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21st Nov 2008, 00:00 AM | 醫務-穿白袍的惡魔 | (234 Reads)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虞美人》李煜

大概一個月前,A醫生為我加插了「向A醫生匯報」這個每天早上的指定動作。可是過不了多久,他就再沒有天天召見我了,似乎他最近相當忙碌,不過我不知道忙甚麼而已。現在我又可以過著每天睡到十二點的正常生活,實在夫復何求。
這天一早,我正是好夢正酣之際,竟傳來流華的來電:「喂,彼得,起來,吃早餐,北風等。」他小時候是不是習慣用電報跟別人溝通呢?

可憐的我再一次被逼和溫暖的被窩骨肉分離。

來到「北風茶餐廳」,流華急不及待的對我說:「昨天晚上跟A醫生去蘭桂芳,給我看到有趣的場面。」流華一向以「A醫生好友」的身份自居,經常與A醫生一起花天酒地;實則A醫生只當他是酒肉朋友而已。

「甚麼有趣的場面?」

Picture

「A醫生拖著他的新寵物ET一起去蘭桂芳,他們不但每十五分鐘『嘴嘴』,後來那女的還跨上A哥的大腿,然後......」

為了避免這本書被評為淫褻及不雅物品,我在此忍痛腰斬了流華談話的全文,僅此致歉。

這位ET不是真的天外來客ET外星人,而是這陣子和A醫生打得火熱的新寵,不過因樣子精奇,跟電影中的ET酷似才得名。她是一位只有二十出頭的牙醫助護,最近A醫生便特意要籌備開設牙醫服務,將來交由ET負責云云。

聽完流華談話的完整版,我有種強烈噁心的感覺。胃氣上衝,差點把早餐也吐了出來。

「怎麼了,彼得?有胃氣就要入醫院照胃鏡啦。」可惡的流華,竟企圖當我是羊牯,做他那些檢查。

「行了行了,喝杯水就沒事了。」

回到大醫務集團的巢穴,一進門已探測到一陣愁雲慘霧。

我「收風小王子」不消數分鐘便瞭解到事情梗概:原來助護紫琪被辭退了。路邊社消息透露,紫琪昨天上班時,ET正好路經此地,紫琪因工作太忙沒有向ET打招呼講早晨,便落得如此下場。當然官方說法是工作表現不佳等等。

這位天外來客實在不簡單。看來將來我的日子也不會怎麼好過。

作為紫琪的經理和朋友,我心中的一股正義感告訴我必須為紫琪討個公道,至少應該去向我的老闆A醫生求情。坐言起行,我立即買了一打西餅作為A醫生姑娘的賄賂費,一股腦兒衝上了A醫生的診所。

可惜當我到達A醫生的診所時,才發現A醫生今早已跟ET飛到日本了。

「是嗎?他們去了日本旅行?真突然,連我也不知道。」我跟A醫生的姑娘珍貴姐說。

「唉,彼得,如果你的老闆不是最近頻頻去旅行,你又怎會逃過每天早上向他報到呢?」

這次求情行動看來是泡湯了。正離開診所時,電話又響起來,是B仔的來電。
「喂,在哪裡?下午茶時間到了。」
「我上了A醫生診所,本來打算幫紫琪求情,哪知A醫生早跟ET到日本去了。」
 
我隨即被B仔駡了大概一百句粗口,大意都是我不應該浪費心機求情云云。最後他說:「你現在乘電梯下來吧,我剛到了你所在那幢大廈。」

剛出電梯,卻見B仔一個箭步捉住了剛從電梯出來的一個男人,還跟他寒暄了很久才回來找我。

「怎麼了?那個男人是誰?」

「他?他就是你老細A醫生前妻的現任丈夫呀。」

現在貴為花花公子的A醫生,原來當年也有愛情重傷。這個剛與B仔寒暄的杜馬醫生,原來當年受僱於A醫生。因緣際會,杜馬認識了剛跟A醫生離婚的A醫生前妻,後來更成為她的現任丈夫。

我開始有些同情A醫生,他小時候「含恨三十年」,長大後遇上愛情重傷,之後又發覺被自己信任的小山欺騙,後來又跟自己的拍擋B仔差不多鬧翻。大概他的內心都是極度寂寞兼空虛吧,如此才會變身成現在花花公子的樣子,利用ET小姐、V小姐、H小姐等等來填補他生命的空虛。在他的眼中,也許人與人之間只剩下互相利用吧?

我也開始明白A醫生為何常常強調那些姑娘仔要遵守那種虛偽的笑容和禮貌了,對一個寂寞又自卑的人,剩下可得到的也許就是這種金錢買回來的、冰冰冷冷的尊敬。

即使如何討厭的人,背後也許都有他的苦衷吧?

醫生,有時也不過是一個凡人而已。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黑男 最新著作《醫生事件簿:穿白袍的惡魔》,地道港燦一名,性別年齡學歷職業嗜好皆是一個......謎。平日神出鬼沒,擅長偽裝成不同化身,奉勸大家無謂徒勞無功追蹤他的真身。


[1]

過路的! 很高興認識你的博客,有空也到 我的新浪博客 坐吧!

Poseidon
[引用] | 作者 Poseidon | 23rd Nov 2008 01:13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