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2nd May 2008, 00:00 AM | 小說-天馬行空 | (285 Reads)

「沒有必要殺人吧?」

「怎可能沒有呢,她害你受驚了,怎可以讓她活下來呢?」說罷他用力一壓,瑟蕾詩的頭皮開始溢出血來,而她也痛得大叫。

「停手啊,你做什麼啊!」

我拉著他的手嘗試阻止,他只是笑了一下便把瑟蕾詩拋往牆去,她像一個布娃娃一樣軟軟的沒知覺地伏在地上。
 
「她死了嗎? 你為什麼就是要殺他?」
 
「因為我感覺到你希望她死去啊。」
 
「我才沒有!」
 
「瑟蕾詩,我不曾記得你是個輕恕別人的啊。我猜,大概你還沒有徹底的甦醒過來。」他冷笑著說。
 
他走近我,把我拉近他的眼睛,從他的瞳孔傳過來像催眠一樣的感覺,我看見了自己,在不同時空卻擁有同一個我。

「這是.....」
 
「用你們人類的解釋,這些都是你一直以來同樣的DNA的你,在不同的時空活過全都是你。」
 
「啊.......就是前生之類的嗎?」

「我會選擇說是不同時空,有著同一組重要的DNA的人。」

「.......那,你現在想我怎麼樣?」

「沒什麼,只是想好好的給你看不同時空的你。」

他拉著我跳往原本的地面去,這時往上看有二、三十層樓一樣,每一層都用不同的速度360度地旋轉著。

「這是你的生命之輪,我們說的生命不是你現世的一次生、老、病、死,而是你整個較高自我的學習過程,也可以說是你的靈魂。每一層都是你曾經活過的時空,我給你先偷步去看看吧,之後我才跟你開始正式的遊戲。」

他把我拋向第一層時,我回頭看著他,為什麼總覺得他眼神閃著依依不捨,但是很快又轉到仇恨萬分的瞳孔。

一片白色光芒迫我把雙眼閉起來,我嗅到了一陣陣的惡臭,張開眼時,屍橫片野的戰地。

有一個女孩子背著我正在翻找屍體衣服內的物品。她熟練的東摸摸西摸摸後,便把一件物品放進懷內。之後,她又走到遠方的屍體找東西去。

這時,我聽見微弱的馬蹄聲,那女孩子也站起來聽著,她把頭側著時,我發現她的樣子跟我很相似,不過有著綠色的眼珠。她看見了一隊大軍,而走在前排的明顯是幾位將軍,她一動也不動的看著他們,而將軍的馬也停下來。

其中一個將軍下了馬,把頭盔除下是一個中年男人,他微笑著的走到女孩身旁,慢慢的把掛在腰間的劍亮出來。我屏息著呼吸,心裡害怕女孩被殺,想上次拉著她時才發現自己是動彈不得。

從後邊來了一個將軍,他的盔甲就像我在之前基地那房間見的一樣,刻著金色雕花的圖案,他下馬走到中年的將軍身旁說了幾句話,那將軍便收起劍退下去,看來是這軍隊的大將軍。

大將軍把頭盔慢慢的摘下來,露出年輕英俊的面孔,女孩子木無表情的看著他。大將軍在腰間除下了自己的小配刀,遞給女孩子,她接過之後把刀子拔出來,就走回其他屍體去繼續搜尋。最後,過了不知多久,其他軍人都不見了,只剩大將軍和女孩子留在原地,女孩子在一具屍體找到了她要的東西,她開心透了用刀子一下一下的割著。正當她要把一件重要東西拿出來時,白色的光芒突然射出來,眼睛一閉上就感到身體輕飄飄似的。

當我再打開眼睛時,我看見前邊坐著一個穿著華麗綠色中世紀衣服的女人,她的樣子雖然跟我不一樣,可是,我知道她是不同時空的我。

「Anne,我的綠袖子,你為什麼要拒絕我。」一個男人在她身後出現,擁吻她。

「廢了皇后改我納吧,讓我真正屬於你。」從她的眼神看起來是一道殺機。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卡莉奧貝 由於從家族遺傳了奇妙的DNA,從小便很古怪,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事情。喜歡自由卻要為五斗米折腰,既活躍於廣告及動物界,亦學習靈療之術,人生從此不一樣,找回了自己。閒時愛自閉愛跟狗兒聊天愛四處探險跟別人的祖先打交道,至於盜墓......這當然是秘密。

Dith 跟卡莉奧貝同樣遺傳了父母的厲害DNA,字還不會寫的時候就會畫畫。小學便舉行畫展、中學更在香港各文化要點舉行過多個主題畫展,曾經被選為十大青年畫家候選人之一。怕煩怕名利,唯對視覺美感之追求永不厭悶。一個高震盪量(high vibration)的畫家,沒有固定風格,隨不同作者不同故事而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