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25th Mar 2009, 00:00 AM | 小說-能量盜墓 | (498 Reads)

表叔是一個敦厚誠實的人,以前每年父母回鄉都給他和孩子帶上日用品衣服,而我就會省零用錢買玩具給表姐表妹們。雖然一年才見一至兩次面的親人,感覺卻比每天見面的人或朋友更親切。是表姐教我踏單車,是表妹教我釣魚、捉螢火蟲牛蛙等。住在城市沒有的玩意,表姐表妹都教曉我,本來怕黑的我,因為她們我喜歡黑夜裡的不為人知的單純。

幾年沒見,表叔老了,雖然染了黑髮,臉上的風霜,眼角的經歷,還是騙不了誰。陳皮阿四示意帶表叔進來的保鏢可以退下去。

Picture

「雯慧,長大了啊,幾多年沒有見面怎麼又好像長大了呢!」表叔便走來,一如以往的捉著我的手說。

「長大還是長胖,要說清楚啊!」我跟表叔開玩笑說。以前每年看見我也是說這句,現在我都三十了,也是這一句,表叔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有著鄉土氣息。

這時,表叔本來還掛著親切的笑容頓時消失,換來一張我從來都沒見過的表情-錯愕。他經歷過文革,看見自己的大哥被當成大地主被批鬥,跪玻璃被迫下田種菜。身子差的大哥死在田裡,陳屍田上還要被人腳踏。大哥在發生事情前怕連累家人,一直就以不孝子的形象出現在大家心中。自己過著窮奢極侈,父母兄弟就朝不保晚,然而只有表叔知道,每晚誰偷偷的放飯菜在門前,誰會雪中送炭的拿飯票給 他們。總之,表叔是一個飽經滄桑的人,對他的表情真的很意外。

「這是,你祖父的盒子嗎?」表叔過了一會才說。

我點頭說是,表叔便蹲在地上研究起來那瞿如起來。他看了看那蓋子時,便跟我說「我母親也留下了一個,我從來都沒有打開過來看。」

陳皮阿四就跟他說出關稅神農和伏羲的事情,表叔點頭後說他都知道。

我聽見表叔的回答,覺得十分驚訝,他一直都知道這事情,而且他也知道我是繼承了這血統的神力,他看著我的眼神就像看見普通一個孩子一樣。

「既然你們都開始了,雯慧曾祖父的東西都應該由她去開啟。」他的表情告訴我當中大有文章,表叔把我們幾人帶到祖屋去。我心想祖屋還有什麼呢,反正都被陳皮阿四拿走了吧。

沿途上表叔講及曾祖父的事情,我從來都沒有聽見父親提起過,所以對於曾祖父的事情我一慨都不知道。表叔說曾祖父原是四川理塘人,當一位開採工場的工人,因為 一次救了位當地的藏族姑娘,大家暗生情愫,但是女方的家人認為把女兒嫁給窮的漢人是咀咒,反對雙方交往。曾祖父和那姑娘就私奔,一直由四川到廣東的小欖,曾祖母中途還有了你的祖父。

還未出到四川省時,你的曾祖母向曾祖父說,不如賣了她頸上的玉珠換點錢。曾祖父覺得這令他很沒臉,便說一定可以找到方法。中間是怎樣的開始表叔也不清楚,只是曾祖父說話技巧很好,就在當地收了一些古玩東西再向較富有的人家賣,這一買一賣可以賺幾倍。雖然都是幾十元的上落,在差不多一百年前,就是不簡單了。

來到小欖時,曾祖父已經是一個小富商,收藏了不少價值連城的寶貝。當時小欖都只是一片田地魚塘,曾祖母說想在這兒定居,其實是她身體已經受不了,沒多久便仙遊。她離去之前,把頸上的玉珠交給曾祖父,說是傳家之玉,要給祖父的。曾祖父才仔細的看,玉上雕的是古代神獸之類,但可能歷史太久遠,已看不清獸物的樣子。玉後邊刻著的幾個古象形文字,曾祖父倒是看得清清楚楚「神農兒 伏羲女 良晨吉日 千秋萬世」。後來便留給了祖父,而曾祖父在幾年後再另娶一個小欖藉的女人,她是表叔的親祖母。

表叔的祖母是個下田出身的女人,可是明白大體,把我的祖父視為已出,曾祖父過身時,我的祖父才十五歲。祖父便撐起整頭家,直到比表叔大十年的二哥因嗜賭賣掉所有家產活生生的激病了表叔的祖母,當時表叔的大哥是地主、我的祖父在香港打工四出籌錢把可以的物品東西以及祖屋都贖回來。也幸好還未被那二哥發現內有的寶藏,否則就難以贖回。這一些關係聽得我 莫明奇妙,也只有在鄉下才會有如此的微妙親表關系。

說到這裡,我們已經來到祖屋門前,四周的鄰居都起了西班牙式的度假屋似的房子,就只有祖屋仍是老祖屋的樣子。大門是簿簿的木板門,就是一踢就必定開到的那種。表叔小心翼翼的開著那生滿鐵鏽的鎖,打開門後,黃皮大樹仍在,滿地葉子和黃皮果實。陳皮阿四向表叔說,什麼地方他都看過,應該已經沒有什麼留下任何好寶貝的了。

「你是倒斗的,倒的是墓,這地方不是墓地,只是一個藏寶之地。那是不一樣的。」表叔看著他笑一笑說,然後進入了祖屋內。

表叔向我們說,寶藏就在那床。

「那床是仿古的,不值錢」陳皮阿四就說。

那是我說的公主床,祖母說是有兩百年的歷史。不過,說起來,感覺得跟我印象中的那張公主床有點不一樣,那是為什麼呢?

「雯慧應該知道怎麼開的」表叔說。

我走上前四看,就是說不出有什麼不一樣,雖然雕花是一樣的那類圖案,我肯定是不一樣。我想起了一些童年的往事,我記得祖母曬竹席後,她總是會全程要我跟著她的。當時我不明白,現在想起來,我真的有點印象了。

我爬到床上,那邊仍有一張八掛圖,我想起了! 我想起了!

我記得祖母經常的笑著跟我說「我們來玩一個遊戲,在全條直線的那個圖敲三下,全折線的六下,中間十下。」

跟著祖母就不見了,為什麼呢?祖母說我長大了就會知道,然而長大後我忘記了這件事,我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來.....。我也照樣的敲,
 
Picture全條直線的那個圖敲三下
 
Picture全折線的六下

                       中間是一片空白的十下

冷不防腳下突然一空,床舖上開了個洞,我整個人便跌進黑洞裡,我的手臂先落地,很痛超級痛!

雖然沒有點燈,我都可以隱約看見,這洞應該很大,伸展到可能有十幾家的範圍。陳皮阿四緊張得呱呱大叫,嚷著要下來時,我聽見遠處傳來一些聲音,正要他們把電筒給我時,那東西已經向我面門撲過來,完全來不及躲避。

「哇,救命呀!」我大叫道。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G.R. 我學能量,但我當上盜墓。跟別的盜墓者不一樣,我看到他們看不到的,聽見他們聽不見的,就是這麼簡單的開始我盜墓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