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oomimaging | 10th Feb 2008, 00:00 AM | 小說-天馬行空 | (420 Reads)

黑影徐徐地轉向我,他的臉是漆黑一片的,什麼除了蛇一樣的瞳孔外什麼看不清。而下半身好像是離不開盒子,只能左右的轉動身體。

「我們已經很久沒見了,瑟雷詩」黑影說。

「我記得這個夢,也記得有一雙手把我拉進盒裡,可是,那是一個夢....」我一邊說一邊向後退。「那是記憶,不是夢,兩者是不一樣。記憶是存在的,夢只是把封鎖著的記憶釋放出來。我還是很高興你在這麼年輕的身驅時便找上了我,主領一直等著你。」黑影說後向退到牆角的我伸出手招了一下,我整個人便被拉向他懷抱去。

「主領等著你,大家也是,今次休想出賣我們。」黑影咬牙切齒地說後,看著我。

一雙蛇瞳停頓時充滿火紅色,他把手捏在我的頸上,只要他願意的話什麼時間了結我也可能。但是,從剛才開始,我就沒有了害怕的感覺,反而,心中有一把聲音要說話似的。

「我什麼時候出賣了你們,還有你的手在干什麼?」不自覺地,把那聲音從心中解放出來後,說出自己也不明白的事情。

「醒了嗎?」黑影立即把手縮回。

「不清楚,這女的身體很難使用」我在說自己嗎?

「有方法弄到絕對控制嗎?」黑影又問。

「其他還可以,意識看來是不可能,都試了那麼多次,我放棄了。」我發現,除了還,可以思想之外,身體什麼也被控制了。

「哈哈,那你要拖著這個糟透了的身體去見主領?」黑影笑起來,房間的東西也震了一下。

他們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說著,直到坐在輪椅上的中東小孩再一次向他們說,神殿出現的事情,大家才肯停止雙方的胡扯。

「這次出現在那年我看見石雕群的沙漠裡。現在我們用瞬間轉移的神石,可是卻好似是移動得很慢,我擔心到達後又消失。」坐在輪椅上的中東小孩說。

「把石拿來,這女人可是了不起的......法師。」黑影指著我說。

我想說一句,連魔術也不會玩的,我那有法師的力量,可是嘴巴被人控制似的。

「拿來,這小兒科的事情,你什麼也做不會,也好讓我多多習慣這身體。」我向黑影說,那究竟是不是我自己?

未幾,李博士和古董店老闆把石拿來,他們放在我手上,並投以期待的眼神。

我看著自己把石拿起,是一個白色鵝蛋形的石子,有點像花店喜歡用作壓在泥上裝飾的小石。可是,我不知道如何使用這東西。

「別急,你只需要把精神也放在這石上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情你也不用擔心。」我跟自己說。

可是,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我只能用心去想? 我從來都沒有試過,而且,這個我又是誰。

「等我們到達後,我可以給你更詳細的解釋,現在,我們在追時間追星辰殿,就合作一下吧。」我沒有說出口,可是我在心中聽見了。

「這是瞬間轉移之石,是我們熾天使裡Seraphim等級才可能擁有的物件。你把思想都放在石上,石是光滑無暇的,如同創造我們的神一樣,完美無暇。」就在這一刻當我傾盡全力的看著那石時,除了聽見黑影在冷笑之外,什麼也沒發生似的。

「到了」我說。

李博士把房內的窗簾打開,看出去,一片沙漠,跟剛才不是一樣嗎? 我走到窗旁看沙漠外的崖壁下,卻是一望無濟的石雕,就像剛才在走廊上看見的那幅畫一樣。

我們在那兒?

「猶地亞沙漠 ,正確的說是星辰大人的神殿。真是一片頹靡啊,大人。」「我」說了之後,
笑得一發不可收拾似的。黑影的眼睛看著更是火光起來,難道大家不是一伙的嗎?

「我們本來是一伙的,故事長得也不知從可說起。」我說出來後,慢慢的走向黑影,伸出手把黑影的袍子往後一拉.....。

他的身體是雪白一樣的刺眼,可是身上紋有很多古怪的圖案,像是一種語言卻又帶有象形的圖案。當我想仔細的看他的臉時,他突然發出很強的光芒,我忍不住要閉上眼睛,然後脖子被人大力的捏搓著。

「你忘了今次你的身體是沒用的人類吧,你就認命地做要做的事情。否則,你轉生一萬次我們都可以毀掉你,你永遠也回不去。」他說完後,用力的把我往後一堆,他瞬間就穿回黑色的袍子光芒便消失了。

「可恨啊! 這身體,真叫人可恨! 」「我」又用心聲傳過來。

「你就是他們說的瑟雷思嗎? 」我問。

「是」瑟雷思回答道。

「那,你和我這個狀況是鬼上身嗎?」

「.......我不知道,但大概不是」她回答

「我們之後要做什麼? 我想回到以前的生活,你找別的人去附身可以嗎?」

「你出生的時候,我已經跟著你,我們是分不開的。如果可以的話,我不會稀罕當人類這種低等的東西。」

「......說到低,你們說是天使,你們就是守護人類的天使嗎?」我不解的問,為什麼他們那麼憎恨我們?

「守護人類,你們搞錯了吧。我們只是被迫的去做,我們不守護,我們希望你們盡快滅亡,神就可以創造好一點的教材給我們學習。」

「教材....」

「無錯,你們的出現,是天使們的教材。只是當中,有點事宜觸怒了神,我們才被設定要幫忙的角色。但並不代表我們的心意是守護。」

我不知道如何去理解她所說的,而她不作聲的我感到在腦海裡閃過無數的畫面,是她在回憶嗎?

「而我們要去找回星辰大人,他是主張把人類全滅的熾天使,他是唯一一位繼承神6/7的能力的熾天使。我們都認同,以我們的能力沒必要向人類學習,所以我們向神反抗最後卻是一場革命。你們無知的人類,都叫我們作墜天使,我們只不過是革命家,你們用錯字眼了。」

黑影催促我們跟著其他人,走出沙漠外,沙子在風中磨擦的聲音彷彿清楚的告訴我「你這次真是不幸到極點了」,難怪一開始就抽了一張the death的死亡牌。可是,那the stars的牌,我拿出來看,沒有畫像,但是摸在手上溫暖極了。

(本文版權屬作者及本網誌所有,如欲洽商出版事宜,請與本網誌聯絡。)

Picture卡莉奧貝 由於從家族遺傳了奇妙的DNA,從小便很古怪,能看見別人看不見的事情。喜歡自由卻要為五斗米折腰,既活躍於廣告及動物界,亦學習靈療之術,人生從此不一樣,找回了自己。閒時愛自閉愛跟狗兒聊天愛四處探險跟別人的祖先打交道,至於盜墓......這當然是秘密。

Dith 跟卡莉奧貝同樣遺傳了父母的厲害DNA,字還不會寫的時候就會畫畫。小學便舉行畫展、中學更在香港各文化要點舉行過多個主題畫展,曾經被選為十大青年畫家候選人之一。怕煩怕名利,唯對視覺美感之追求永不厭悶。一個高震盪量(high vibration)的畫家,沒有固定風格,隨不同作者不同故事而變化。