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18th Feb 2009, 00:00 AM | 醫務-穿白袍的惡魔 | (190 Reads)

「制度好,使壞人辦壞事難以得逞;制度不好,好人也不能充分辦好事情,甚至會走向反面」──溫家寶總理

「喂,彼得,我今天這個Look行不行?上不上鏡?」流華這樣問我。

我看了看流華,但見他罕有地整整齊齊的梳了個「蛋撻頭」,鼻樑上換了一副穩重的金絲眼鏡,身上一套深藍色名牌西裝,年紀看上去大了十年,不知就裡的還以為他今天是去「相睇」。似乎今天流華確是有備而戰。

「簡直只能用一個字來形容......掂!」我的內心嘲笑了流華一百次。

自鳴得意的流華說:「哈哈,當然當然,彼得,一會兒拍攝時記住,要走開一點,不要阻住鏡頭。」

我原來只是一個礙事的人肉佈景版。

這天是大醫務集團的大日子,有電視台採訪新聞的記者說來要訪問我們關於醫療卡的看法。

Picture

事緣上次長假期幾間診所被人潮淹沒之後,A醫生突然高調地宣佈要終止所有大醫務集團的醫療卡合約。我還記得他跟我說:「為甚麼我們病人的輪候時間這麼長?就是因為有太多這些用醫療卡的病人。這些病人我們收取那麼少的費用,但又要求多多,數量龐大,變相阻礙我們服務那些真金白銀看醫生的病人。這樣又怎能提供優質的客戶服務呢?所以我常常對B仔說,醫療卡、合約醫療,不應該再做了,只不過B仔有他的情意結、有他形而上的理由,所以才經常諸多藉口不想終止那些合約而已。」

我不太聽得懂他的說話,甚麼是形而上的理由?可能我讀書少,沒有聽過吧。「甚麼情意結?」

「那些醫療卡合約,都是B仔找回來的嘛。」原來又是B仔的錯。

我阿媽常常說,做人要飲水思源。這個大醫務集團不是全靠B仔這些合約起家的嗎?怎麼現在又來個大清算呢?

我有時實在不明白,為甚麼這些讀書比我阿媽多N倍的人,會不懂這些她都明白的道理呢?

現在,我和流華就在大醫務集團的診所等A醫生和那些記者到來。A醫生叫流華今天也準備一下,因為那些記者想拍攝一下其他醫生診症、工作的情形。

沒多久A醫生和那個記者就到了。A醫生仍繼續其一貫作風,穿著五顏六色的暗花T侐和破爛的二手牛仔褲。想不到他上鏡也是這個模樣,現在他看上去比流華後生了十年以上。

各就各位之後,那位記者就開始訪問了:「A醫生,我們知道你的大醫務集團最近宣佈終止所有醫療卡合約,其實各位觀眾都想瞭解醫療卡是如何運作的?」

只見A醫生一本正經的說:「有些保險公司和醫療集團向個人或一些為僱員買了醫療保險的公司收取費用,然後這些病人就可憑醫療卡到指定的診所以優惠的價錢看病。」

「病人和醫生參加這些計劃,有甚麼好處?」

「近十年來因為競爭激烈,很多醫生都參加這些計劃以增加客源。大家要知道,並不是所有醫生都像我們大醫務集團這麼高水準,這麼受病人歡迎的。至於病人,理論上便可用較低價錢看病。」

「但是這些醫療卡計劃有甚麼問題?」

「首先,這些醫療卡計劃只是保險公司變相向醫生壓價的伎倆,加上保險公司或中間人在其中扣除大量行政費用,其實對醫生和病人都很不公平。其次,很多病人本身在游說下購買這些計劃,但其實不太瞭解自己醫療卡保障的範圍,以為甚麼都包;事實是這些計劃大多只包括基本治療,一些昂貴藥物或治療就要病人自費,很多時病人和醫生間就產生了不少無謂的爭執。」

「這些我都聽說過,媒體上也有很多關於醫療卡的投訴。」

「另外,有些使用醫療卡的病人有不健康的心態,心想有保險就要用盡,結果很多時出現濫用醫療服務的情況。」

「怎樣濫用呢?」

「有些病人拿著醫療卡想醫生開旅行藥給他,甚至有些病人想用醫療卡的保障在診所買膠布棉花。」

「果真是無奇不有。A醫生,有病人投訴過,說有些醫生對使用醫療卡的病人有歧視,看他們時用較差的藥物,態度較惡劣,是不是真的?」

「我相信市面上的確有醫生這樣做,我也理解他們的心態,但是在我們大醫務集團,這種情況是絕不會發生的。」

「A醫生,你們大醫務集團這次為何要終止所有醫療卡合約呢?」

「醫療卡集團的最大問題,是干預我們醫生的專業獨立性;它往往有很多不合理、危害病人利益的條款,好像限制覆診次數、轉介次數等等,我們大醫務集團為了維護專業操守、保障病人權益,決定由即日起停止接受所有醫療卡。」果然是說得冠冕堂皇,其實A醫生真正的理由是:現在生意上了軌道,診所又不能再容納更多病人,便索性停止這些拿著優惠的「次等客人」,這純粹是商業決定。我心裡不得不由衷地佩服A醫生包裝的功夫。

「謝謝你今天接受我們的訪問。我們想拍攝一下你們的醫生平日工作的情形,可以嗎?」

「沒有問題。這位是我們的醫生流華。」是流華出場的時候了。

過了幾天,當我在家中跟阿媽吃飯的時候,阿媽忽然大叫:「嘩!阿仔!你老細上電視喎!」

我抬頭一看電視,果然是這個節目。流華出場的環節被剪得剩下三秒,基本上是一閃即過,而且是拍攝流華背向鏡頭為病人檢查的情景,連流華的樣子也看不到。 可憐他精心炮製的「蛋撻頭」和名牌西裝被白白浪費了。

「喂,阿仔,怎麼不見你的?其實你是不是被人炒了,還想瞞著我到何時?」唉。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黑男 最新著作《醫生事件簿:穿白袍的惡魔》,地道港燦一名,性別年齡學歷職業嗜好皆是一個......謎。平日神出鬼沒,擅長偽裝成不同化身,奉勸大家無謂徒勞無功追蹤他的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