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24th Oct 2008, 00:00 AM | 醫務-穿白袍的惡魔 | (288 Reads)

「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論語》

又是陽光普照、風和日麗的星期天。難得今天不用一早向A醫生報到,我索性休息冥想到下午十二點半才起床,正打算再充電多一會之際,身邊的電話忽然響起,傳來B仔興奮的聲音。

「喂喂喂,不得了不得了,快去買今期的『西週刊』,有嘢睇呀!」說罷便怱怱掛了線,也許是太興奮了吧?

「西週刊」?我小經理楊彼得這種文化人,很少看這些娛樂八卦雜誌﹝編按:主要原因是他不識字),實在不明白B仔為何忽然如此興致勃勃要看這本週刊。

正在沉思之際,忽然又傳來流華的電話,我又被他的機關槍橫掃了一會:「喂喂喂,快買西週刊,爆大鑊,超大鑊,嘩,不談了,拜拜拜拜拜拜。」完全沒有上文下理的不完整句子,也許是咖啡喝太多了?

連續兩通電話,事態似乎非比尋常。也罷,姑且去便利店買一本看看吧。

Picture

「西週刊」一書兩冊,我一看,其中一本的封面又是甚麼女星的艷照,其實都有一定欣賞價值,可惜對見慣大場面的我可說是太小兒科了。另一冊的封面才真的令我目瞪口呆,我也立即明白為何B仔如此興奮了。只見這冊的標題寫著:「含恨三十年 老牌影星私生子曝光」,而且在旁邊赫然見到A醫生的相片。

其實關於A醫生身世之謎,早已不是甚麼新聞。在這本週刊報導之前,它已經是大醫務集團一個公開的秘密。據傳他是某六七十年代著名影星的私生子,相傳那影星還跟已故的武打巨星龍哥相當好朋友。A醫生的母親不幸早逝,而且一直沒有得到父親和「正室」承認正式身份,A醫生可算有相當坎坷的成長經歷。也許正因如此,長大後才如此行為乖張吧。雖然如此,A醫生仍然相當敬畏父親,傳聞大醫務集團的真正「大水喉」是他父親,而且這位富翁也曾在沙士時期資助當時財務困難的大醫務集團,似乎這位影星和他的私生子關係都不算太差。

回想初次見到這位影星,都只是前不久的事。

那次因影星爸爸有些小病,A醫生吩咐B仔帶一些藥物給他,B仔便順道帶同我這個超級大打雜。到了那座美輪美奐的大宅,看到牆上不少著名影星的合照,還有我的偶像龍哥的照片,天真的我不禁衝口而出:「咦,世伯,原來你跟龍哥這麼熟,查實你知不知道他是怎樣死的呢?」

接著是三十秒的沉默。

我還未知自己「衰」甚麼,B仔已急忙「打圓場」:「唉,世伯,千萬別怪他,他智商很低,我們都是透過甚麼慈善機構請他回來做打雜,算是盡一點社會責任啦。」

影星爸爸笑道:「哦,原來是這樣的,這倒是一件善事。來,給你一封利是去飲茶。」

那一刻我感到溫暖的光輝從他身上傳來。

之後一整天我都被B仔凌厲的眼神瞪住,現在回想起來,幸好有B仔出手相救,真是猶有餘悸。

回看今期「西週刊」的專題故事,內容繪影繪聲地講述A醫生的「身世之謎」,重點講A醫生一房如何凄慘,同場加映大醫務集團的介紹,說它如何成功,A醫生如何事業有成,而影星爸爸的家族生意如何江河日下。正如封面標題所講,就是A醫生怎樣「含恨三十年」,今天如何吐氣揚眉。

我很後悔買了這本「西週刊」,因為實在太噁心了。想不到A醫生為了吹噓自己,宣傳自己的生意,滿足自己的自大狂,居然接受訪問揭老父的瘡疤,還自吹自擂自己如何風光。

唉,看來我真的要開始考慮一下搵工跳槽了。

「喂!阿仔! 你有沒有買今期『西週刊』?」想不到連阿媽都對「西週刊」有興趣。

「在這裡,你拿去看吧。」我對這本雜誌已沒有任何興趣了。

「喂喂喂,不是這本呀,我要另一本,有女星做封面那本呀。隔壁張師奶說,今期有超級市場現金劵送。」

「你不看這本嗎?」我接過A醫生做封面那一冊。

「這些豪門恩怨跟我有甚麼關係?錢多,煩惱自然多,幸好你那個無用的老爹不是甚麼富豪;天下男人都是一樣的,發了達就三妻四妾,結果還不是搞出個大頭佛!」

小資料 在香港,醫療業務宣傳是設有多重限制的。以醫生名義明刀明槍的在報紙電視賣廣告,在香港是絕對禁止的。不過這些限制存在大量灰色地帶,如故事中以訪問包裝的軟性宣傳便是一例。而且至截稿為止,醫務委員會與養和醫院就醫療業務宣傳限制有無違反人權法和基本法一案仍在審理中,將來發展如何,實在未可預料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黑男 最新著作《醫生事件簿:穿白袍的惡魔》,地道港燦一名,性別年齡學歷職業嗜好皆是一個......謎。平日神出鬼沒,擅長偽裝成不同化身,奉勸大家無謂徒勞無功追蹤他的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