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3rd Jun 2009, 00:00 AM | 醫務-穿白袍的惡魔 | (68 Reads)

「攻乎異端,斯害也已。」──《論語》

經過一番折騰,我好不容易才捱過了在醫院中的日子。檢查的結果當然沒有甚麼問題,因為由始至終我只不過患了感冒而已。然而這麼進了醫院一次,醫藥費竟然用了數萬元,遠遠照過我那份保險給我的保障,看來這次我真的當了羊牯了。

第二天一早,我被流華強行拉到「北風茶餐廳」,說要告訴我甚麼重要消息。

「彼得,沒事了吧?檢查結果都很正常呀。」

「還可以吧。」幸好我福大命大,才不至被流華你舞弄致死。

「昨天你做完胃鏡,鎮定劑還未過氣時,你不斷說粗口駡老趙,你記得嗎?」

我可一點印象都沒有。人家是酒後吐真言,我這是藥後吐真言。

Picture

「記不得是正常的,不過其實你那些都像夢話,你自己也不知自己在講甚麼;還好老趙有事先走,沒有聽到......要不然以他的脾性,一定不會放過你。」

「怎麼了,你叫我出來不是就告訴我這件事吧?」

「當然不是這種無聊事啦......我想告訴你,你大佬,我,正式要自立門戶了。」

「甚麼?」

「其實一切都籌備得如火如荼,只欠東風。」

「甚麼東風?」

「你就是這個東風呀!你是個人材,大佬一直沒看錯你,是時候過來幫我,一起打江山,一定比跟著A醫生有更好發展吧!」想不到經常跟A醫生稱兄道弟的流華說出這番說話。我才不會理會這種吃裡扒外的小人。

「大佬你放心,這件事我一定會好好考慮......你告訴A醫生了嗎?」

「昨天說了,他還說很歡迎,完全沒有問題。」我有些質疑這是否A醫生的真心話。

「你的兄弟肥趙呢?」

「哼,這個人一早不是我的兄弟了!之前跟他開的診所看來都快要拆夥了。」想必是這對孖寶兄弟有甚麼錢銀瓜葛吧。建立在利益之上的「友誼」從來都是十分脆弱的。

跟流華告別之後,我又到了A醫生的診所。這次是A醫生要召見我,好像有甚麼重要的事。

「彼得,流華說要辭職,自立門戶,你聽過了嗎?」

「是嗎?我沒怎麼聽說過。」現在暫時要跟流華劃清界線了。

「唉,流華這個忘恩負義的小子,我這些年來對他這麼好,他要甚麼我給甚麼,甚至整個大醫務集團我也遲早交託給他打理,現在他竟然這樣對我。」

流華不過辭職不幹而已,何解A醫生把他說成忘恩負義?難道在A醫生心目中,他的僱員只能「一生為奴」?

「他和肥趙兩個人狼狽為奸,瞞著我在外面偷偷摸摸的開設診所;彼得,我常常告訴他們,我很支持他們出外發展的,他倆何必要瞞著我呢?」

甚麼?我還以為A醫生是從來不知這件事的。如今看來,他當初只是詐作不知而已。

「彼得,我決定要徹底整頓我們大醫務集團,改掉以前種種不理想的做法,重新豎立我們大醫務集團的核心價值。別人可利用我們的理想來檢便宜,卻不能以邪惡的手段敗壞我們的價值觀。彼得,這是一件大事,就要靠你協助了。」

我覺得A醫生開始有少少語無倫次。

「明白。」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們要跟不認同我們理想、不認同我們原則的員工分道揚鑣了。以前B仔在九龍診所訓練出來的姑娘,像愛淪、小貓、泡泡等等,她們學了B仔那些壞的一套,現在我決定一次過全部解僱她們,你回去逐一通知她們吧。還有那個小花,長得滿臉暗瘡,她那副尊容,簡直影響市容,我們的客人見到她也不開胃。你也代我通知她,不用再上班了。」

原來所謂整頓,就是清理門戶、剷除這些「異己」。細心想想,之前光頭仔的事也可能是這次「行動」的前哨。我敢肯定B仔和肥趙一定包括在內。

之後還有誰呢?我會不會也在這個「A醫生的名單」之上呢?

「好吧,沒有其他的事,你可以先走了。」

A醫生由始至終沒有再提及之前入院的事情。我現在百分百肯定自己根本沒有甚麼大病,入院只是被當作搖錢樹罷了。也許對A醫生而言,所有人,包括他的下屬、他的女友都是他的工具而已,看不順眼、再沒有利用價值的,就會被棄如草芥吧。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黑男 最新著作《醫生事件簿:穿白袍的惡魔》,地道港燦一名,性別年齡學歷職業嗜好皆是一個......謎。平日神出鬼沒,擅長偽裝成不同化身,奉勸大家無謂徒勞無功追蹤他的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