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31st Mar 2008, 00:00 AM | 電影-經典雜談 | (619 Reads)

「蕭然一劍天涯路,鵬飛江湖。九霄雲高不勝寒,關山萬里,枝棲何處?問王謝舊時燕子,飛入誰家戶?」張徹

張徹拍罷技法突破(相對傳統粵語武打電影而言)的《獨臂刀》(1967年)及師法古樸的《大刺客》(1967年)後,借用胡金銓《大醉俠》(1966年)片中女俠金燕子(鄭佩佩飾演)一角,另立外傳──金燕子謝如燕行俠時為奸人所傷,得金鞭韓滔(羅烈飾演)所救,二人歸隱山林,同時,金燕子師弟銀鵬(王羽飾演)苦戀金燕子,為尋師姊下落,殺敗奸徒後便留下金燕刺,希冀查出師姊行蹤,誰料卻與韓滔產生誤會,雙方立誓決一死戰。決戰當天,韓大敗,銀鵬勝利之際發現仇家金龍會舵主(楊志卿飾演)欲加害兩人,逐飛身撲殺之,韓以為鵬欲殺自己,便趁其飛身橫過之際以金鞭插入鵬腹部,鵬雖殺滅金龍會舵主,卻因腹部重創,自知必死無疑,命韓帶金燕子遠去,孤身死戰金龍會幫眾,把敵人殺個片甲不留後,鵬高呼「我還是天下第一劍客」而亡。

Picture

雖然本片借用胡金銓創作的金燕子一角,但並非胡亂炒作的跟風電影,影片一開首便頗為「破格」,張徹大膽地運用模擬偷窺的視點拍攝金燕子行俠的經過,觀眾從細小的窗洞中猜估金燕子被人所傷,韓滔的金鞭出場,便切割到正常視點。

誠如張徹所言:「我與王羽合作,大家有許多不謀而合的地方,我們都不喜歡一般的所謂『會做戲』,把舊戲的功架,(及)舞台的道白,認為是拍古裝片的『正規』,武俠片裡一拿刀動劍,就先要作戲台上的武生狀。事實上,我們看西片和日本片,看法都差不多,不僅是對表演方面,連鏡頭運用的優劣,都看法相近!」因此,張徹理想的武俠片要有現代感,不再拘泥於傳統的武打拍攝手法及角色關係的設定──多場武打場面清脆俐落,白衣大俠打扮的王羽多次縱身飛躍的動作,既配合銀鵬的外號,亦暗示了結局因此飛揚的行徑被韓滔所傷而致命;金燕子面對韓滔的義,銀鵬的情,難以抉擇,這種曖昧的三角關係除了是當時武俠片所罕見外,張徹日後的作品亦多集中雙男角間的情義,女角所佔的地位日漸次要。

張徹與王羽合力塑造的白衣大俠形像,孤傲不群,面對旁人的不解,只以冷笑回應,殺人後常帶痛苦的表情(李小龍是否受到影響?),結局瀕死不願金燕子目睹,要她永遠記著自己「豐神俊朗、英雄少年」的形像,貫徹了張氏在「最完美一刻終結」的理想主義。

Picture

本文開首引用的詩句由張徹創作,寥寥數句,點出了銀鵬威名遠播卻心繫金燕子的情困心態,片中以牆上的詩句融化為寫於透明玻璃上的毛筆字,在一片白茫茫的背景下,詩句的近鏡襯托遠處的銀鵬,詩意盎然,意境高妙,甚有傳統國畫的神髓,這是國學根基深厚的老一輩導演之功力所在。

本片另一值得談論之處,是遠赴日本拍攝外景,像金燕子與韓滔隱居的瀑布、金龍會外的林蔭花徑、銀鵬與韓滔決戰場地等,皆是日本實地拍攝,不像邵氏電影中常見的清水灣片廠後那塊空地那般慣見的場景,頗有新鮮感。尤其拍攝鵬與韓二人分別在日出前赴會,配合急促的音樂節奏,大Wide Shot的荒野景場,便極有西部電影的味道(可惜一到兩人打鬥,便接回錄影廠,甚為可惜)。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馬田龍 香港影評人協會會員,電視新聞節目高級編導,就是這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