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17th Mar 2008, 00:00 AM | 電影-經典雜談 | (437 Reads)

「香港作家簡而清在不久前一篇文章中說到當年的姜大偉,以『悍騺』二字來形容,他有一種不顧一切,奮身直上的氣慨,充滿叛逆性。」──張徹

王羽演出《獨臂刀》(1967年)後一舉成名,數年後離開邵氏獨立發展,張家班頓失台柱,張徹遂致力發掘新血,姜大偉與狄龍就憑這機會脫穎而出,成為演出張徹作品數量最多、最具代表性的演員。《新獨臂刀》(1971年)雖然是重拍自己的成名作,但張徹沒有依樣畫葫蘆地把情節及角色重複,而是重新創作新的故事,透過姜大偉與狄龍這對拍檔的演出,令張氏獨有的雙主角模式發揮得淋漓盡致。

Picture

本片沒有重複前作強調「殘而不廢、逆境自強」的主題,集中講述少年英俠的叛逆個性與情義──首場戲便讓武功高強的雷力(姜大偉飾演)因驕傲自滿而被假裝俠義的「大俠」龍異之(谷峰飾演)使計自劈手臂,從此退出江湖,歸隱到鄉村野店作奴僕。雷力先後遇上鐵匠之女巴蕉(李菁飾演)及少俠封俊傑(狄龍飾演),因受前者愛情的滋潤及後者友情的感動,本欲待封俊傑揭破龍異之的秘密後便三人歸隱田園,無奈封遭龍毒手,雷力逐殺進龍的虎威山莊,把龍及其黨羽殺個片甲不留。

張徹的雙主角模式,通常是一人先死(狄龍/戚冠軍),另一人在結局以身殉難(姜大偉/傳聲),前者成熟英偉,後者叛逆靈巧,兩種不同的個性與造型配合一起,產生的化學作用較單獨使用一位主角更豐富。前者的死,亦是推動後者爆發力量的原動力,像本片中的封俊傑,積極開朗的性格便令意志消沉的雷力重展笑容(二人坐在吊繩上促膝長談,並肩走路時撇下巴蕉,雷力只叫巴拖著他失去手臂的衣袖,皆顯示出男性情義似乎比男女之情或權力名望來得更重要),及後封慘中奸計,遭五花大縛復攔腰劈開而死(這是除《十三太保》李存孝被五馬分屍外,張徹作品最殘酷的場面),使雷力「奮身直上」,不顧一切地殺入虎威山莊,大開殺戒,這種張徹作品獨特的男性情懷,把熱血、悲壯、殘暴混雜起來,在美國西部電影以外獨樹一幟。

談及西部電影,張徹作品另一獨特之處是大量使用慢鏡,有不少評論認為張氏的慢鏡處理承習自亞瑟潘(Arthur Penn)的《雌雄大盜》(Bonnie and Clyde,1967年)和森‧畢京柏(Sam Peckinpah)的西部經典《蕩寇誌》(The Wild Bunch,1969年),在本片前一年攝製的《報仇》(1970年)便以姜大偉結局瀕死的慢鏡最被稱著。此後,張徹甚至有點慢鏡成狂,無片不用慢鏡,有些太濫,有些則恰到好處,像本片開場雷力自劈手臂後在地上翻滾、中段打鐵匠回憶無名刀客被追殺時的垂死掙扎,便運用恰當,增加了自殘及末路的悲壯感覺。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馬田龍 香港影評人協會會員,電視新聞節目高級編導,就是這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