物,我們沒有權利亂來,即使是德高望重的A太太,我也是意無反顧的保護眼前的燭龍。心意而決的保護靈力可以提升得很高,一般沒有學過靈修的人會感到,空氣間有一股重量。

這是我的靈壓,因為有了想保護的事情,用靈壓把A太太的靈力震回。她大概始料未及我的舉動,被震得水晶棒墜在地上變成粉碎。我不會後悔的,頂多買回一支給她.....。剎那間,我感到由A太太和燭龍的頭部透過來的寒意,是黑暗的力量,只有一秒最逝。

「先找出路」L出口說,把僵住的情況援和了。

「剛才是什麼事,是燭龍的妖氣嗎,我覺得好像站著都被鬼壓床似的動彈不得」陳皮阿四說。

「就是啊,我也是,又看不清楚你們那邊發生什麼事。」老吳和應說,而表叔也說感覺一樣。

我調整好自己的心情,靈量減低回守護自己的功能。剛才為了做靈壓用了過量的氣,我一邊走路一邊調息。有一股溫暖的氣流在背部遊離著,頃刻間得到舒緩。這時我們都找回屬於自己的電筒,洞內光明多了,終於看清楚燭龍的全相,有十米以上的長度,但是牠的尾巴插在地上的一個洞裡。

Picture

我們用盡九牛二虎之力也無法張尾巴拉出,老吳說回去拿器具再說。這時我們看看時間才知道已經晚上八時,建議明日再來反正我們都知道是怎樣來的。

我們爬著斜坡回去,剛才會轉的墻不知什麼時候都不見了,就像是沒有出現過一樣變成一個空門。更奇怪的是,淳淳一直都沒有出現,我擔心牠的安危,便拿出靈擺問一下,淳淳是否遇險。那知,淳淳卻好端端的在祖屋床下等待我們。我問可否把淳淳帶出去,我對狗真是有一個軟軟的感覺,看見牠們就完全失控的想要跟牠們在一起。表叔說應該都沒什麼壞處的吧,反正那隻狗也喜歡我。

我們再加淳淳爬出了床外,我不知道如何去關那床的洞子。表叔說在畫的中間敲十下就是了,果然就關上,如果不是留心的看那洞邊的非常幼少隙縫,根本就想不到有個門位通洞下邊。當年祖母就是這樣跟我玩,可是,我記得當我爬上床看她在那時,沒有洞的。也許在下邊也有一個開關的洞吧。

回到表叔的家時,表嬸已經幫我們弄了個菊花火鍋。這時老吳的手提響起來,是那支中式結婚時用的dii打歌,我忍不住的笑出來。他向我使個眼色,說「不可以笑啊,那是重要人物的來電啊!!」難道是他的老婆?

「跟,胡哥......」跟著我聽不明白他說的當地方言,其實要我說普通話都有點困難,要聽他們的當地方言更難。之間聽見他們的幾個字句包括,他奶奶、他媽的、他老爺子孫和革命萬歲之類,聽了很古怪的組合。見他掛上電話便站起來,要出外似的。

「也叫他們來一起吃這火鍋,清香怡人。大嬸的鯪魚球真是大師級的廚藝呢!」陳皮阿四一邊咬著表嬸做的酥炸鯪魚球一邊說。

「我把胡八一和他的老婆帶過來,你們等我一下。」老吳說完便快步走出門口。

我把火鍋的食物包括菊花饟豬肉、花香魚片、菊花水浸小白菜都放進口中,好吃超好吃。而酥炸鯪魚球更是不能少了的食物,每次回來表嬸都在他們外邊買一條肥美的鯪魚回來,自己起魚骨、折魚肉再自行用菜刀打魚肉1小時多。所以口感不像香港或是任何酒樓的酥炸鯪魚球只得一口粉團的感覺,你吃一口是超彈牙的,當中有很多秘訣,表嬸教過我幾次我就是天生廚術白痴,無一次成功。

過了一會,我已經吃飽了,坐在地上動不了。A太太說想出去魚塘打坐一會,拿著裝著水晶的行李走出去。之後陳皮阿四說想先回家去,明早過來會合我們。屋內就只剩下表叔、表嬸、L和我,等了很久也不見老吳回來,而A太太也一直沒回來。我看著TVB的節目一個又一個的做完了,我開始覺得想睡時,L就輕輕的拍我說「保持清醒,今晚不是用來睡覺的」。

被他這樣一拍,我整個人像觸電一樣,他是加了什麼靈力在那一拍上,整個人都醒了。我不知道為什麼,表叔和表嬸一直都是怪怪的看著窗外,又不好意思問。這時腦海中,傳來了一閃即過的畫面,是燭龍,牠在痛苦的叫著。

「來了,拿起水晶棒,我們要出去。」L說。

這時門外卻來了三個人,除了老吳外,我不認識另外的一男一女,大概是老吳之前說過的胡八一先生和太太。但是,當人家還未開口時,L已經拉著我奔出門口,而且表叔也拿起一把長刀和一隻鑊跟在後邊,搞什麼啊。老吳在後邊也問搞什麼啊,我回應說「我也想知道!!」,他們三人也跟著跑來。

表叔後來當個帶頭說,祖屋出事了,他感到淳淳的叫聲。說起來,淳淳剛才吃完火鍋就不見了,我還以為去了散步撒尿排毒之類。果然不出所料,祖屋前的黃皮樹著火了,火燒得隔壁的屋子也被牽連。救火員來到後,我說明自己身份,他們讓我們進去。我們立即走到大床房間內,洞口被打開了。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G.R. 我學能量,但我當上盜墓。跟別的盜墓者不一樣,我看到他們看不到的,聽見他們聽不見的,就是這麼簡單的開始我盜墓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