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13th Jun 2008, 00:00 AM | 小說-天馬行空 | (250 Reads)

「你怎可以直呼熾天使的名字,你是那一系的智天使?」他身旁的另一個男人向我說。

「她,交給我問話,你們都先退下。」他說完後示意我跟著他。

他把我帶到一個大露台上,其他人都向他深深的鞠躬後離開。不是現在又要被殺吧,真是受夠了。我嘗試向魚求救,可是它一直都沒有回應。

「不用問了,他在你身上的留下的追蹤咒已被我解除。告訴我,你是誰?」

「你不記得我嗎? 是你送我來的啊!」他疑惑的搖著頭。

「我在那個什麼殿,你跟我說要玩遊戲,之後,我就被你送去一個白化的森林,還有一條會說話的魚….。」

「魚? 白化的森林? 該不會是白森牢的satan吧?」

「魚好像說過自己走不出白森牢!」

「你是看守他的使神?」

Picture

「我不知道,我是被你送過去的,就幾分鐘之前的事,你忘記了?」

「分鐘是什麼? 我剛剛才打勝仗回來,也從來沒有遇見過你。」

「可是……..」我不解的看著他,出了什麼問題嗎?

「那你就不是天使級別,卻來了這個舞會,你知道是死罪嗎?」他冷冷的問我起來。

我想起了魚說過,除了gabriel之外,我不應該跟任何人說話,否則就是大禍臨頭。現在靈驗了。

「不過,我可以保護你,但是有條件就是,帶我去satan那邊。」

「我是他送過來的….而且很快,我什麼都看不見。」

「沒關係,我可以從你的眼內看得見。」

就只是一秒之間,就像10000000倍快速倒畫一樣,他輕輕的笑了。

「我會跟大家說你是我今晚的舞伴,你可以玩多久也可以。這是我們的交易。」他伸手拉我進舞會場內。

「gabriel,這是我今晚的舞伴,可是我現在有點事要先辦,請你好好的照顧她。」lucifer微笑的說。看著他,大家都會看得入迷。

「她是….啊」gabriel看著我時,突然驚訝起來,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你認識她嗎,那更好了,我先出去待會回來,有什麼人問她的身份時便說是我帶來的。」

「可是…..」gabriel擔心的想說時,lucifer已經伸出他的翼子飛走了。

「他是六翼的啊,是熾天使!」我突然感到興奮的問他。

「瑟蕾詩,你什麼時候當了智天使?」

「gabriel?是魚口中的gabriel嗎?」

「噓,你找死嗎。是魚送你來的嗎? 這下慘了,他可有叫你帶什麼來?」

「有啊」正當我想找那白色的吊墜子時,其他人突然都跪下來。

殿內的大型樓梯上,走下一個發著白色亮光的人,他穿著白色的袍子,比lucifer更英俊只是年齡看起來比較成熟,仁慈的向大家笑著。

「跪下」garbiel拉著我跪在地上。

「他是誰呀?」

「你傻了嗎,神你也認不到了嗎?」

「他就是神? 聖經的那個神? 用泥做人的神? 阿當夏娃的神?」我拉著gabriel問。

「什麼人什麼經? 你今天真是怪極了。噓不要再說了。」gabriel用手抿著我的嘴。

而那個神站在舞池中的台子,他向四周張看。我突然覺得有股慚愧的念頭,不敢再直看他。他在說什麼,我也不敢去聽,因為我認為自己沒有資格去用耳朵聽知神的聲音。我甚至有一種自己應該消失於這樣聖潔的神殿內,隨之而來就是控制不了的眼淚。

「孩子。」突然,一隻溫暖的手撫摸暮我的臉,擦去淚痕,把我的頭抬高後,那是神。

他把我拉站起來,可是因為我有敢自己的不配,所以我不敢站起來反而把頭垂得更底跪在地上。

「孩子,我跟你說你可以抬起頭來,可以站起來。」祂向我說。

我耳朵好像響起了經常在教堂聽的聖詩,而我的嘴巴竟然不自主的唱了出來:

Make me a channel of your peace
Where there is hatred, let me bring you love
Where there is injury, your healing pow'r
And where there's doubt, true faith in you.
O Master, grant that I may never seek
So much to be consolded as to console,
To be understood as to understand,
To be loved as to love with all my soul
Make me a channel of your peace:
Where there's despair in life let me bring hope
Where there is darkness, - only light
And where there's sadness, ever joy
Make me a channel of your peace.
It is in pardoning that we are pardoned,
In giving to all that we receive,
And in dying that we're born to eternal life.

(待續)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卡莉奧貝 由於從家族遺傳了奇妙的DNA,從小便很古怪,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事情。喜歡自由卻要為五斗米折腰,既活躍於廣告及動物界,亦學習靈療之術,人生從此不一樣,找回了自己。閒時愛自閉愛跟狗兒聊天愛四處探險跟別人的祖先打交道,至於盜墓......這當然是秘密。

Dith 跟卡莉奧貝同樣遺傳了父母的厲害DNA,字還不會寫的時候就會畫畫。小學便舉行畫展、中學更在香港各文化要點舉行過多個主題畫展,曾經被選為十大青年畫家候選人之一。怕煩怕名利,唯對視覺美感之追求永不厭悶。一個高震盪量(high vibration)的畫家,沒有固定風格,隨不同作者不同故事而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