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21st Mar 2008, 00:00 AM | 小說-天馬行空 | (347 Reads)

我正想跟在剩下來的大家中時,那個瑟雷詩向我說他們都要犧牲,因為以人類身份走進啟示錄聖殿的話都會被時空吞食。我聽得一頭冒水,但是我想向他們說不要前進時,瑟雷詩又阻止我。

「這樣也好,等他們先死,我們就更容易進入迷宮。」於是,我的嘴怎樣也張不開更發不出一聲,她把我身體完全的操控著。

從瑟雷詩控制著的頭四周張看時,我發現每當她(和我)走過的天使石像時,他們好像之前在帳篷內那盔甲一樣,身上的那層石都消失了,露出可以說是肌膚的本質。

「他們是在復活嗎?」我問瑟雷詩。

「也可以是這樣說的吧。」

「那,他們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嗎?」

「嘿,已經不是了....」

說完之後,她把目光轉到我們走過的路,那一些石天使有的在上空回旋著飛行,有的雙眼紅光看著我們。

「看來,我今次要應驗塔羅牌的死亡了。」我害怕起來,想起才廿多歲,什麼也沒做過似的就要完蛋的感覺,不甘心啊。

「你冷靜一點,我被封在你身體之內,你死了也對我沒什麼好處。所以,我們一起努力。可是,你的身體怎麼這樣差的體力,平時都沒鍛鍊嗎?」

「鍛鍊?」

「例如,這隻要突襲我們的傻瓜......」她還沒說完,向天空其中一位在飛行著監視我們的天使一指,他向我們衝下來,目露凶光一樣。

「身體是應該這樣鍛鍊的.......!」就在那天使拔劍的一剎那,瑟雷詩把我的身體輕輕一跳便躍到天使的劍套上。天使比我大出幾倍,他的劍跟我一樣的高,可是,瑟雷詩架輕就熟的把劍拉出來,對準天使的手砍下去。

「啊哇!」我嚇得叫了出來,瑟雷詩控制著我的能力突然減弱,從身主導身體時我並不可以像她身手不凡的跳來跳去,只好笨拙地拉著天使的衣服滑到地面去。

天使怒不可擋的眼神,他拍了一下後邊的兩對翼,被斬去的手又再重新生了出來。他在地上拾起剛才被我用來砍他的劍,劍被他觸及時立即透出紅色的氣息再被一層黑色的輕煙包含著。這時我發現大家都已經走得無跡無影,不是說好要照顧大家的嗎,而且還未可以跟他們說神殿會吞噬他們的事情。

既然感應不到瑟雷詩,只好出盡身體的力量去跑。可是,那天使把劍拋向我的前方,擋著去路。要完蛋了嗎?真的這樣就好了嗎?

可是,我明明有的是星星The Star的牌啊。沒可能這就是完結的,那張牌,我還記得有一個男人為女人摘星。連男朋友都未有過,這樣的死去是不可能的。我看著天使雖然害怕,但是心中因為不甘心這樣就要消失,就要化為烏有的話,我不接受這結果。

就在天使快要用手拍下來時,心口一股非常溫暖的感覺,我只是壓一下身子再向上邊彈跳起來,竟然跳得比天使的高度還要高出幾個身位。那天使立即把劍拿回來,對準刺過來,而其他在上空飛行回旋著的天使也加入戰鬥。

有5位天使在我上空不同的方向停著不動,而在下方沒有飛行著的天使就走到天上5位天使所在的位置,當我還清楚他們要做什麼時。上空中天使拔出劍後,劍尖射出交錯的角線。最後,我看見一個,大家都叫作大偉星Star
 David的圖案。地上也做好了一個,突然我就被果在中間那個五角形的位置。

五角形不停的向內收窄,最後就像被人用繩子紮緊,開始透不過氣來,很辛苦!
 很辛苦啊!

期待瑟雷詩回來,除了她也許沒有其他人可以拯救我,我渴望她,祈求她,而終於她也回來了。

「嘿,終於也有一點點運用到我的力量了,這種貨式的智天使會打敗我的話,叫我以後怎樣在神面前有面目去笑。」

或許被紮得太緊,我的精神意識變得迷糊起來,只知道身體在極快速的跳、跑甚至翻跟斗等。可是,我累得很,就當我最後一個意識的制鍵也要關上時,瑟雷詩不停的叫著我。

黑暗中,我看見前邊有一點點的光,那裡有個人向我揮著手。當我走近一點看時,我便回到身體去,剛才好像失去了身體一樣,現在連呼吸也陌生起來。

「慢慢來,你真是差點就上路啦,要用我的萬份一的能量你還未夠資格,下次就只是喚我出來就好了!」瑟雷詩向我說。

「那些天使呢?」

「上路了。」

「去那去啦?」

「回神的光源吧。」

我感到背部傳來疼痛的信號,當我想站起來時,應該是由脊椎傳來的神經痛,整個人都跪在地上,只要動一下都痛死了。

「沒鍛鍊的身體,就是這個下場。」瑟雷詩輕視的說出來。

「鍛鍊什麼,現在又不是打仗年代,那有人天天去打架打空翻.....好痛啊.....。」

「你先回去一下,身體讓我來控制,我不怕痛。」她說。

「還讓你搞啊? 我等一下就會全身癱瘓了!」

最後,她仍是奪去我的自主權,她果然不怕痛的站起來,把手在背上推時發出啪啪啪啪的聲音。

「這件衣服剛才差點就被害死了,我現在會脫下它。」

「控制我全身還要我脫光的走路,你很野蠻啊。」

「在我們的年代,衣服是低等的天使才穿的。我來自高位,沒可能穿衣服,當然你的身形跟我是沒得比較,但也勉強是個女性。嘿嘿....」

我嘗試發出不甘心,不願意的信念試圖奪回我身體的行駛權,可是怎樣也不成功。

「你猜我被你捉弄了一次,就不會學懂你精神能力的嗎?你也別小看我瑟雷詩,這個啟示錄聖殿的主人,連神也忌他幾分,我一丁點也未曾怕過。」說完,她一躍兩跳便來到聖殿前。

在樓梯前有幾具無頭的屍體,其中有雙生女兩人,我認出她們的衣服,其他兩個就應該是跟隨李博士的男助手。

「哼,開始了。這個聖殿不容許人類踏進去,所以,由現在開始我們都不再是人類。」

究竟這是什麼意思?

但是,她說完之後,我也好像被催眠了一樣,不再認為自己是人類。雖然身體各樣都跟以前一樣,就只是覺得不再是人類罷了。

「這就是精神控制,這聖殿所有對人類會作出攻擊的機關就會被催眠,這本來就是我的家。」她輕輕的向我說,嘴角洋洋自得的笑起來。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卡莉奧貝 由於從家族遺傳了奇妙的DNA,從小便很古怪,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事情。喜歡自由卻要為五斗米折腰,既活躍於廣告及動物界,亦學習靈療之術,人生從此不一樣,找回了自己。閒時愛自閉愛跟狗兒聊天愛四處探險跟別人的祖先打交道,至於盜墓......這當然是秘密。

Dith 跟卡莉奧貝同樣遺傳了父母的厲害DNA,字還不會寫的時候就會畫畫。小學便舉行畫展、中學更在香港各文化要點舉行過多個主題畫展,曾經被選為十大青年畫家候選人之一。怕煩怕名利,唯對視覺美感之追求永不厭悶。一個高震盪量(high vibration)的畫家,沒有固定風格,隨不同作者不同故事而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