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31st Dec 2008, 00:00 AM | 小說-能量盜墓 | (201 Reads)

父親是中山小欖人,祖父和祖母都一直住在小欖,所以年幼時每年都回鄉下幾次探望他們。之後就去石岐吃乳鴒,再到廣州食到天昏地暗的。那時一大堆親戚一起去,每次都包一輛大巴士,二十多人,去到什麼地方都是浩浩蕩蕩的。廿多年前,我還記家人在廣州公廁內換人民幣,而且母親一再警告我不要亂說話會被人拉坐牢。

雖然,我想不起什麼為之亂說話,但是看見有些親戚平日是粗口滿天飛,當年到內地時都十分內歛。 而我最多的記憶就是在祖父家(父親說叫作祖屋)玩,有一株很大的黃皮樹,石庭園,有兩口水井,一個燒柴的灶子,一間柴房,一間小石屋用木板當門的蹲廁。

Picture

祖屋的屋頂像那種武俠片內看見的瓦片,在左和右的邊邊有一個圖案,外祖父說是四神的青龍和白虎,如果走到另一邊看就是朱雀和玄母。我對這一些都沒有太大的興趣,反而是屋內那把竹梯子,可以爬到閣樓大樓台,對一個小孩子來說那很好玩。香港的兩層式床都只可以爬3-4級,竹梯要爬十多級才到,對當時的我來說超刺激。

閣樓上,都是很多封塵的盒子,祖父不許我們看,說有很多昆蟲在裡邊。我最怕是蟑螂了,他便說裡邊有成千上萬,當時太害怕,卻沒有問為什 麼祖父要養昆蟲? 而另一個好玩的地方,就是他們的主房間,有一張很大的木床,木床頂有很漂亮的木雕頂,四周都掛上米色的輕紗,祖母說是用來當蚊帳。對我來說,這張床很像童 話故事,公主皇后才可以擁有的床,所以喜歡到不得了。祖母就說這是古董來的啊,二百多年歷史的了。我問過祖母有沒有公主或是皇后睡過的呢? 我想不起她如何回答我,總之,我就是叫那床作公主床。

幾年後祖母過身,祖父過了幾個月也仙遊,我當時十一、二歲左右,思想仍是很幼稚,說要把那公主床搬來香港。母親就罵我很多次,然而父親也想把那床搬來香港,可是兩年後,母親患上癌症,此事就不了了之。

我和父親仍是一年起碼回來一至兩次,看看祖屋,清理一下。之後也是會去廣州飲飲食食,我則加上到書城買書的節目。我唸過中國文學,每次都買一大堆基本不會看的古書回家,封塵惹書虫等,健全的書藉最後就送了給母校,由於是簡體字,書藉一般只是轉另一個地方進行封塵儀式。

中學的同學都叫我作「大陸妹」、「同志」、「同胞」,因為鄉下和廣州令我喜歡上回國內,當時人人都想移民,我都不明白為什麼呢? 國內是個十分之好玩,山川湖泊都漂亮,而且食物、交通、買東西都很便宜。我只需花去歐洲的三分一價錢就可以走訪好幾十個地方,我想著想著,又想起了祖屋的 幾個箱,為什麼長大之後都不敢去開?

坐在我對面的A太太和L都好像感應到我的意識,他們都看著我,L說「找到了」,A太太也點點頭。 我想問他們找到什麼? A太太跟我說先會合第四個參加者,再到我剛才想念著的地方。他們知道我在想的事情,那是因為被連接上,但是卻看不明是什麼。我就告訴他們,祖屋的事情,A 太太若有所思的點頭,而L在心中說了一句「終算有點用」,我忍不住的出口便說。

「上課時,老師說過我能量不高,但是是一個十分靈感強的人是一個psychic。你如果是看不起我,你就出口的說,偷偷摸摸的說給我聽,你明知我聽得到,你在找我痳煩?」

A 太太示意不要動怒,L只是跟我玩玩。那,如果他會把什麼人都醫治好,干什麼來這裡去做這一些事,世界上有很多有錢人都希望他可以為他們做出奇蹟,他可以發達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這句說出後,本來一直懶洋洋看不起我的L好像被觸動到什麼,他別過臉看著窗外不再說話,心中也沒再想什麼嘲笑我的事。

A 太太說「他到來,就是為了一個覺悟,希望在死前可以找到一個真相」,我以為自己英文退步,死前找真相就去教堂之類,去盜墓搞什麼? 想再追問多一點時,火車便到達廣州火車站。之後,一路上,大家都沒說話,心裡也沒有載著什麼。A太太聽著音樂作冥想,而我就跟司機問有什麼新地方吃特色的 東西以防止自己想知道L的事情。

司機說有很多菜館,我說想吃東北菜因為又大份量又好吃。司機聽了後呵呵大笑,說香港人跟廣州人一樣貪吃,他 說等一會在花園酒店把我們放下後,寫幾間好吃有趣的地方讓我們去試。花園酒店啊,他們內裡有間中餐廳,吃粥很有風味的。我感到有人說了句「也不害羞」,我知道是誰,於是在心中想「是給你死前當個紀念已而」,他又再沉默了。

來到花園酒店,我很喜歡他們大堂上那壁畫,很有氣派的。以前到廣州不是 花園就是白天鵝酒店,自己來的話因為窮就住在新型的小資設計酒店,才百多元跟千多元是沒可能比較。花園酒店的位置很好交通方便,check-in之後,我 們便到房間去。高級商務套房......還真是夠誇張,三千多元一晚,總共有四間。就在這時,A太太拉著我說「翻譯」。

也不知在什麼時候多了一個男人站在我們後邊,看起來很像那個韓國男星權相佑(不梳頭版本),我一直都覺得那男星很國內男人樣子(又名燦樣)。得罪說一句,祖國有十億人口有一百萬個這類樣子的,真是不算吹噓。

「我是老吳」他十分有禮貌的向我說。

「He said his name is Lo Ng」 我原整的翻譯給A太太。

A太太舉起四隻手指再指指他,是第四個參加者,再示意先到房間再談。我在升降機內偷看了那老吳一眼,肯定他是沒有開三眼或灌過頂的,但是卻有什麼護著他似的。我不知道,而看來L也感到,向我使了個眼色,那是什麼意思向我眨眼睛?

在A太太的房內,我們互相介紹,當個翻譯真慘,如何去說很多西化的能量治療等的名稱成中文,從來都是用英文的。到負責翻譯時,關於老吳的事情,他是一個盜墓者,到過不曾被人知道的七星魯皇墓、秦嶺神樹,我聽著他的經歷,比起我們修靈能量的,他更是玄妙到極點。

A太太看我沒說出一句話,便問什麼事,我嘗試慢慢,再慢慢慢的想,如何去翻譯? 想了大半天也想不好,L忍不住的說「visualize for me」。

Picture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G.R. 我學能量,但我當上盜墓。跟別的盜墓者不一樣,我看到他們看不到的,聽見他們聽不見的,就是這麼簡單的開始我盜墓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