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24th Jun 2009, 00:00 AM | 醫務-穿白袍的惡魔 | (72 Reads)

「不是在此時、不知在何時、我想大約會是在冬季」──《大約在冬季》齊秦詞

自從跟A醫生平日稱兄道弟的流華宣佈告別之後,A醫生好像受了重大刺激,說要甚麼整頓組織,清理門戶云云。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也在這個「A醫生的名單」之上,有時我想,其實這也許不是一件壞事,至少是一種解脫。

過了數星期,流華就悄悄地離開了,沒有甚麼「告別聚會」,就只有找我這個掛名經理的打雜在「北風茶餐廳」來了個簡陋的「告別早餐」。在那之前A醫生不斷跟他翻舊賬,硬說他以前遲到早退,欠了他們工時,又要他賠償云云。總之,A醫生所謂支持他出外發展、自立門戶,不過說說而已,只有流華才會這麼天真地相信他罷了。

無論如何,流華這個人在本經理光輝燦爛的人生中總算慢慢淡出了。

Picture

這天助護小貓打電話給我,說大家已經約好了,今天晚上要來個「告別晚會」。

「經理,謝謝你之前的幫忙,我現在已經忘記那件事了。」

「這樣就好......你們今晚是不是搞了個告別晚會?」

「是呀!今天是我和泡泡最後一天上班了,我們今晚去唱卡拉OK,你今晚一定要來啊!B仔也說會到的。」

「是嗎?」我有少少猶豫,不知又會不會被B仔的音波功所傷。「好吧!我一定到的。」

晚上我到了那間卡拉OK,已見B仔像登台表演般以他的獨特歌喉獻唱:「有著我便有著你,真愛是永不死,穿過喜和悲,跨過生和死......」唱歌的時候還要七情上面,手舞足蹈。

我強忍著強烈噁心的感覺:「嘩!B哥!簡直無得頂!不愧為大醫務集團歌神!」

這時泡泡已高呼求救:「彼得,你來到就好了,我們聽B哥唱歌聽了整個小時嘞!」

沒辦法了,不能再隱藏實力了,是時候到綽號「K歌小王子」的我出場了!

「奴隸獸,奴隸獸,東一隻西一隻給批鬥......」藉著唱這首歌的機會,我一拳打向身旁的B仔。

我的粉絲一號泡泡和粉絲二號小貓叫囂起來:「楊彼得!來點正經的吧!」

「不是在此時、不知在何時、我想大約會是在冬季......」我唱起這首舊歌的時候,B仔忽然充滿感觸的一起唱起來,還有少少淚光。我索性不出聲了,讓B仔繼續獨唱下去。

一曲既終,氣氛突然有些僵持。泡泡對我說:「喂,彼得,煙癮發作,跟我一起出去抽煙吧!」

「唉,彼得,你踩中地雷了,」泡泡邊抽煙邊對我說:「那首歌是B仔的死穴,不能在他面前唱的。」

「為甚麼?」

「你有所不知了,」泡泡是大醫務集團的老臣子,跟著B仔的日子比我還久,她知道的比我多當然不足為奇了。「B仔其實早就想離開大醫務集團,不過又捨不得多年來在這裡的心血。他曾經坦白地跟A醫生說要拿回他的股份,A醫生口裡也答應了,還跟他說:『過了冬季就還給你吧』。結果當然沒有下文啦。」

這點我明白,這是典型的A醫生伎倆。「過了冬季就還給你」,是這個冬季、下個冬季、還是核冬季?當然不了了之。難怪B仔對這首歌有那麼多感觸吧。

「他應該沒事吧?他一向都像個硬漢,不似那麼感性的。」我試圖說服自己這只是一件小事。

「唉,彼得,你早不唱遲不唱,偏偏在這時唱,真不是時候,」泡泡好像在刻意加深我的內疚。「我聽說,這陣子A醫生好像耍了些手段,準備連B仔那些股份都侵吞了,然後再趕他離開。」

「有這樣的事嗎?甚麼手段?」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說A醫生無中生有地做了很多新股份,其實都是自己買回的,這樣B仔手上的股份就攤薄,變得一文不值了。」

「可以這樣做的嗎?這和搶有甚麼分別?」

「唉,我哪知道這麼多!總之B仔是很可憐就是了。」

其實對這些商業財技運作我還是搞不懂,不明白泡泡說的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過我更不明白的事,為甚麼這些高深的技術,往往被人利用去做壞事,而不是好事?

回到卡拉OK,B仔早已像甚麼也沒發生似的,又在施展他的歌喉了。

我心底裡明白,我在大醫務集團見到他的日子也許不會太久了。

「喂,B哥,來個大合唱...... 人生於世上有幾個知己,多少友誼能長存,今日別離共你雙雙兩握手,友誼常在你我心裡......」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黑男 最新著作《醫生事件簿:穿白袍的惡魔》,地道港燦一名,性別年齡學歷職業嗜好皆是一個......謎。平日神出鬼沒,擅長偽裝成不同化身,奉勸大家無謂徒勞無功追蹤他的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