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8th Jul 2009, 00:00 AM | 醫務-穿白袍的惡魔 | (73 Reads)

「邪惡獲勝的唯一條件,就是好人都袖手旁觀。」──艾德蒙.伯克 (Edmund Burke,英國政治家,1729-1797)

就在B仔淚灑卡拉OK的第二天,我一早就收到B仔的電話。我們深夜三時才離開卡拉OK,他竟然早上九時就吵醒了我。我常常懷疑他是不用睡覺的。

「喂!廢柴!好消息呀!」他的聲調十分興奮,完全沒有跡象顯示他昨晚唱了幾小時的歌。

「甚麼好消息呀?」我揉著睡眼說。

「A醫生今早打電話給我,說死依痾要在下星期急著回加拿大找他老婆,暫時不知何時會回來,託我處理一些日常事務。」A醫生對B仔的態度就是如此,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

「這算是甚麼好消息了?」我有些嬲怒,他吵醒了我就是告訴我這種事情。「怎麼了,他老婆死了嗎?」

「不不不,比那更厲害。肥趙不知從何處知道死依痾老婆的電郵,居然寄了很多死依痾平時和姑娘仔深情熊抱的照片給她,結果死依痾被十二道金牌召回家了。」

我的睡意被這令人振奮的消息一掃而空了:「這麼搞笑?」

Picture

「是啊,那隻死依痾一定怕得要命。」

想不到肥趙會有這麼突如其來的行動。死依痾和肥趙早已結有不少樑子,肥趙的行動也算合情合理。細心一想,肥趙應該早已在「A醫生的名單」上,可是遲遲沒有人對他有所行動,也許就是忌憚他掌握了一些死依痾、甚至A醫生的秘密吧?想起肥趙以往常和流華、A醫生、死依痾等花天酒地當「炮兵」,這些秘密也許就是這方面的事情也說不定。

肥趙果然是個難纏的小人,看來A醫生要除去他也不是容易的事。

算了,我不願再想起這個大醫務集團那些無謂的內鬥了。我決定繼續睡覺。

睡醒了之後,我才施施然回到大醫務集團診所。還未進門,已見裡頭有兩個人在接待處前詢問甚麼,除此之外一個病人也沒有。果然是難得清閒。

就在我逐步接近診所時,那兩個人走出來了,其中一個說:「這個醫生神經病的!把自己鎖在診症室,又不工作,不看病,不知在裡面搞甚麼。」

另一個人說:「唉,算吧,到隔壁的診所看還不是一樣。我聽說這個趙醫生平時看病又快又馬虎,還是不看他為妙。」

「真不知是甚麼醫生,有甚麼勞資糾紛,也不用找病人來出氣吧?」

原來肥趙正在發動他的「肥趙反擊戰」,發洩一直以來對「大醫務集團」的積怨,包括他的愛淪被「炒」,他一直懷恨在心。除了阿Q式的出了一口氣之外,他更可逼使A醫生盡快辭退他,這樣便連遣散費也賺了。肥趙果然不是好東西。

我想起初初到大醫務集團的時候,便遇上肥趙和愛淪在診所鬼混的事,可是那時我沒有出聲;後來阿松和B仔相繼因肥趙受害,我也沒有出聲;肥趙瞞著趙太買手信給紅粉知己,我竟成了幫兇;他和流華兩人在外「秘撈」,知情的我選擇沉默;到小貓被玩弄感情,我只是試圖大事化小;最後連我的老友光頭仔也被他中傷,我卻甚麼也沒有做過。

這個惡魔難道是我一再沉默的成果?

就在我準備推門入內之際,A醫生忽然打電話給我,說要找我談談。難道A醫生又來個突擊檢查?

到了A醫生的診所,A醫生好像正在沉思。他一見到我便熱情的叫我坐下來。我感到有點不對勁,卻說不出是甚麼不對勁。

「彼得,最近我們大醫務集團發生了很多事;外人看來,可能覺得我們有危機,不過我看到的卻是危中有機,事實是我們才剛開始循正確的方向邁進。我自小就是一個正義感、是非觀念很強的人;所以我一直堅持正確的原則。」

這時A醫生抬起頭若有所思的說:「可是,我們卻往往被那些受我們恩惠的人背叛,就像那個趙完鬆,我們一直視他為兄弟,他現在卻非要折騰我們大醫務集團不可。」

話還未說完,A醫生已一隻手拍著我的肩膀說:「彼得,雖然你學歷不高,有些壞習慣,可是我最信任的便是你。你可不要令我失望才好。」A醫生用他詭異的眼神望了望我,又別了過去。

「我當然會盡量不令你失望啦,A醫生。」

「啊,對了,我見你有些瑣事常常忘了,本來想買本筆記本給你,不過想到你是不識字的,就索性買了一支錄音筆給你隨身記事,明白嗎?」這時他拿出一支像筆的工具交給我:「要好好使用了。」

「謝謝。」我有些疑惑,他忽然對我這般好,不似平時A醫生的態度。也許是我多疑罷了。我把錄音筆拿了過來,跟A醫生再談了一會,後來他說要先休息,叫我回家去了。至於那枝筆,我看也沒看便把它塞進袋子中去了。

到了那天晚上,A醫生忽然打電話給我:「喂,彼得,那支新的錄音筆有用嗎?操作還算暢順吧?」

那支筆自從被我放在袋子裡之後,我根本沒有再碰過它。

「OK,很容易操作,謝謝你,A醫生,我錄一兩段聲音明天給你聽。」

「是嗎?」不知怎的A醫生的語氣忽然有些狡猾,又有些像在嘲笑。

「我很期待明天呢。晚安,彼得。」古古怪怪的。

「喂,阿仔,你幹嗎又買了新電筒?家裡已有很多電筒了。」阿媽一邊在搜查我的袋子一邊說。對她而言,我是從來沒有甚麼私隱的。

「甚麼電筒?我沒有買電筒呀。」我拿過她手上的電筒,這時我發現了一個驚人事實。

A醫生給我的「錄音筆」根本是一支電筒。

我上當了,徹底地墮進A醫生的圈套中。現在迫在眉睫的問題是,明天我要怎樣向他交代呢? 

小資料 
一般來說,醫療集團比較人浮於事,很多醫生做不到兩三年、甚至幾個月便轉職。究竟原因,一來這些醫生工作滿足感低,二來這些醫療集團也不用著意挽留員工,只要在勞動市場找到質素不是最差的廉價勞工就可以了。況且站在商業角度,太依重一兩個出色的醫生並不是一件好事。結果醫療集團的醫生往往像走馬燈一樣,很難和病人建立長遠的關係,無法發揮延續醫療、家庭醫學的好處。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黑男 最新著作《醫生事件簿:穿白袍的惡魔》,地道港燦一名,性別年齡學歷職業嗜好皆是一個......謎。平日神出鬼沒,擅長偽裝成不同化身,奉勸大家無謂徒勞無功追蹤他的真身。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