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4th Mar 2009, 00:00 AM | 小說-能量盜墓 | (285 Reads)

A太太立即在空中畫了一個符號,之後向那瞿如拋去,牠便安靜下來。之前說過A太太出版過很多有關如何驅走負能量的書藉,她曾經在東南亞降頭蠱術最流行的地方長住,她應該是全房間內對這些怪異事情經驗最好的人。

陳皮阿四看見A太太此舉之後,就又向她叩頭「金頭髮的仙女打救了,感謝!」,想了半天他說了一句「thank you thank you 仙女 Missy」。

「問他這東西是不是上古的神鳥」A太太向我說,而我問了陳皮阿四。

「瞿如嗎,就是<<山海經>>內的瞿如啊! 白色的人臉,三隻腳的鳥,會叫著自己的名字。我知道是神鳥,不過現時沒有再看見他們,應該絕種了吧。不過在古代用菊花作塚的一定不是尋常的事情,這瞿如又 不像是陪葬品,應該是有神力之類。

Picture

我曾經在山西黃土高原那兒的一個老頭手上,弄來一本叫失傳於戰國時代的<<神農神獸志>>中有 寫過: 「禱過山上。三首鳥者。名曰瞿如。守山之神。靈獸也。食之可長壽」。」陳皮阿四說了之後才鎮定下來。

「也只不過是上古的神鳥,你為什麼害怕得如要被殺似的。」我聽了更不解的問,也想了一會以前的人連靈獸也吃,會節福的啊。

「你難道沒有唸過<<葬經>>嗎?」陳皮阿四好奇的問。我搖頭說沒有。

「魚的後人,竟然什麼也不知道啊」他嘆息的說。

「東晉時郭璞寫的<<葬經>>跟現今的風水是同出一撤的事情。有云「氣乘風則散,界水則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謂之風水」風水 - 古稱堪輿。堪者,天道也,輿者,地道也,堪輿者,即通曉天文地理之學的人。風水是古人擇地居所,如氣候、地質、地形、環境、景觀等的綜合判斷。而古時開始,陰宅(墓地)與陽宅(人住的屋)看成一體,用以福澤後世。」老吳解說。

「然而一個風水差的葬地,由以養屍地為首。其實古人稱之為養屍地是對地理學未曾以科學名稱來說,土壤中含有阻礙蛆虫生長的地方,屍體就不能被分解。也是我們俗 稱的「不化屍」,我們當倒斗的最忌就是遇上這類的東西,大家都叫此為糉子,如果他們的鬱念比較深時要以黑驢蹄子阻止屍變。」老吳再解釋說。

我把這一切翻譯給A太太和L後,發現他們好像聽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樣,我還以為他們會問什麼是屍變。

見他們不問,我忍不住的問「那,剛才的瞿如,是在屍變嗎」。

「是啊!而且古時用七色菊花花瓣作塚的,算是一個咀咒,雖然已經看不見花瓣的眼色。憑經驗看,絕對是為了要帶信息而被咀咒不化的靈鳥屍體。」老吳比陳皮阿四膽子大多了,可能沒殺過人不會心虛作祟氣定神閒的坐在瞿如旁觀察。A太太和L這時也坐到旁邊,閉目用手去感應瞿如的氣牆。

我不想靠得太近,便在勉強看得見那瞿如的範圍內偷看。

過了幾分鐘,L向我說「問那老頭,知道什麼關於你祖父的事情」。

我就是不想再知,才不想去問....可是,A太太也轉向我示意的要問。
陳皮阿四說「你們不就是神農和伏羲的純後代啊,不過聽說靈力因為不再純血統的通婚,所以是隔代遺傳的。如果你祖父有這樣的靈力,隔代之後就是你」。

「神農是嘗百草那個人嗎? 伏羲是創作八掛周易的那個人嗎?」我要清楚知道自己聽見的是正確。

「嗯,不過伏羲只創了八掛,叫先天八掛。到後來夏禹將其擴充為六十四卦,六十四卦被記載在<<連山>>一書內,不過此書已在戰火洗禮的古中國內失傳,然而仍是有古人得到此失傳本逐寫成<<歸藏>>又失傳了二千多年於90年代才被人再發掘出來。<<歸藏>>再加以演變才成為後世的<<周易>>。說回正題,你的血液裡流著這兩位先皇的智慧,那怕事隔幾千年,你應該也感應到自己從小就有怪奇的能力。」陳皮阿四說。

說是怪的能力,又可能是太誇張的說法。然而在我孩提時代,看見一些黑影,有機會是人家說的陰陽眼,但卻又不像恐怖片一樣可以看見他們的全相。

另外的就是母親說過我大概一歲多時,當時還只會幾個單字的我,卻在晚上說夢話。母親把我說的話用錄音機錄下,當時她在一間印度公司工作,覺得我似是在說印度文,給予她老闆聽時。那位印度老闆說我的夢話是印度古代的神話,比孔雀明皇、佛祖更早出現的史詩式神話詩歌叫<<摩訶婆羅多>>。母親臨終前曾經告訴我不如讀一下那本<<摩訶婆羅多>>,可能有所得著,我買了那本兩千多頁的英文版,現在可能正在家中封塵虫蛀中,除了買書的當天我眼尾也沒再看過它。

另一個怪奇的能力可能就是學習靈氣後所爆發的事情,比起其他的事情,我在靈修方面好像已經修了二、三十年一樣,我對這一些事情都有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也許就是陳皮阿四所說的一樣是一種不知明的能力。

可是,最怪就是現在這個名為考古工程,搞什麼鬼的來到我鄉下,又菊塚又怪靈鳥。陳皮阿四不停的問老吳關於我的事情,老吳把我連接神樹暈倒的事也說出來,他就點頭的不停說隔了那麼多生生世世,都有如此靈力,可想而知當年那兩位帝皇力量之高難以想像。

「那,既然是這樣,我就把這十多年搜集回來的有關神農氏資料送你,算是我對這生唯一可能將功贖罪的事。」陳皮阿四說。

他告訴我現在人老了之後,經常聽見以往殺過的人來討命的聲音。他害怕死了之後要下地獄,就在雙目盲之前開始發現神農氏跟伏羲氏之間的關系,進而在很多大大少少的盜墓過程中發現更多的線索。這個神秘的族群先姓姬,後不知何故遷徙到今天的四川、雲南等地,最後在<<元史>>中就只有略說 過在雲南怒江深山內,有肚子透明發亮的族人,見陌生人即避走山裡,尋片整山也沒有他們的蹤影。

「可是,我的肚子不會透明發亮。」我告訴陳皮阿四。陳皮阿四就到之前那瞿如的酸枝櫃左翻右翻,東摸西摸的,找了本破爛的書回來。他遞給老吳說「找神農那篇告訴她,她先祖為什麼會有透明而發亮的肚子。」

老吳把書翻了一會,由於封面太舊,看不到書名,然而從老吳異常興奮的表情,大概是本什麼上好的古書。他自言自語的讀了一片文言文,再想了一會便翻譯成白話給我說「這裡面寫著,神農氏樣貌很奇特而身材瘦削,身體除四肢和腦袋外,都是透明的。因此可以清晰的看見其內臟,他嚐盡百草只要藥草是有毒的,服下後他會看見內臟呈現黑色。而也會就這現象他寫下甚麼藥草對於人體哪一個部位有影響,傳給族人以福澤後世,成為中國歷史上藥草經典之父比<<黃帝內經 >>來得更早。後來,由於神農氏服得太多種毒藥,積毒太深,終於身亡。」

我聽起來一點親切感也沒有,而且我對藥草之類沒興趣。陳皮阿四聽了之後,說也許我是繼承伏羲那邊的神力為多,只是他對伏羲的研究不多。

老吳便向陳皮阿四說胡八一跟他的老婆和朋友胖子明天會來到小欖集合的,他們大概略知一二。陳皮阿四便大笑起來,說我把高手都全引過來了,他也真的不知道,我是被另一位高人A太太拉過來的。

當 我低聲的問A太太,誰是我們的幕後主持人時,她說自己也不知道,對方是由電郵方式通知她。起初以為是惡作劇,後來她的銀行打電話給她說有一筆款行傳入了她的戶口需要到銀行簽證,有五十萬英鎊左右。幸好她老公本身也是做生意買賣的,否則突如其來的巨額一定惹人懷疑。而那個主持人說,那是見面禮,而安排好他要到香港找Samatha就會偶上我,在南美的連絡人也找上了L。

至 於老吳,他是在找有關那些銅魚的線索,希望找回跟他一起盜墓卻消失了的三叔。他從那位可能是聯絡A太太的主持人電郵中發現一張有他三叔當年到南海陶寶的相片以及一條紅眼的銅魚,那電郵中說「魚在我這兒,到花園酒店跟另外三個人會合,自有分曉」。另一個電郵就是一張我和A太太跟L在火車上被人偷拍到的照片。

整件事變得撲朔迷離,就在此時,我的表叔找我來到這裡。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G.R. 我學能量,但我當上盜墓。跟別的盜墓者不一樣,我看到他們看不到的,聽見他們聽不見的,就是這麼簡單的開始我盜墓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