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15th Apr 2009, 00:00 AM | 小說-能量盜墓 | (444 Reads)

當大家都把手上的電筒照向我時,除了表叔和陳皮阿四之外大家都「啊」了一聲,那是一條黃色的長毛唐狗,但是看牠的眼睛應該是失明的狗。牠撲上我身上,不停的嗅著我的臉,然後就用牠濕潤的舌頭不停的親吻我臉頰。

「牠叫淳淳,是你祖父生前養的看門狗的後代。你祖父說過這種狗,世世代代眼睛都是這樣的,可是嗅覺驚人,你看牠的態度跟你多麼親切。但是如果是我下來的時候,就會不同。」表叔說後示意其他人不要下來。

當表叔跳進來時,剛才溫馴可愛的淳淳立即變臉似的,變得像要撕開他一樣。在家也有養狗,我便在他前邊說「no!」,雖然沒有想過淳淳會不會聽英文的指令,但是牠真變回之前溫馴的模樣。我再跟牠說「上邊的都是我的朋友,要乖,要good.....boy啊」,要看了看他身後才知淳淳是未被絕育的狗公。牠「嗯嗯嗯」的回應我,我知道這隻狗有靈性。

Picture

A太太和L都下來了,老吳隨後,陳皮阿四要大家幫手扶下來,他就說不下來了,在上邊有個照應。 表叔說不用照應,因為他每天都會來送飯菜給淳淳。我對陳皮阿四都有點介心,所以就必定把他也拉下來。

表叔說這洞都是曾祖父用來收藏寶貝的地方,祖父一件也沒有賣過出去,而表叔對一些知道的物件都會說出他們的故事。包括商朝的甲骨二百多個、青銅版一百三十三塊、青銅神獸一百多件、泥俑幾十個、還有很多大大小小怪鼎。

表叔說的上邊都記載關於一個叫姬萬的事情,而跟據這一些資料此女子精通術數天文,深知五行八掛方位陣法。其中一塊甲骨文更寫上她能準確的占卜出敵軍人數、採取的戰略,而另一塊青銅版上刻上那場以寡敵眾的戰績,是姬萬調動了大家眼睛看不見的使者。而其中一個三腳怪鼎刻有幾個圖案,就是姬萬把全軍覆沒的敵軍靈魂,全都滅掉,要他們生生世世被轟出輪迴之外不能修成功德。

「那很殘酷啊!而且身為人,沒可能去做神才可以做的定斷。」我把這些事翻譯完後,不禁的說。

「不過,如果那女人是有神賜予的力量,也就很難說了」A太太沉默了一會再說。

表叔說前邊就是盡頭了,可是我覺得淳淳在要我跟著牠,牠在黑暗中跑得太快,穿到洞內的狹窄走廊,明明跑在前邊的淳淳不見了。四面都是石壁,牠跑去那了?

「我先設一個結界,有一件很大的東西在游走過來中。」L突然說。

我問表叔那就是盡頭,沒有其他的路了嗎。他說天天都來放下飯菜便走,沒有留意太多只是的確是盡頭。但是,淳淳在我眼前消失了?我摸著前邊的石牆,是實心的。我胡亂的敲,也許跟上邊的一樣,但是如果真的是要敲的話,淳淳如何穿過?

「叫大家都捉緊我!」A太太大聲叫,我來不以反應,站著的地方轉了一下,我們被轉到牆的另一邊去。但是,事情沒有結束,地下本來由水平變成向前斜下去,應該都有60度角以上,因為全沒有準備,我們都向下連飛帶滑的倒下去。我們在慌張中嘗試找回電筒,這時我感到L連接上我說「小心這東西,別看它的眼睛」。正想問小心什麼東西時,老吳大叫不好。

黑暗中,我也不知自己捉著誰的手,又或是誰的.....皮帶? 滑滑的,在黑暗中仍看見有點閃亮。只是,那有人的皮帶粗得無邊無際似的? 我摸到了一支電筒按了開關制時.....

「是燭九陰! 是燭九陰!」老吳在不遠處大叫。

「什麼燭九陰燭九陽,說粗話嗎?」我想用電筒照照眼前的是什麼......一秒都不夠我又把電筒掉在地上。是一條巨大的黑蛇!!

「別看眼睛,別看眼睛,看了會被勾走!!!」老吳仍在大叫。

雖然害怕,可是,看清楚一點,蛇沒有動,可能是死了?我拾起電筒再照一次來看,真的一動也不動的躺著,蛇的身體粗得比我身高還要高!直徑有一米多的蛇,你想像一下可以有多大。

「我在秦嶺神樹內看見一次,命也差點被送去!」老吳喘氣說。

「小吳,你說這是燭九陰? 古神獸燭龍?」陳皮阿四發問。

「是啊,軒轅皇帝時代仍有的古生物,當時皇帝更用牠們的體油來照明,幾千年前就絕種。上次秦嶺神樹倒斗時遇上一次,今次又再遇上,看來我還是劫數難逃。」老吳擔心的道。

Picture

「但是據我所知的燭龍是神獸,也叫作逴龍。在西北無日之處照明于幽陰,傳說他威力極大,睜眼時普天光明,即是白天;閉眼時天昏地暗,即是黑夜,未必是要取人命之物。《楚辭。天問》「西北辟啟,何氣通焉?日安不到,燭龍何照?」又《楚辭。大招》:「北有寒山,逴龍赦只」。《山海經。大荒經》「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視乃明。不食不寢不息,風雨是謁。是燭九陰,是謂燭龍」先別自己嚇著自己的啦小吳。」陳皮阿四一副薑都是愈老愈勁。

「watch out!」A太太嚴苛的說了一句。

大家趕不及轉頭,卻在黑暗中看見兩隻紅絲滿布的大眼睛,幽幽的看著我們。我把電筒垂下,整個洞室回到漆黑一片。我再把雙手伸出,就像向那黑蛇作出擁抱的姿態,這是我學薩滿教時老師教過向動物溝通的方法。如今,我好像被人操縱著似的,做出這一連串動作,紅絲滿布的大眼睛定定的看著我。

我跪在地上說了句自己都覺得怪的話:「我回來了。」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G.R. 我學能量,但我當上盜墓。跟別的盜墓者不一樣,我看到他們看不到的,聽見他們聽不見的,就是這麼簡單的開始我盜墓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