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12th May 2008, 00:00 AM | 電影-經典雜談 | (1160 Reads)

「《十三太保》是我所拍影片中規模最大之一,取材殘唐五代李克用和他義子的故事。這段歷史予人大體的印象,是一群忠心、爽直、粗獷、勇猛,屬於比較原始民族的人,介入到一個文化爛熟的世界,由於他們的特質而建立功業,也因此而成為『文明人』陰謀的犧牲,導致自相殘殺而衰落。這部戲以規模大而成為我的『名片』之一,觀眾至今仍記得五馬分屍的鏡頭。」──張徹

《十三太保》(1970年)無疑是張徹作品中最大型的製作之一,當年邵氏特別為本片在外景地搭建城牆及木橋(即片中狄龍飾演的史敬思戰死的太平橋),對幾場戰爭埸面的資源投放也不算少(飾演兵卒的「臨記」也有百多人,這在當年己屬「大製作」了),因此,2002年天映娛樂為邵氏出品的所有電影推出數碼修復版DVD,本片也是首批推出市面的影片,可見邵氏視之為武打古裝片的代表作之一。

Picture

本片的背景是唐代末年,在介紹本片前,先簡單解說有關的歷史背景:話說唐末沙陀國(即今天的西突)國主李克用反唐,被唐軍擊敗後率部北逃韃靼,其後黃巢起義,侵占長安,各藩鎮不肯出援軍,唐僖宗只好招李克用進兵黃巢。李克用擊敗黃巢後,被封為河東節度使,黃巢舊將朱溫乘勢而起,與李克用在華北爭戰,建立後梁及滅唐,下開五代十國的混亂時代。

所謂十三太保,就是李克用(谷峰飾演)的十三位兒子及義子,本片主角是飾演第十三太保李存孝的姜大偉,姜以「嬌小玲瓏」的身軀扮演天生神力、智勇雙全的李存孝,其實並不太貼切,但既為張徹御用主角,也便沒話可說了。其他佔戲較重的太保有狄龍飾演的十一太保史敬思(為救中伏的李克用逃離朱溫巢穴,力戰而亡)、後來成為後唐君主的大太保李存勗(金漢飾演)、以及勾結朱溫出賣李家的四太保李存信(南宮勳飾演)及十三太保康君利(王鍾飾演),其餘太保則形像模糊。

本片的主要情節分三部份,第一部份描述李克用宴請各節度使共謀攻黃巢之策,席上李及十三太保豪飲狂放,表現了張徹所說「比較原始的民族」那種「爽直、粗獷、勇猛」的一面,相對來說,代表禮儀之邦中華民族的節度使如朱溫(「大隻佬」陳星飾演,穿起大了一個碼的朝服,一反其一貫的銀幕形像)便顯得保守腐朽,李存孝與朱打賭生擒敵將,一方面表現了李勇武狂放的性格,另一方面同時暗示了這種性格潛伏了日後招致朱溫暗下反間計,令李存孝招致五馬分屍慘局的伏線。

影片中段講述李存孝率眾太保潛入長安城行刺黃巢,卻因一直妒忌李存孝的李存信及康君利的不聽軍令而使行動失敗,李存孝躲藏期間與民女(李麗麗飾演)邂逅,惜日後再攻長安破黃巢之時,民女己家破人亡,失去踪影。

日漸失信於李克用的李存信與康君利借往訪朱溫的機會,勾結朱佈下殺父之計,誘使李克用到朱軍營,乘其醉酒鬆懈時行刺,幸史敬思力戰護父,肚破腸流死於太平橋上,死後仍維持站立不倒的勇姿,把敵人嚇得不敢前進。不少當年在電影院中觀看本片的觀眾,今天回憶說對狄龍這段死後仍堅決不倒的場面印象深刻,張徹可說把英雄肉身雖死,精神不朽的形象表達得淋漓盡致。

影片的結局是李存信二人偷取李克用配劍,假傳李克用要以軍法治李存孝不聽軍令之罪,李存孝被騙入營帳後,頭及四肢被縛於地上,原來繩索連結到帳外五匹蠢蠢欲動的馬身上,五馬受驚齊發,李存孝便來個五馬分屍的慘局。五馬分屍可以拍得極殘酷血腥,張徹如何表現這個場面呢?看看他的說法:

「我自認《十三太保》中的五馬分屍拍得還可以,並沒有血,是間接形象。李存孝在營帳中被綁上,鏡頭便Cut到帳外,大遠景只見五馬分馳,而用慢鏡拍營帳碎裂,根本不見人,僅配上呼叫之聲,震撼性很多,卻無血腥可言。」──張徹

五馬分屍的場面之所以經典,因為張徹雖然要表現五馬分馳撕裂李存孝,但整個過程其實隱沒在營帳之下,觀眾看不見慘狀,在馬匹的奔馳下,大遠景加慢鏡下的營帳就像一朵四散的花,緩慢地撕裂散開,碎布把斷開的肢體包裹著,留下五條血痕,高度美化了死亡的意象。徐克認為張徹是一位「穿著武裝的文人導演」,意思是他的影片表面上強調血腥與暴力,但以慢鏡(如本片處理五馬分屍的場面)與暗場(如《大刺客》中聶政自殘雙目便以畫面Fade Blank交代)手法表達,並非為了純粹的官能刺激,背後亦有一種悲劇的情懷。我常常強調張徹不少影片前八十多分鐘的情節,只是為了結局主角死亡這幾分鐘而鋪陳發展,如前幾篇文章談及《報仇》中關小樓(姜大偉飾演)的死亡之舞、《金燕子》中銀鵬(王羽飾演)被圍攻而亡,假如片末沒有這種主角死亡的場面出現,那種於最熣燦的剎那毀滅的悲壯情懷便蕩然無存了。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馬田龍 香港影評人協會會員,電視新聞節目高級編導,就是這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