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1st Apr 2009, 00:00 AM | 醫務-穿白袍的惡魔 | (291 Reads)

「別緒如絲睡不成,那堪孤枕夢邊城。」──《於中好》納蘭性德

昨天晚上我親眼目賭A醫生在擂台上慘敗之後,也許太興奮了,弄得徹夜難眠。其實我這個人一向不會怎麼失眠的,我阿媽的看法是,因為我是無腦的,無腦的人就沒有煩惱,沒有煩惱就不會失眠。

第二天,半睡半醒的我回到診所,被一把聲音叫醒了。

「喂!彼得哥!」一把尖銳的男子叫聲傳來。我放眼望去,原來是大醫務集團的常客開明先生。這位開明先生並不是普通的病人,簡單而言是一位癮君子。他不到三五天就會到大醫務集團的診所要求醫生開大量安眠藥給他,次數之頻密,以致他和所有醫生姑娘都混熟了,甚至我這個掛名經理的名字他也瞭如指掌。

Picture

「早晨早晨。」我盡量避免跟他談太多。這個人非常多「口水」,話匣子開了的話恐怕會給他纏個沒完沒了。「喂,最近忙不忙呀?」嘻皮笑臉的他一邊說一邊走近我,最後還一個胳膊拍在我的肩上。

我有少少被這個男人性騷擾的感覺。

「還可以啦。」

「唉吖......你就好啦......我呀,真是忙壞了,昨天剛下機,明天又要飛紐約了。」我已經不止一次聽到開明先生這麼說了。開明先生本來任職空中少爺,可是大家都知道他因為濫藥,早已被航空公司停職很久了。可是他仍然常常告訴別人自己要飛到甚麼地方工作。

「是嗎?」我繼續用冷淡的語氣應付他,希望他感到自討沒趣,自行打退堂鼓。

「是呀,」他那副蒼白又有點病態的臉孔又向著我咧嘴而笑了:「所以今天才要來找你們醫生囉。你知道啦,上次拿的藥,我吃了一兩次就整包藥不見了。」這是他常用的藉口之一,另一個常見藉口是說自己坐飛機到其他國家過海關前要把那些藥先丟了,免得被海關扣查。

他似乎還沒有甚麼放手的意慾。

這個時候,坐在一旁的助護泡泡有點看不過眼,試圖替我解圍:「喂,開明,別捉住彼得不放了,快要到你見醫生了,先坐在診症室門口等等吧。」

「OK,OK。」他終於放手了,大搖大擺的回到座位上。

不一會開明先生已經旋風式看完醫生,以勝利姿態走了出來。肥趙今天照樣開了大量安眠藥給他。

「喂,開明,你上次的醫藥費還未付噃。」泡泡把藥物交給他之前對他說。

「這點小數目,不用擔心......嗱,今天我帶來的錢不夠,我先清了上次的數目,你給我今次的藥,下次我一定還清全部費用給你。」開明先生常常使用這些拖欠的伎倆。泡泡也沒他好氣,為免跟他糾纏,就此讓他蒙混過去了。

送走開明先生之後,泡泡對我說:「經理,我們那些安眠藥用完了,你叫港島那邊送一些過來給我們暫時用用吧。」

「甚麼?這麼快就用完了?幾天前才送了一批過來。」

「是啊,最近不知怎的,這些DD用得這麼快。」所謂DD,即是Dangerous Drugs,危險藥物的簡稱。

「泡泡,給我看看DD簿。」DD簿是診所使用危險藥物的詳細紀錄,何年何日給了多少藥物給誰都要記下。我希望看一看這些紀錄,看看有沒有甚麼古怪。

一看之下,所有藥物的數目都沒有問題,不過兩個「病人」的名字引起了我的注意:一個是肥趙,另一個是助護小貓。這兩個名字頻頻出現,每次都是開一些安眠藥。

「泡泡,怎麼趙醫生和小貓常常拿安眠藥的?」

「是啊,趙醫生說自己睡不好,常常開一些安眠藥給自己。」不對勁,他每次都開很大量藥物,又那麼頻密,除非他也是濫用安眠藥的,否則他一定把藥用了在其他地方......難道他把那些藥送到他和流華秘密開辦的診所?以他倆的性格,似乎並非不可能。至少這樣做可以為他們省了一筆藥費。還是暫時先觀察一下,搜集多一些証據為上。

「那麼小貓呢?我見光頭仔最近常常開安眠藥給她。」

「這個......」泡泡忽然欲言又止。

「你現在坦白告訴我,我也不會告訴別人;否則我就向B仔說你處理DD的紀錄不妥當了。」

「唉,可憐的小貓,情竇初開,早前居然跟趙醫生這個有婦之夫纏上了,唉......」

「甚麼?他不是已經有愛淪嗎?」

「就是嘛,結果愛淪比真正的趙太更快發現了他倆的事情,可憐的小貓就這樣被趙醫生拋棄了。最可憐的是愛淪跟小貓是同一組的,小貓常常被愛淪欺負,所以才那麼抑鬱,常常找光頭仔醫生開安眠藥罷了。」

媽的,這個肥趙,果然人如其名趙完鬆。我要正式跟這個卑鄙小人決裂。

「這樣吧,我安排小貓調到光頭仔那一組吧,你告訴小貓,她有甚麼事想幫手便儘管找我吧。」這點小事我還可以做到的。

「喂,你有沒有想我想到睡不著?」那天晚上,我的女友朱古力這樣質問我。

「呵......欠,當然有啦,你看,我昨晚都沒睡過。也許明天要找光頭仔開些安眠藥給我了。」

小資料 
危險藥物主要包括一些有潛在被濫用危險的精神科藥物和鎮痛劑。按照《危險藥物規例》規定,醫生必須嚴格依法定表格,為所有其供應、 配處或給病人服用的危險藥物保存適當紀錄。另外,為病人處方危險藥物,必須有充分醫療理由,並有詳細醫療紀錄、適當的監察、長期治療計劃和轉介。
可是現實中,像故事中的開明先生一類濫用藥物的病人仍然不少,部分原因就在於一些醫生輕率地使用這些危險藥物。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黑男 最新著作《醫生事件簿:穿白袍的惡魔》,地道港燦一名,性別年齡學歷職業嗜好皆是一個......謎。平日神出鬼沒,擅長偽裝成不同化身,奉勸大家無謂徒勞無功追蹤他的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