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24th Feb 2008, 00:00 AM | 小說-天馬行空 | (354 Reads)

李博士帶領著大家,走在最前,他看起來比誰都興奮,好像快要失控似的一邊走路一邊狂笑。古董店的老闆推著那坐輪椅的中東男孩,那男孩手也震起來,不停的拍著輪椅上的扶手,久久說不出話來。

剛才的黑影,和在我體內的聲音都消失了。我被兩個中東男人夾著的走往山崖上,此時看見眼前一望無際的石雕天使群,攝去魂魄似的不受控地把嘴也張開叫了出來。

「我第一次看見的時候,也是很驚訝。」坐輪椅的中東男孩向我說。

我看著他時,除了眼神之外,怎看也是個八、九歲小孩子。但是,大家為什麼都對他十分尊敬,而且早前的那個黑影更時大家互相認識似的。

「我跟他們說好了要找瑟雷詩的現生,找到了的話,我的腿便會好起來。我等了快30年了,找得真不容易。幸好,而這個自1978年便沒再成長過的身體,也是時候要長大了。我們起程吧。」他向我說話,卻不看我一眼。

「你可以告訴我更多嗎?」我嘗試從他口中知更多資料。

「很快你會知道。」

他示意要到崖底,幾個男人便慢慢的把他抬下去,而我也被人推到一條S形的斜坡石路,可通崖底。我最怕是走山路,而現在我穿的仍是工作時的裙子和高跟鞋就更加難上難,誰知其中一位中東人把起我走著下山的沙石路。

這時,我才仔細的看見,這中東人跟在古董店前被殺的那流動檔口的小販是同一個模樣,只是他年輕多了。我心想,人有相似吧,我看印度人、巴勒斯坦人都是同一個樣子似的,也許中東人也一樣。

「想不到,原來你都很重的啊。」走到崖下時,他把我放回地上時說,而且還向我打了個眼色。

「你是....那小販?」

他只是默默的笑,沒有回答。另一位中東男人向我指著前方一條小路,李博士已經走到那路口,在跟大家說著什麼。

我走過去時,看著前排的天使石像,起碼有十米以上的高度。在那路口一直伸展到看不見的遠方,都是這些宛如夾道歡迎的石像,但是後邊的石像比前邊的高多了。

「不要看天使的面容,不要害怕中段的戰鼓聲音,更不要亂跑。把心安定下來,踏進去是神聖的境界,切忌胡說八道。」李博士叮囑大家的說,好像是要進入一個什麼地方似的。我看頂多是一個超大型的雕塑群罷了,他說得有夠誇張。

大家都走進去,我走在大伙兒的中間,四周張看。唸藝術的人,我可不想錯過這麼神奇的雕塑群。奇怪的是,他們近看的時候,因為有一些不尋常的光位。我心想,這不像是石頭造出來,因為石頭沒有這種折射光的能力,只有水晶、鑽石之類被切割過才有這種光線。可是,為什麼被一層灰黑的東西蓋著。

突然右手像失控似的伸出去摸了一下附近的天使石像的袍子。走在我後邊的男人突然不停的尖叫,更抓狂起來拔出配槍向準我要射過來。就在一瞬間,被我摸過的石像向我和後邊的男人中間走過來,剛好石像的袍子擋了他的子彈一下。石像又移回原本的地方時,後邊的所有人,完全的消失了,包括所有的石像。只有幾秒之間的事情,我嚇得雙腿發軟,倚在石像旁,那石像突然又踏前向著我跪下來。

之後,所有前邊兩旁的石像都跪下來,就在他們這樣一跪之下,被他們站起來時的高度遮掩著的地方,露出一個建築物。因為離得有兩、三公里遠,很難判斷那是什麼,不過我依稀看見有幾條石柱。

「我從來都沒見過這情況,你做了什麼?」興奮莫明的李博士走來問我。

「就是不自覺的捉摸了天使的石袍子」

「他們就跪下?」

我向他說了差點被射殺的事情,他聽了不單沒有擔心我,而且還說如果真的射中我的話,那星辰啟示錄也可以將我復活。雖然我解釋不了石像跪下是什麼一回事,可能就是機關之類嗎。不過,我覺得李博士好像有點失心瘋,他就是一直不停的卡卡卡的笑,非常怪異。

「我們最後一次就是走到那裡,我太太就在那裡消失了,我把你帶來,你要用星辰啟示錄的力量把她帶回我身邊,我什麼都不要了,只要她回來就可以,拜託你了。」他拉著我,往最前方,指著那建築物。

「這是誰在帶領的,你最好不要搞錯,李博士。」雙生女在前邊警告他說。

「哼,那人在後邊被吞噬了,現在我當領導就可以。」

「真是作反了。」

剩下十多人,一人一句的說過不休,總覺得是有著什麼氣息,令大家煩躁起來。而大家煩躁時,那氣息好像很快樂的看著。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只是感覺得到那種心情。他們沒完沒了的說這說那,十年、二十年前的舊賬也翻出來說。我看著左邊的天使石像,他的眼睛橘子紅色的右眼和深藍不見底的左眼也同時間看著我,他把背翼拍了一下,向外伸展時,一共三對翅膀、六隻翼。

他向我一笑,像女人一樣妖艷,可是卻是一個男人的身體。大家終於因為他的這動作,停下吵鬧,這天使向天空伸出雙手,一道白色的光從天射到他手中時,慢慢凝聚成一把光亮無比的劍。他用劍指向我們,看樣子只要他想揮動一下,一百個石天使來掩護也被砍斷。

這時,我感到有人把我大力的推出去,我回頭一看是雙生女。

「這是你們主人要的人,我們只是完成當日的使命,絕無敵意。」她向那六翼天使說。

他眼睛張大的看我,流露著說不出恨和不忿,本來藍色的左眼突然也變成橘子紅色,在自然界的解說,紅色是危險。現在,我除了覺得下一秒是否還存活之外,也沒有什麼好想了。
然而,出奇地,他安靜下來,把劍垂插進地裡去。他慢慢的顯現傷心的表情,雙手掩著臉,大叫起來。

他這麼一叫,我們聽見石像和四周都好像地震一樣,忽然間一大堆塵土向我們吹過來,心想死定了。本能反應的蹲在地下頭藏在膝蓋裡,這時內心的聲音回來。

「站起來」她向我命令說。

我便站起來,塵土在我們十多人前被停格似的固定起來。臉部不受控的笑了一下,我身體再次被她完全操控著。

「我不記得,你應該恨我。」我向那天使說。

天使看著「我」正向他微笑著時,他兩隻橘紅色又轉化為深藍色,安心下來之後,他重新向「我」跪下。

「失禮了」他說。

「我原諒你們,也等我等得不耐煩了吧。」我一邊笑一邊走到天使旁拍了一下。

「啟示錄已經找回了,只欠瑟雷詩殿下。」他報告的說。

「那很好,我這就去拯救他吧。」說完後,我向那遠處的建築物走過去。

我問她,我們是救人嗎? 她說,跟救人類一樣,都是一樣無能的生物。

難道,他們不是同伴?

她向我說只要讓她操控著身體,就不會有問題,因為那宮殿是錯綜複雜的迷宮,而且,她告訴我「那無能的生物,也不會讓我輕易的走進去」。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卡莉奧貝 由於從家族遺傳了奇妙的DNA,從小便很古怪,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事情。喜歡自由卻要為五斗米折腰,既活躍於廣告及動物界,亦學習靈療之術,人生從此不一樣,找回了自己。閒時愛自閉愛跟狗兒聊天愛四處探險跟別人的祖先打交道,至於盜墓......這當然是秘密。

Dith 跟卡莉奧貝同樣遺傳了父母的厲害DNA,字還不會寫的時候就會畫畫。小學便舉行畫展、中學更在香港各文化要點舉行過多個主題畫展,曾經被選為十大青年畫家候選人之一。怕煩怕名利,唯對視覺美感之追求永不厭悶。一個高震盪量(high vibration)的畫家,沒有固定風格,隨不同作者不同故事而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