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27th Jul 2009, 00:00 AM | 醫務-穿白袍的惡魔 | (94 Reads)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哈姆雷特》莎士比亞

「喂,B哥,救命,這次真的要救救小弟了。」當我發現A醫生的「錄音筆」根本是電筒時,我立即致電B仔求救。

聽完前因後果之後,B仔說:「沒辦法了,A醫生看準了你這個人粗心大意,一定不會細心看那支電筒;這次他擺明是要玩你,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怎麼醫法?」

「去買一枝真正的錄音筆吧!我再教你怎樣見招拆招吧。不過看來你都是兇多吉少的了。」

第二天,我拿著真正的錄音筆去找A醫生。

Picture

「你看,A醫生,這支錄音筆的功能真的很厲害。」我一邊播放錄音,一邊跟A醫生說。

「真的很不錯,」我見到A醫生正在強忍他的奸笑。「不過,彼得,這支錄音筆怎麼好像跟昨天那支有點不同了?」

「是嗎?有不同嗎?」我作狀細看那支錄音筆。「沒有甚麼不同呀。」

「沒關係,那個包裝盒還沒有丟掉,看一看就知道了。」A醫生隨即在抽屜拿出那支電筒的包裝盒。完了,這下真的完了。連B仔也沒有預料到A醫生有保留包裝盒這一著。「咦?電筒?啊,原來我買錯了,難怪跟你那支真的錄音筆不一樣了。」

我感到背部一陣寒意,冷汗直流。

「算吧,彼得。你以後就用你那支錄音筆來記事吧。彼得,對於下屬,我最看重的是『誠實』這兩個字。你見到B仔有甚麼下場吧?全因當初他跟阿松一起騙我。還有那個流華,現在不是被我封殺了嗎?這些你都要記住了,回家慢慢想想吧。今天我很累了,你先回去吧。」流華何時被他「封殺」了?我看不出A醫生有甚麼影響力可以「封殺」一個人。

罷了,雖然A醫生沒說甚麼,我也知道自己這次是死定了。

過了幾天,死依痾約我在一間咖啡店見面。

「彼得,A醫生託我告訴你,他不能夠接受一個不誠實的員工。所以我們決定,不能再用你了。」

我早料到有這樣的結局。不知怎的我有舒一口氣的感覺,也許我根本一直對這份工作沒有甚麼留戀。

「不過,我們覺得你是一個人材,你就此離開實在太可惜了。A醫生想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你幫我們一個忙,我們會撤銷解僱你的決定。」

「甚麼事?」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我們知道你有一天去了流華和阿趙兩人開的診所,你還在那裡弄傷了,結果阿趙給你一包藥物,你記得有這件事嗎?」

這件事只有我、肥趙和小花知道,看來是小花為求自保,把這件事說了出來。不過我看不出這件事現在有甚麼重要性,畢竟那間診所的事早已是公開的秘密。

「彼得,你知道嗎?醫生交給病人的藥物,必須有清晰的藥物標籤。把沒有任何標籤的藥物交給病人,是會違反專業守則的。」

老實說我並不知道有這樣的規定。這時死依痾拿了一包藥物出來給我看。「彼得,你看,當時阿趙交給你的是否就是這包藥?」

我看了一看,是一包普通的藥物,但是沒有任何標籤。我隱約記得當時那包藥我是交了給小花的,但是因為過了一段時間,我不記得當時的藥物是甚麼樣子了。我心中有十萬個疑惑,這包藥是否就是當時肥趙給我的東西?還是死依痾臨時炮製的道具?如果這包藥就是肥趙那時給我的,死依痾又是何時得到的呢?是小花那時給他的,還是最近給他的?小花為甚麼會保留它那麼久?還是死食痾早有預謀,把它一直留著做「秘密武器」?

「彼得,現在事實很明顯,我們有一位醫生在外面違反了專業操守。現在人証物証俱在,只是欠你這個最有力的人証。A醫生和我們大醫務集團一向不能接受專業失德的行為,如果你能挺身而出,指証阿趙的罪行,A醫生會十分高興,不但不會解僱你,還會擢昇你為高級經理。這裡有一份寫給醫務委員會的投訴信,我們已預先為你準備好了,你只要在上面簽名就可以了。」

我看了一看那封信,密密麻麻的英文字,老實說我不太看得懂,但至少看得出這不是倉卒寫成的東西。我現在明白了,這根本是精心炮製的佈局,由「錄音筆」那件事到今天的聚會,根本就在A醫生的計劃之內。那包藥究竟從何得來,甚至是否真的是當天肥趙交給我的東西,根本不是重點;他們只是知道那件事,再運用對那些規章制度的知識,然後先說「炒」我又再給我這些交易條件,這樣就可以利用我去打擊肥趙。

再細心想想,這封信就算簽了名字也未必真的會寄給醫務委員會;也許這封信只會作為A醫生和肥趙談判的籌碼,務求使肥趙自己辭職離去,或者答應他們一些條件。就算我不答應,他們就當順勢把我解僱罷了。

「這樣吧,我後天就要飛到加拿大了,A醫生希望我在那之前解決這件事。今天晚上回去想想,明天告訴我吧。彼得,這是一個好機會;你和肥趙一向有些不咬弦,現在應該好好利用這個機會呀。」

我現在明白為甚麼A醫生要透過死依痾向我說這番話了。整件事應該都是A醫生的策劃,但對於一向明哲保身的A醫生,這種骯髒的工作只會有別人代勞,自己則躲在幕後。

肥趙的所作所為我一向看不過眼,阿松、B仔、光頭仔、小貓,甚至是我,都曾經身受其害。以往我一直沒有出聲,現在是不是應該為他們出一口氣?況且肥趙違規的事千真萬確,並非誣陷。可是話說回來,如果我答應死依痾,只會是幫助他們剷除一個眼中釘,為虎作倀,根本不是甚麼伸張正義,況且死依痾說我答應的話不會「炒」我,我其實不太相信。畢竟肥趙、A醫生和死依痾等等,全都不是好東西。不過,既然我橫豎要失去這份工,何不狠狠地教訓肥趙?

思前想後,還是沒有甚麼結論。

「喂,你怎麼心事重重的?」朱古力打電話給我的時候這麼說。

「沒甚麼呀。」

「是不是工作太辛苦了?自從你在那個大醫務集團工作之後,好像常常都很忙,又好像有些不開心。」

「沒有這回事呀,到那裡工作都是差不多啦。」

「都怪我當初向你發脾氣,你才會找這份工作。其實我從不覺得你沒有出息啊,至少你是一個好人。」

「我沒有怪你,而且在這個大醫務集團我經歷了不少事情,都很有趣。」

「總之不用勉強自己吧!誰叫我前世欠了你,總之你做甚麼我都喜歡你的。」

晚上回到老家,未進門已聽到阿媽的咆哮:「衰仔!整個星期不見人,到哪裡去了?」

我原來已忙得遺忘了這個阿媽。

見我沒有回應,阿媽繼續說:「又到哪裡為非作歹了?唉,做人不要游手好閒,做個堂堂正正的人,不要四周去害人才好。算吧,先吃飯吧,吃完飯再用『藤條炆豬肉』炮製你。」

謝謝你,阿媽。你果然是我一生中遇過、最有智慧的女人。現在我明白應該怎麼辦了。 (全文完)

[全文已結集出版《醫生事件簿:穿白袍的惡魔》,可向各大書局查詢。]

小資料 
註冊醫生專業守則訂明,由醫生直接或間接配處給病人的藥物均須適當地加上獨立標籤,載明以下資料:
-醫生的姓名或可辨別開處方醫生的方法 ;
-病人姓名;
-配處日期;
-藥物名稱;
-服用方法及劑量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黑男 最新著作《醫生事件簿:穿白袍的惡魔》,地道港燦一名,性別年齡學歷職業嗜好皆是一個......謎。平日神出鬼沒,擅長偽裝成不同化身,奉勸大家無謂徒勞無功追蹤他的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