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28th Jan 2009, 00:00 AM | 醫務-穿白袍的惡魔 | (148 Reads)

「你知道我在等你嗎 你如果真的在乎我 又怎會讓無盡的夜陪我渡過」──《你知道我在等你嗎》張洪量詞

自從「妖猴事件」之後,B仔被A醫生認為他是大鬧天宮的潑猴,加上被肥趙誣陷他和「裝修界黎明」阿松串通,令A醫生越發對B仔看不順眼。繼把他的「落機呀」手機交給我之後,現在更不准他到診所做任何事,甚至那些姑娘仔打電話給他都不可以。結果他變了一個無事可做的老闆。本來在診所,事無大小都是找他幫忙,皆因有事發生的時候,死依痾多數在躲懶,而A醫生多數在泡妞;現在這個燙手山芋便往往落在我的手上。

這天又是長假期的第一天,通常在長假期,很多普通科、專科的醫生都會放假;結果急症室和我們這些年中無休的二十四小時診所,就會其門如市,出現人山人海的場面。

Picture

當我仍躲在被窩看珠珠報導午間新聞的時候,我接到來自B仔的「午後兇鈴」。

「楊彼得!快到港島的診所,那裡人山人海快要淪陷了。你去幫手控制場面吧。」本來性急的B仔很想自己去辦,奈何現在無法不找我出馬。

我怎樣控制場面呢?我又不是醫生,不能幫手看病人。

罷了,B仔的話是不能反駁的。我只好披上戰衣,怱怱上路。

轉眼間我就來到大醫務集團在港島的巢穴。這間診所是在地庫的:它有一條長長的樓梯從地面通向這個巢穴。它貫徹了大醫務集團充滿歧視的作風;甚麼協助傷殘人仕的設施都沒有。試過有一位因交通意外受傷的病人要坐輪椅,本來安排他到這間地庫診所覆診,奈何他坐著輪椅沒法下去,只好作罷。

從那條樓梯走下去,我看見一個盛大的場面:大概有三四十人擠在候診的地方;有些人坐著,有些人站著,有幾個站在接待處前好像在跟姑娘們理論。既有人在吵鬧,又有人在咳嗽,也有人在大聲講電話,感覺上跟去了市集趁墟沒有甚麼分別。有個大概四五十歲的大嬸最誇張,非常作狀的大聲咳嗽,好像在逼其他人讓她先看,其他人也不敢坐在她附近。

走近接待處,我開始聽到那些病人跟姑娘仔的對話了:

「姑娘,我還要等多久?」

「小姐你現在排第三十五位,大概要兩個多小時了。」

「甚麼?三十五?我可以先看嗎?我現在真的很胃痛。」

「小姐,我們盡快給你安排吧,請你先坐下來等一等。」

「姑娘,為甚麼那個男人比我先看醫生?我明明比他先到的,我等了很久的了!

「對不起,他其實比你先到,不過他之前到外面逛了一會而已。」

「嘩!這樣還得了!等等下又插一個進來,那我要等到何時了!你們太離譜了吧?」

「姑娘,給我先看醫生吧,很快的,不過幾分鐘罷了。」「對不起,其實其他人也等了一段時間......」

「這麼麻煩的!有沒有搞錯!看醫生罷了!有甚麼了不起!」

如此這般的謾罵之聲,不絕於耳。我幻想這班人就像野獸一般在接待處前叫囂,我則是一個參觀動物園的觀眾。

經過我小經理一番瞭解後,我大概明白今天為何場面如此壯觀了。本來長假期病人較多,是預期中事;然而也不會像這般人山人海。不幸的是今天當值的是大醫務集團女西醫兔女郎。

「兔女郎」並不是她的真名,而是流華為她起的別號,事緣一次公司聚會上這位女西醫竟穿了兔女郎服裝出席......算了,所謂舊夢不須記。這位兔女郎醫生不像一眾男士想像中的兔女郎那樣熱情溫柔,反而是一個高度自負、自以為很了不起的醫生,故此跟A醫生可謂臭味相投。奈何兔女郎並不像自己想像中的英明神武,現實中她做事不單錯漏百出,而且對人態度惡劣,人緣不佳。當事情出了亂子,她會拋出她的座右銘說:「我不知,我不理,總之你幫我處理好這件事。」其不負責任可見一斑。結果她人見人憎,甚至慘遭私家醫院的杯葛和封殺。

兔女郎除了普通診症之外,還會替一些「客人」做甚麼彩光激光治療。那些人不是「病人」,而是「客人」,至少這是我的想法。我小經理不是醫生,不知道那些彩光激光到底甚麼原理,只知道這些東西其實和美容院做的事沒有兩樣,我不明白一間診所為何要搞這些東西。總之每當兔女郎上班,她就只會花時間去做那些激光彩光,對真正的病人則不聞不問,任由診所內輪候的人龍不斷伸展。

也罷,解決眼前的問題要緊。就在這時,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衝了出來,大聲的說:「我究竟還要等多久?」我見到她有些目露兇光。

死依痾的愛奴莠茜用她一貫造作的語氣對她說:「小姐,對不起,還有五位才到你,你先等等吧。」

「你們騙我!剛才還說等一小時,現在過了一小時很久了!不行!我要報警!」說罷便真的打電話報警。

沒多久警察真的來了。警察真的很有效率,雖則我不明白他們為甚麼要來。

擾攘了一回,警察們瞭解這宗「騙案」的前因後果之後,已差不多到這位女士看醫生。

結果這宗懷疑「騙案」就此不了了之。

這個美好的長假期第一天,我就這樣被一片人山人海淹沒了。

小資料
故事中提及的彩光和激光治療,其實是一種使用高能量光能治療皮膚問題的技術,一般用於去斑、脫毛、嫩膚等等。現時規例沒有訂明這些治療必須醫生執行,結果坊間的美容院也有未經訓練的人員施行這些治療。至於醫生,其實不是所有醫生都受過光能治療的正式訓練,所以事實並不是醫生做的就一定安全。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黑男 最新著作《醫生事件簿:穿白袍的惡魔》,地道港燦一名,性別年齡學歷職業嗜好皆是一個......謎。平日神出鬼沒,擅長偽裝成不同化身,奉勸大家無謂徒勞無功追蹤他的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