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7th Nov 2008, 00:00 AM | 醫務-穿白袍的惡魔 | (222 Reads)

「被世界遺棄 不可怕 喜歡你 有時還可怕」──《垃圾》黃偉文

大醫務集團小經理其實是一個頗為辛苦的職位,除了不斷被A醫生和B仔精神轟炸恐怖襲擊之外,還有許多突如其來的無厘頭工作。
 
就像這天,小弟東奔西跑了一整天,剛拖著疲累的身軀回家時,竟然接到A醫生的來電:「彼得,你現在盡快到我家,OK?」接著已經掛了電話。

既沒有解釋為甚麼,又沒有問我有沒有空。

唉,人做診所經理,我做診所經理,何解我做到像阿四如此折墮呢?

Picture

一到A醫生的家,他那隻彷彿患了瘋狗症般發瘋的愛犬已迎面飛撲過來。正所謂物似主人形,這條狗不是一般的狗,而是徹頭徹尾的一頭癲狗;它會無緣無故狂吠,或者自己狂衝撼頭埋牆。據我所知,A醫生喜歡把大部分病人的問題歸納為情緒問題、精神緊張;無論你是肚痛、頭暈甚至發燒,A醫生都會認為你問題的根源是情緒問題、精神緊張,然後給你開一大堆昂貴又容易上癮的情緒藥、鎮定劑、安眠藥。也許A醫生也認為他的愛犬亦有情緒抑鬱(唉,天天對著A醫生,怎會不抑鬱呢......),不斷餵它吃鎮定劑,以致它變了一頭瘋犬吧?

跟那條癲狗糾纏了一會,我終於使出如來神掌第一式佛光初現擺脫了它,坐在A醫生的對面。

A醫生對我說:「今天找你來,是這樣的,我有位病人H小姐不幸意外懷孕,她需要終止懷孕,但又不太方便在香港做手術,要請你陪她到深圳走一趟了。」

我的反應只能用四個字形容:目瞪口呆。

各位讀者,是否忽然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呢?且別心急,讓我們先瞭解一下背景資料,再把以上一段對白翻譯為人類可理解的語言,整件事便會水落石出。

這位H小姐,可不是一般的病人,而是A醫生眾多「紅顏知己」的其中一位。二十剛出頭的她在蘭桂坊遇上行年四十幾的A醫生,正所謂姣婆遇上脂粉客,一拍即合。就像A醫生和他其他「紅顏知己」一樣,H小姐也有「病態人格」,長期依賴大量安眠藥,而且行為性格怪異,常常到大醫務集團的診所拿安眠藥又不願付款,見醫生時還要捉著醫生大談自己跟A醫生詳細的「性愛日記」……令一眾同仁見到她都大為頭痛。

明白以上的背景資料,可以把A醫生的話翻譯如下:「我的奴隸,今天召喚你來,是這樣的,我的一夜情性伴侶懷了孕,以朕凡事小心的性格,怎可以留下這些麻煩的手尾呢?所以墮胎是少不免的,但是在香港的醫院做就太揚了,傳了出去實在有損朕的威名。現在就由你這個奴才押解她到深圳解決這個麻煩,記著要確保問題解決,不要讓她跑了留下手尾,OK?」

我楊彼得雖然自問不是甚麼清高的人,不能做到「不為五斗米折腰」,可是我自幼給阿媽「日哦夜哦」,基本的是非善惡、做人原則還是知道的。這件工作無論如何我真是做不了,做了實在有違良心。可是這刻問題逼在眼前,如何推掉A醫生的命令呢?

「老闆,你的工作我怎會推掉呢?這件事就交由我辨吧……呀,不過先讓我查一查我的回鄉証……」我隨即撥了一個空電話:「喂喂,阿媽,看見我抽屜裡的回鄉証嗎……是是……甚麼?已過期了嗎……唉……好吧好吧……拜拜。」

隨即我以一副充滿委屈的表情對A醫生說:「實在很抱歉,在這種緊急情況才發覺回鄉証過期……只怕要等補領的話會延誤了時間……」
也許A醫生也沒我好氣,有氣無力的說:「算了,你走吧,我會處理的了。」
我這個「卸膊小王子」再一次大獲全勝。 
後來,聽說這件事由死依痾辦妥了。之後有一段時間,H小姐還有在「大醫務集團」的診所出現拿安眠藥,不過是多了拿著一幅幅胎兒超聲波的照片,不斷向周圍的人幽幽的說:「他是我的BB,但是A醫生要我落了他……」

過了不久,A醫生下了聖旨,這位H小姐以後看醫生吃藥都必須付足費用;自那以後我就沒有再見過H小姐了。 

小資料 根據香港侵害人身罪中第四十七條規定,要終止懷孕,必須經兩位註冊醫生共同確信:
-繼續懷孕對孕婦生命所構成的危險或對其身心健康所造成的損害比終止懷孕為大;或;
-胎兒出生後極有可能身心不健全並足以造成嚴重傷殘;或
-孕婦未滿十六歲;或
-孕婦在三個月內曾向警方報案,自稱是亂倫或強姦的受害者 。
接受合法終止懷孕的婦女,懷孕期不得超過二十四週,但若為挽救孕婦生命而進行者則屬例外。合法的終止懷孕必須在政府指定的醫院或家計會手術室內由註冊醫生施行。
故事中的A醫生要把H小姐帶往內地,當然是因為想避過在香港以合法途徑終止懷孕了。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黑男 最新著作《醫生事件簿:穿白袍的惡魔》,地道港燦一名,性別年齡學歷職業嗜好皆是一個......謎。平日神出鬼沒,擅長偽裝成不同化身,奉勸大家無謂徒勞無功追蹤他的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