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23rd Jun 2008, 00:00 AM | 電影-經典雜談 | (439 Reads)

「《報仇》(1970年)以後我民初裝最重要的影片自然是《馬永貞》(1972年),開啟了上海灘黑社會這條戲路。那時岳楓要拍《馬素貞》(馬素貞是馬永貞的妹妹),這是華語片的舊款通病,明明是男主角的戲,卻要『生安白造』個女主角出來!岳楓是老前輩,我不敢妄議,就決定自己拍《馬永貞》,此片當時大成功,岳楓也就放棄拍《馬素貞》了。」──張徹

從以上這段自白中,可見張徹如何厭惡以女性當電影主角,這多少反映了他與當時邵氏同期的李翰祥(擅長拍攝以女角為主的古裝電影)之南轅北轍,一陰一陽,彼此不和是自然的事了。《馬永貞》當年是以公開投票的形式,從五萬多封觀眾的來信投票中選出陳觀泰擔演主角(這當然只是邵氏的宣傳技倆,陳在拍攝本片前,其實己參演過不少張徹的電影,但只是「行先死先」的臨記,後來受到張徹的賞識而任本片之主角),陳是大聖劈掛門一派的好手,既是龍虎武師出身,又曾設館授徒,加上身型高大健碩,濃眉粗獷,擔演來自山東(本片的英文片名是「The Boxer From Shantung」)的馬永貞確是不二之選(總比1997年元奎的邵氏重拍版找金城武演出更合適吧?)。

Picture

《馬永貞》不像張徹以往的作品般以正面(或正義)的人物為主角,反而模仿美國的罪犯電影,以黑社會人物為中心──來自山東的青年馬永貞投身十里洋場的大上海,由社會最低下階層的碼頭苦力攀登成為與黑社會頭子譚四(張徹愛將姜大偉客串演出)平起平座的黑幫大哥,最後卻因爭奪地盤而被圍攻戰死。

根據上海《黃浦區志名人事略》所收有關馬永貞之事跡,歷史上真實的馬永貞並非處身民國年間,時間應推前好幾十年──原籍回族的馬永貞乃山東濟寧人,清末拳師及販馬商人,曾於上海跑馬廳賽馬會上以騎術戰勝外國騎士,轟動滬上(本片則將之轉為戰勝擺擂台陣的外國大力士,更邀請當時甚為出名的摔角手「君子」馬蘭奴演出)。清光緒五年(1879年4月13日),馬永貞在南京路一洞天茶樓被暴徒暗算身亡。 

張徹把馬永貞這個窮小子發奮的故事搬到民國初年的上海,因為機會遍地的大上海舞台更為符合故事的發展──馬永貞多次強調:「現在我不如你們,但總會有得意的日子」、「我會跟他(譚西)一樣的」,戰前的花花世界大上海就像美國或香港般,充滿了奇蹟發達的吸引力,正如馬永貞獲分一個地盤的管治權後,便急急學譚西用煙咀吸煙,又跑去購買一架譚四也擁有的馬車,張徹借那位馬車匠的口表達了「上海灘上,每天都有人起來,也每天都有人倒下去」的宿命,結果,意氣風發的譚四遭暗算身亡,飛揚拔扈的馬永貞被圍攻的斧頭幫劈死,這永遠是張徹矢志不移的主題──風華正盛的年青人因驕傲自滿(或叛逆反抗)而滅亡。

《馬永貞》除了捧紅了陳觀泰這位張徹新寵之外,亦開創了所謂上海灘的故事模式,日後以上海黑幫故事為題的影視作品層出不窮,其中最著名的首推TVB的《上海灘》電視劇集,雖然不能排除《教父》(The Godfather,1972年)對這劇集的影響甚大,但細心比較,呂良偉飾演的丁力就像馬永貞,周潤發飾演的許文強也帶點譚四的影子,不能說《馬永貞》的基因沒有發揮功效。

Picture

因為《馬永貞》的成功,邵氏於同年即推出續集《仇連環》(1972年),《仇》雖以原班人馬攝製,但背景推遲到抗戰後期,人物也與前集沒有關係,故事更為簡單,抹除了仇連環如何發迹的篇幅,集中講述仇因「爭女」(同樣由井莉飾演女主角,上集飾演的歌女佔戲較少,今集飾演交際花,在情節發展上亦起關鍵作用)而與敵對黑幫結下樑子,最後仇連環亦得到與馬永貞相同的末路──在同一地點(青蓮閣)被圍攻而亡,歷史又再一次循環。唯本片始終是續貂之作,情節不及前集豐富。

由於背景年代接近四十年代,仇連環的造型比馬永貞的唐裝短打更「潮」,一身黑色反領的皮褸,帶點占士甸(James Dean)式的型格,尤其結局一場獨自慢步進入窮街陋巷的殺局,在配樂的襯托下顯得格外冷峻,有不少七十年代日本黑社會電影的影子,令人印象難忘。

兩片皆掛名張徹與鮑學禮合導,鮑是攝影師出身,此兩片後亦曾與張徹合導了數部電影,然後獨立執導,但張徹的影子太濃,始終未能獨當一面。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馬田龍 香港影評人協會會員,電視新聞節目高級編導,就是這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