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15th Sep 2008, 00:00 AM | 電影-經典雜談 | (535 Reads)

自《獨臂刀》(1967年)得到「百萬導演」(首齣獲百萬票房的港產電影)的稱譽後,張徹差不多紅了十年,旗下弟子由第一代的王羽羅烈、第二代的姜大偉狄龍,至第三代的傅聲戚冠軍,都能大紅,唯七十年代後期,轉戰台灣組織邵氏子公司長弓後回歸香港,由台灣及香港人組成的第四代弟子羅莽郭追江生等因星味不足,未能走紅,加之舊式武打電影熱潮亦過,李小龍的興起與新浪潮的日漸湧現,均令張徹有時不我予之感。雖然這個時期的張氏作品不受影評人及觀眾重視,但可能由於沒了成功的束縛,反而敢於嘗試一些從前不會拍攝的題材,失敗劣作濫作不少,但也有值得一談的奇特作品,像同樣由倪匡編劇的《五毒》(1978年)與《殘缺》(1978年)便是。

先談《五毒》,本片一反張徹傳統,不以英雄人物為主角,武打部份亦大幅減少,有點類近楚原式的古龍電影,以追查懸案為故事主軸:五毒門多行不義,掌門臨終託付小弟子楊得(江生飾演)訪尋五位相互素未謀面的師兄:老大蜈蚣(鹿峰飾演)、老二靈蛇(韋白飾演)、老三蠍子(孫健飾演)、老四壁虎(郭追飾演)及老五蛤蟆(羅莽飾演),原來五人覬覦師叔(谷峰飾演)的寶藏地圖,故化名混跡江湖,靈蛇化身富家子弟、老三及老四化身公差捕快,其中老大與老二認識、老四則與老五認識,老三則無人認得,各懷鬼胎,既有合謀亦有相鬥,最後老五被殺,老四與小師弟相認,合練絕招殺敗老大、老二與最終才揭破身份的老三,一舉清理門戶。

Picture

據郭追與羅莽透露,當年張徹亦明白這批第四代弟子欠缺一份星味,故甚少安排談情說愛的場面或感情戲予他們,只要他們適當地表現身手便可以,但這樣反而令張徹集中精力發展劇情,不像以往的張氏作品般花大量篇幅標榜主角的英雄人物形象,戲味得以集中。

武打方面,張徹以第二及第三代弟子為主的作品皆是硬橋硬馬的洪拳套路(第二代的武指劉家良,其父乃師承黃飛鴻的林世榮弟子劉湛,正宗洪門是也;第三代的傅聲又師承劉家良,主演的影片也多以少林為背景,自然耍少林洪拳了),第四代弟子卻大多是北派出身(北派者,來自京劇,主要以身手靈活多變為主,擅長翻滾跳躍動作,類近舞台雜耍,與一招一式有板有眼的洪拳大相逕庭,知名者如成龍洪金寶等七小福便屬北派出身),因此,後期的張氏作品在武打方面反而較多變化,也較能實現其心中的理想(張徹極鍾愛從京劇取靈感,像《報仇》便以京劇小生為主角,片中結局姜大偉的經典慢鏡「死亡之舞」便與戲中狄龍表演的京劇名作《界牌關》的盤腸大戰來個蒙太奇)。本片郭追與江生合練絕招破孫健及韋白的絕技,雖仍有《洪拳與詠春》(1974年)中傅聲與威冠軍練功的影子,但兩人北派的身手敏捷多變,鏡頭便相對好看。

本片另一奇特之處,乃大量展示了多種古代酷刑,如構思奇特的萬針衣(像古埃及的木乃衣棺槨,內部滿布刺針,乃老二特製來對付老五的刀槍不入蛤蟆功)、紅背衫(把外形像背心的鐵燒紅後穿在人身上)、刺腦針(長針由鼻孔穿入,直刺腦門,殺人於無形)及勾喉籤(長勾從喉嚨伸入,勾破氣管),較諸各人的五毒功更毒辣,令人慘不忍睹,倪匡的原劇本是否想表達嚴刑峻法比天然的毒物(五毒功皆以各種毒虫為名)更殘酷?

《五毒》被西方影評人歸類為「奇片」,受到不少影迷追捧,香港導演黃志強將重拍本片,據聞Maggic Q參與演出,是把其中一毒由男變女?拭目以待。

假如說《五毒》毒辣,原班人馬於同年拍攝的《殘缺》便更殘忍。

Picture

《殘缺》的構思更奇特,主要講述地方惡霸杜天道(陳觀泰飾演)的兒子杜常(鹿峰飾演)幼年遭仇家劈掉雙手,只能以一對鐵手替代手臂,兩父子因此乖戾異常,動輒殘害別人肢體,貨郎陳順(郭追飾演)、鐵匠韋打鐵(羅莽飾演)、路人胡阿貴(孫健飾演)及俠士王翼(江生飾演)先後被打成瞎子、聾啞、斷腿及白痴,前三者憤而向俠士的師父求助,各自學得彌補本身缺憾的功夫,合力殺敗杜氏父子,為世除害。

正如前述,張徹認為第四代弟子缺乏個性,因此,合作的電影多以群戲為主,各人戲份相若,雖然沒有像姜大偉或傅聲這類一枝獨秀的主線人物(有時張徹是過份地把戲份集中在單一角色身上),反能百花齊放,像本片的四殘便各有特色:郭追目盲但最冷靜、羅莽性格衝動卻讓他變成聽不到說不出的聾啞人、孫健深沉便廢了雙腿換成鐵肢,成為最後制服陳觀泰父子的秘密武器、江生俠義心腸則變成白痴傻蛋,最後更壯烈犧牲,充滿反英雄意味。另外,杜氏父子雖使人殘廢,但沒有把人殺死,而四殘的師父亦教誨眾人心殘比身殘更重要,不要胡亂殺人,四殘最後卻殺死杜氏父子,惡霸似乎是鏟除了,但三殘(俠士江生已死)日後又如何呢?

本片在武打方面比《五毒》更多機會展現北派功夫,其中尤以郭追與江生合練鐵環最精彩,結局加入鹿峰大戰,三人大肆展示北派功架,練大聖劈掛門的洪拳高手陳觀泰只好另闢戰場,與同是硬功高手的羅莽玩玩了。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馬田龍 香港影評人協會會員,電視新聞節目高級編導,就是這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