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14th Nov 2008, 14:00 PM | 小說-能量盜墓 | (257 Reads)

過了三十歲的女人,都會盡量把自己的年齡忘記。生日、舊同學聚會這類讓不斷提醒歲月催人的事實真是可免則免。在回家路上遇上舊同學,沒什麼籍口可言就被連拉帶扯的把我拖上酒樓,這位同學還向大家揚聲說「犯人十年不見,今天有幸在路上遇見便押到會場!」。我只唯有跟日常應酬客戶似的,跟十年沒見過面連名字也未必記起的舊同學聊天。大學不是已婚,就是擁有雄圖偉業的職業女性,我大慨是一個高不成低不就,沒結婚也未考慮、要做一番雄圍偉業又怕煩的庸碌之輩。應酬一番以後,因為不會玩四方城,所以坐在一旁心中暗罵加發誓以後都不剛才那段路。

「好久不見了!」突然一個女人微笑地坐到我身旁說。

Picture

想了大半天也不知道她是誰,只好隨便搭訕幾句。想著想著,記起她是當年被同學們起了個「小班長」花名的Samantha。她問我現時的職業,又問結婚狀況等,跟以前作風一樣! 她從前就愛管閒事、喜歡控制別人,卻從來都沒有被人選上當班長,看來,她今晚仍是不受歡迎。不過,我慣了應酬這類型的客人,當廣告公司的又有什麼怪人沒見過?

「你的眉心間很光亮,你也是學靈修之類的能量家嗎?Samantha剎時間問,令我訝異。

除了家人和男朋友之外,基本上沒有人知道我曾經學過任何靈修的事情。我也未能單憑看一個人就知道對方是否有靈修之力。當下,我變得不能說謊似的,唯有回答她「我只是個初哥」。Samantha老實不客氣的入正題說自己正要找人跟做一件考古的工程,她希望我可以幫忙,我推說工作忙其實是怕煩。她不厭其煩的繼續遊說我,說這不是普查的一個考古工程,需要有靈修的人。

我向她如實的說自己在靈修方面很懶散......接著她開出了一個吸引的條件「我可以先付三百萬的訂金」。三百萬....才是訂金? 我心裡盡量不去想的那堆科網股,把我害得有夠慘,還要父親把房子按回銀行套現,再每月以按揭形式還款。每個月在公司為生意額而頭痛、出糧又要填銀行的數,我的錢好像是左手拈來就被右手奪去一樣,人生變得十分沒意義。三百萬對我來說,是拯救於水深火熱一樣。上能量課堂時,老師說過「學能量,做靈修的人,要好好約束自己的慾望,因為比起普通人用靈修的能量達到自己的慾望時,慾望必然有所反噬。失去的不會是錢財的煩惱,而是可以令人後悔一世或是多世的結果」。

我心想了一會,再找到自我欺騙的理由「我信主,聖經內沒有下一世的這種理論,所以不用怕!」,無錯所以應該沒事! Samantha說希望我可以跟他們考古團的團長見面,而她說的團長是A太太的那一刻令我錯愕極了。靈修界大名頂頂的A太太也參與這考古工程,一定是很偉大而且有貢獻的,這肯定是沒問題! 我當下也放心起來,欣然答應赴約。

Samantha交換電郵地址後,她說進一步消息會再聯絡我。本來想問她為什麼不用手提聯絡,這時忽然大家說九時入席開始有得食。我跟Samantha坐在不同的桌子上,我的心已經飛到可以跟A太太見面的將來,參與這份訂金已有三百萬的工程。

聚會的三天後收到了Samantha的電郵,說今晚A太太抵港跟我會面。為此而讓她特意從英國過來,真教我受寵若驚。我向老闆說家中有事請了半天假,回去梳洗整頓一下後感到這才配跟傳說中的靈修女士見面。我讀過她的所寫的幾本書,全以治療負能量、清理個人氣牆以及提高修煉心靈的方法為主題。此刻的心情就像要去見一位夢寐以求的偶像,既興奮又緊張,為避免出醜我不斷地在鏡前以練習英文自我介紹幾十次。

相約SamanthaA太太於尖沙咀半島酒店的咖啡廳內見面,是我第一次來這酒店吃high-tea下午茶。A太太一身素白色套裝,她的頭髮很短很貼面給人很利落的感覺。頸上繫有一條金色的圈圈鍊,如果是中國人的話一定感到很土的打扮,在A太太身上卻出塵脫俗,當然我不排除是自己的主觀想法。Samantha介紹後,A太太向我微笑點頭,我頓時感到眉心之間開始有節奏似的鼓動,這是每次遇上高靈力的人都會有如此的反應,而且隨之而來更有迷幻的感覺。

「我想知道多一點關於是次的工程,因為訂金這麼豐厚,我怕自己不能勝任。」我擔心的向A太太問道。Samantha翻譯了你的前生回溯片段,你是適合的人選我決定把你帶上,說不定你才是此行最大的寶藏。」A太太鼓勵的說。這時,餐廳內的侍應生端上三層的餅碟,上面放有精緻的小餅點,手工精巧無比,叫人吃了都會有種可惜的感覺。

「我們現時只差一位就可以出發,這次的工程,你可以當是一份考古工作,但是其實屬國際一等的機密。比國家機密的更高一層,簡單的說關係著很多問題,暫時不便透露。而且我們仍是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解釋不到的地方,藉著是次的考察,希望可以找到丁點的蛛絲馬跡。」A太太吃著三層餅碟的頂層時說。

「那.....會很危險嗎。我家中還有一位老父。」如果三百萬就要賣掉自己性命的話,實是很不化算!「對普通的人來說,也許是危險的,對我們靈修的人,那是一個機遇。你學過跟自己的指導靈(Guardian spirit)溝通了嗎?」她問。

「這個我倒是會,沒有真正的學習,老師說過我在這範疇上比很多人都成熟,也許我自幼一直都會跟他們溝通著吧。」我坦言的告訴一般人不會明白的事情。

「看,我就是說你的能力已經足夠應付,因為天生以及自我開發的人,在這個世界不多。」A太太拍拍我的肩膀說。這麼多年來,看見別人看不見的,聽見他人不能聽見的,我已經很厭倦裝作不知,難度這世上沒有人明白我嗎? 如今,A太太和藹的笑容令我知道自己終於不再孤單面對了!事情就是這樣決定,A太太說多等兩個月就可以出發。

我收了三百萬後,把工作辭去即日離開公司。報了很多不同的靈修課堂,亡羊補牢地苦修一番。從不知道, 原來這樣亂打亂撞的胡亂學習,不是走火入魔就是開發很深的潛能,當然是非常危險。或者我頭腦過於簡單,開了好一大堆未知如何掌握的潛能。包括看見完型、嗅到感覺的靈體別人都統稱他們是鬼,我知道他們是意識上的較高自我higher self,當中包含天使、使神、精靈以及惡魔。

Picture

這樣日以繼夜的苦練習,現在就算摸著一件古物,也大概能說出其年代、它的歷史以及製作過程,可以說是與物通靈。有時,我發現古物有一些意識的念需要解決,A太太聽見後跟我說要休息一下,否則會因為開發太快而爆三眼輪(Third Eye Chakra)就痳煩極了。 於是,我休息了一個月,無所事事的。直到今天,收到她的電郵說「另一個人也已經找到了,工程可以開始了! 明天於酒店內相見。」。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G.R. 我學能量,但我當上盜墓。跟別的盜墓者不一樣,我看到他們看不到的,聽見他們聽不見的,就是這麼簡單的開始我盜墓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